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桥头堡丹东:等待爆发

来源:搜狐新闻 2018-06-11 13:49:00

许多年以后,金远仍然清楚记得仓皇撤离朝鲜时的情景。

2016年11月30日,因为朝鲜在当年9月份进行第五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全票通过第2321号对朝制裁决议。这意味着,针对朝鲜最严厉的制裁开始了。

在此之前,长期从事中朝边境贸易的金远已经预感到国际社会将对朝鲜进行制裁,他在差不多两个月以前,便开始将囤在工厂的价值几百万美元的铁矿石运出朝鲜。虽然经济发展落后,但朝鲜矿产资源丰富,铁矿石储量更是接近世界前十位。

但两个月的时间,显然不足以把这些铁矿石运出朝鲜,即便总量并不巨大。首先要找到足够的车辆不是件容易的事,朝鲜基础设施差,路况不好,行车速度很慢。车行至半路,如果没油了会更加糟糕,朝鲜是一个缺乏汽油和柴油的国家,金远为此花了2万美元向朝鲜人购买汽油,这远远高于市价。

处处受限,遍地关卡。

当车队拉着铁矿石到港口,摆在金远面前的是朝鲜的木质船以及翻涌的大浪。最后,在制裁最终到来前,金远还有价值300多万美元的铁矿石滞留在朝鲜,至今无法运出。

金远是中国朝鲜族人,会说朝鲜语。如今,当鸭绿江对岸传来朝鲜要放弃核试验、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消息后,他已经在酝酿新一轮的赴朝投资,准备成立一支基金投资朝鲜的基础设施领域以及文化产业。

他用坚定的语气说:我相信朝鲜一定会改革开放。

在丹东,从事中朝边境贸易的冒险者众多,并非所有人都像金远这样笃定,更多的人在忐忑等待6月12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谈结果,这关系到他们能否在朝鲜拥有更优越的投资环境。

沉寂的桥头堡

丹东是辽宁省的一个地级市,与朝鲜的新义州隔着一条鸭绿江。江对岸,新义州的建筑物清晰可见。

最早与朝鲜人做生意的是丹东人。按照本地人的说法,丹东没有大型企业,人均收入较低,但边境贸易活跃。对朝鲜这个尚未开放的神秘国度,从事中朝边境贸易的商人可能是对其关注最多、了解最深的一类人。

这些掘金者有的因此一夜暴富,但更多的是损失惨重。

金远看中的是朝鲜丰富的矿产资源,他从朝鲜低价收购铁矿石,然后运回国内。朝鲜两家最大的钢铁生产企业金策钢铁厂与黄海钢铁厂的粗钢年产量不足600万吨。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由宝钢和武钢重组后成立的中国宝武钢铁集团2016年的粗钢产能为6381万吨。

国内对铁矿石的巨大需求,让金远的生意有着盈利空间,但太多不确定性,又让他们难以真正赚到钱。

他指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照片中的老人是一名成功企业家,从1988年开始应朝鲜领导人邀请赴朝投资,在投资1亿6千万美元后,却没有产生任何收益。

这与当地的投资环境不无关系。大部分赴朝投资的企业都存在一定数额的应收账款难以收回,朝鲜也没有相关法律法规保障投资人的商务合同,投资风险很高。但去朝鲜掘金的人仍然前赴后继,主要原因在于朝鲜的货物成本极低。以铁矿石为例,目前国际上铁矿石的均价约为每吨64美元,在2016年被制裁之前,在朝鲜则有可能以每吨20美元的价格获得铁矿石。

中朝边境贸易现在主要是采用美元结算,现金直接支付,伴有少量的以货易货。

姜哲曾经是丹东市的一名公务员,后来创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从事中朝边境贸易,成为当地的知名企业家。他告诉界面新闻,他们已经总结出经验:不会轻易相信对方提供的资料,贸易坚持不见货不付款。

像金远和姜哲这样从事中朝边境贸易的人,在丹东非常普遍。

丹东与朝鲜的沿江边界超过306公里,面对朝鲜两道、一市、八郡。市区与朝鲜平安北道首府新义州隔江相望,虎山、安民两地同朝鲜陆路接壤。

丹东拥有铁路、公路、海港、界河、输油管道等5个一类口岸和8个二类口岸。有飞机场但不是国际空港。

中国对朝鲜的对外贸易基本依靠丹东口岸,自1981年9月恢复中朝边境贸易以来,经丹东口岸过境的货物量约占中国对朝贸易总量的60%以上。制裁之前的2015年,中朝贸易额为55.1053亿美元,该年,丹东外贸出口总额26.6亿美元,进口总额为14.7亿美元,分别下降11.9%和6.8%。

2017年,中国对朝贸易总额下降到50.6亿美元,其中,丹东外贸出口总额161亿元,比上年下降2.3%,增速位居全省第10位;进口总额70.3亿元,下降28.1%。

