男子街头穿婚纱“征婚” 目的:卖下半生苦力救女儿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18-06-11 06:28:00

原标题:男子街头穿婚纱“征婚” 目的:卖下半生苦力救女儿

封面新闻记者 何方迪 田之路摄影报道

“尊严对于我来讲,已经没有用。”

5月14日中午,为了给身患白血病的女儿筹款,郭安全,这名45岁的木匠,身披婚纱、涂着口红,脸上打满厚厚的一层粉,站在自贡市一广场求助。在很多人眼里,他像一个男扮女装的小丑,但是他不在乎,“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女儿。”

这位因为没有钱医治心爱女儿的父亲,想尽了一切办法。他旁边是一个纸牌子,四个大字格外耀眼:征婚救女。“我是一名木匠,希望路过的好心人能资助我,我愿意用下半生做苦力来偿还。”郭安全奇异的装扮,不时引来周围人的侧目。

两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太多人问津,一名路人看到此情景,给他递了一瓶矿泉水,郭安全终于忍不住,靠在对方肩上,哭了起来。

【遭遇】

女儿突患白血病 为治病花光所有积蓄

今年45岁的郭安全,是四川省自贡市沿滩区黄市镇人。5年前,女儿郭裕婷刚满4岁,但郭安全发现,女儿身体有些异样:没精神,不想走路,他清楚地记得,女儿告诉自己,“爸爸,我走路很费力。”不久,郭裕婷的后脑长出了一个小包,郭安全不敢怠慢,带着女儿前往自贡的一家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一个多星期后,检测结果让这个家庭傻眼了:郭裕婷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是不治之症啊,娃娃咋个办!”郭安全和爱人一时间难以接受,但冷静下来以后,两人决定,再苦再难都要为女儿治病。

郭安全靠做木工活为生,主要负责房子的主体结构,“一年算下来,有5、6万块的收入,”靠着积攒的积蓄,他又向亲戚借了几万块钱,凑了20来万,带着女儿来成都治病。

2013年,郭裕婷住进了成都一家医院,彼时还懵懂的她,不停地问郭安全,“爸爸,为什么我要来这里治病,我什么时候能回幼儿园啊。”郭安全每次只有安慰女儿,“你要坚强,病治好了才能回去上学。”一听到可以回去,郭裕婷立即停止了哭闹。

在治疗中,年仅4岁的她,不得不承受同龄人难以想象的痛苦。“那个时候,主要是做化疗,”郭爸爸回忆,女儿第一次经历骨穿腰穿,哭得自己心都快碎了。“她一哭,我就想,我这个当爸爸的能咋个帮她分担才好,只有尽我最大努力把她医好,不再受苦。”

幸运的是,经过8次化疗后,2015年,郭裕婷的病情得到了缓解,结束化疗,回到家中修养。就在全家人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2018年春节,一张血常规化验单却再次将这个家庭推入困境。

【困境】

病情复发 父亲无力负担医疗费

2月中旬,就在所有家庭欢度春节时,郭裕婷因为腿软乏力,去医院做了检查,一组刺眼的数字再次出现在了郭安全的眼里,“常规白细胞高于6万,”女儿多年的治疗,让他知道,情况不容乐观,23日,郭安全夫妇带着郭裕婷,直奔四川省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印证了他的判断:女儿白血病复发,“医生建议我们尽快骨髓移植,否则就算化疗打残癌细胞,如果再复发,就很难医治了。”

郭安全懵了,“上一次治病借的钱,还差2万多没还清,现在又要面临不知几十万的医药费,哪里去找钱啊?” 从二月住进来到现在,郭裕婷已经经历了两期化疗,目前正在做第三期,长期化疗产生的副作用导致她的头发已掉光,但她精神状态看起来不错。

为了给照顾女儿,郭安全和爱人在附近租了房子住。他手机里有几张照片,是老家的房子,土坯房,又旧又破。“本来前几年挣了些钱,想给一家人改善下生活条件修房子,但现在回去只有住岳父岳母家了。”

5年前的治疗,掏空了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今年,他们再次陷入困境,郭安全一筹莫展,“一期化疗花了7万左右,之后还有二期、三期包括移植费用,”眼看后续治疗接踵而至,债台累累的他,已无钱给女儿治病了。“能借的亲戚都借遍了,借多了别人会怀疑你还得上不 ,”每当这时,郭安全都表示理解,“毕竟我娃娃的病是长期的。”

9岁的郭裕婷,看到自己生病给父母带来的困难,也安慰起父母来。一次,因为筹钱的问题,郭安全和爱人忍不住在病房里吵了起来,郭裕婷默默听着,随后悄悄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爸爸,那个针扎起很痛,但是你们吵得我更痛,无论如何我都会坚强起来的。

【决定】

为救女儿穿婚纱路边“征婚” 卖下半生苦力偿还

目前,郭安全为女儿治病的费用,还差很多,已经负债累累的他,再也想不到其他办法。“听说只有骨髓移植,才能彻底根治,但是前期就要花30万,我哪儿来的钱啊。”

想到这些,他黝黑的脸上,又露出深深的愁绪。

为了救女儿,郭安全做了一个决定:走上街头筹钱,他接受了一位好心人出的“点子”。5月14日中午,郭安全脱掉男装,换上了洁白的婚纱,画上淡妆,站在了自贡市一广场中间。

在他身旁,立着一块纸牌,上面写着:征婚救女,同时留下了联系方式。

黝黑坚实的中年男子,此刻换上了女装,戴着头纱,手里还拿着一块扳手,在旁人眼里,郭安全像个男扮女装的疯子,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是不是疯了?”“现在的人为了博关注,啥子事都做得出来!”“炒作,肯定是炒作!”

面对路人的质疑和嘲笑,郭安全没有退却,“不管用哪种方式,只要能引起关注,“只要有好心人愿意帮助救女儿,我愿付出一切代价。”他承认,此“征婚”并不真的征婚,希望路过的有钱人或大老板,看到的话能雇用自己,“哪怕是借给我钱救女儿。”郭安全肯定地说,“我愿意下半辈子用做活路的方式来偿还。”两个小时过去了,对郭安全来讲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他没有等到救命稻草。中午的太阳,炙烤在大地,汗水在他脸上冲花了粉底,淌出一条条痕迹,一名路过的市民,见状给他递了一瓶矿泉水,郭安全终于忍不住,靠在对方肩上,哭了起来。

5月31日晚,在四川省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郭安全父女。见到生人,郭裕婷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哥哥姐姐好。”

回忆起半个月前的场景,郭安全还有点不好意思,但他表示不后悔这么做,“女儿的白血病,我已经坚持了5年,不想放弃也不可能放弃。”郭安全透露,穿完婚纱后,有很多人与自己联系捐了钱,“目前筹到了1万6左右,真的感谢好心人的帮助,”也有很多人在他的朋友圈留言称其伟大,郭安全苦笑道:“到了这地步,有些事不得不做,只要能筹到钱,我都觉得值。”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