如今,严厉的国际制裁让朝鲜和丹东都遭受了巨大损失。在丹东新城的中朝国门湾互市贸易区,从事中朝边境贸易的是一片围在栅栏内的区域,根据互市贸易区内从事国内贸易的店铺主人介绍,2016年年底国际社会的制裁出台以前,这里每天车辆不断,现在,除了偶尔有运送日常生活用品的车辆,贸易区内的其他类型边境贸易已经停止。

栅栏内区域是从事中朝边境贸易的门店,现在已经看不到车辆如流的景象。

不再繁忙的丹东口岸。对朝鲜实施制裁前,这里的道路经常堵车。

鸭绿江上很难再见到货运船只

在正常年份,朝鲜的对外贸易,能出口换汇的产品主要是黄金、电解铜、电解锌、无烟煤、生铁、有色金属矿及非金属矿、石墨、轻/重烧镁以及水产品。进口产品主要是粮食、食用植物油、食糖等各种生活日用品,各种工矿设备、钢铁、各种工业原料,农药化肥、农机具以及汽车等,成品油基本靠进口。

在朝鲜,直接感受最深的是电力的缺乏,因此备受欢迎的商品是太阳能电池板,几乎家家户户都装有这样的产品,不必再架设电网。

姜哲频繁往来丹东与朝鲜,他看到过去一年,制裁造成汽油和柴油价格翻倍上涨,朝鲜的很多企业被迫关停,几十万煤矿及服装加工业工人失业。

忐忑的等待

最近二十多年来,朝核问题是民间营商最大的障碍。

当朝鲜传来要放弃核试验、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后,外地投资客纷纷涌到丹东购买房产,姜哲将这种行为视为热炒,“早期来丹东投资房产都亏了,如果来朝鲜投资房产,朝鲜又不允许外国人拥有房屋产权。”在姜哲看来,如果想让丹东房价真正上涨,应该修建从丹东通向韩国首尔的高铁和高速公路。

在朝鲜,政府会为国民提供住房,房屋在朝鲜人之间可以进行交易,但朝鲜没有产权概念,房屋没有产权证,也不能与外国人进行交易。

千里之外的国内投资者抱着极大的期待来到丹东炒房,但长期周旋于朝鲜当局周围的丹东人对即将到来的举世瞩目的会谈,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这种克制来自于对不确定性的担忧以及习以为常。

在朝鲜,设立合资企业目前还没有成功的案例。

姜哲这样的边贸从业者迫切期待朝鲜能够改变现行政策,建立法规体系,但他对最近的局势并没有头脑发热,经验告诉他,这片土地上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

朝鲜宣布了要放弃核试验、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建设的计划,这个梦想只有在国际社会放松对朝鲜制裁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在丹东,仔细走访下,会发现一些冰层下的缓缓细流。

丹东港口附近,酒吧、KTV、洗浴城应有尽有。朝鲜在丹东的投资主要是餐饮业,在丹东新区就有一家朝鲜人开设的饭店。饭店里的服务员是来自朝鲜的年轻美丽女孩,她们可以颇为流利地使用普通话。饭店的消费水平仅比丹东的其他餐馆高出稍许,还可以使用微信进行结账。

饭店内的彩色电视播放了一些宣传朝鲜特有体制下的宣传画面,但接下来,一个女服务员用手风琴弹奏了一首西方歌曲,另一个女服务员使用萨克斯吹奏了中国的流行歌曲《姑娘,我爱你》,第三个女服务员则用高亢的嗓音演唱了中国的通俗歌曲《坐上火车去拉萨》。

一个女服务员制止了界面新闻记者拍照的尝试,接着,她一边为同伴鼓掌,一边带着兴奋的笑容问唱得好不好。

姜哲在等待金正恩与特朗普的会谈结果,近期关于会谈能否如期举行的几次反覆事件他并不奇怪。

金远告诉界面新闻,他的设想是牵头成立一支基金,他会向国开行、中信这样的国有金融机构寻求合作,基金规模可能达千亿,投资方向为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他还准备投资朝鲜的文化产业。

但乐观的他也承认,即使朝鲜真的改革开放,向中国企业敞开的机会可能并不多,中国企业首先面临的问题便是难以与朝鲜进行对接。同一民族、使用同一语言的韩国预计将迎来更多与朝鲜合作的机会。

丹东2017年的地区生产总值在辽宁省居第9位,辽宁省在全国各省经济总量排名中居第14位,包括辽宁在内的东北三省一直在等待一个能带动整个区域经济结构调整的机会。

金远是朝鲜族人,他认为这个民族刚毅、忍耐,同时又不够深思熟虑。国土面积狭小却拥有2300万人口的朝鲜,如果拥抱已经极速发展的世界,有可能爆发出韩国、中国台湾、新加坡这样的经济发展潜力。

对其他周边国家来说,顺利解决朝核问题意味着一个和平稳定的地区环境。

一个巨大的历史机会出现在了各方面前,所有人都在等待。

(文中金远、姜哲均为化名)

作者:李栋L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