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 | 来一场美术馆奇遇记? - 今日头条

热议 | 来一场美术馆奇遇记?

来源:搜狐新闻 2018-06-13 19:40:00

知道吗?

你购买的下一个伟大的艺术品,

可能就挂在你的衣橱里。

最近一次当你打开衣橱,抓起一条裙子,然后不由自主地感觉“这真是一件艺术品”,是什么时候?

Calvin Klein 205W39NYC图案来自Andy Warhol印刷作品《Death and Disaster》,Andy Warhol博物馆

时装与艺术,总能达成最好的合作伙伴。想想看那些互动调情并成功的例子,Elsa Schiaparelli和Salvador Dalí、Yves Saint Laurent和Piet Mondrian、Helmut Lang和Vanessa Beecroft、Alexander McQueen和Damien Hirst、Louis Vuitton和Richard Prince、Stephen Sprouse以及Yoyoi Kusama(这份名单一直在持续更新)。最近,调情正在升级。

Celine印花来自意大利版画家Marcantonio Raimondi作品《诸圣婴孩殉道庆日》

春夏的时装发布里,充满了从博物馆、艺术馆墙直接取材的印花和图案——裙子、衬衫和外套直接成为油画布。你的身体,成为一座美术馆。衣服和艺术品都是旧东西,当它们调起情来,足以成为趋势周期里的新风物。

Prada的漫画印花来自超级英雄形象《复仇女神》

Comme des Garons裙装图案来自意大利画家Giuseppe Arcimboldo的《Vertumnus》, 1590-1591

在Calvin Klein,作为Raf Simons主理的第4个系列,用了Andy Warhol在1960年代以死亡为主题的《Deathand Disaster》丝印作品系列,来讲明他做的衬衫及连衣裙的存在意义。Raf Simons将其作为他对美国笼罩的恐怖主义氛围批判的一部分。

Calvin Klein 205W39NYC衣服上的黑白印刷图案,以及Andy Warhol 印刷作品《Death and Disaster》

事实上,Andy Warhol在本季春夏的登场,已有一段时间。艺术家最著名的时刻,便是1962年对玛丽莲·梦露的致敬事件上——50个浮动的梦露头像,以波普横竖排列,印于丝质画布上,霓虹色及黑白色相间,在1997年Versace设计师Gianni Versace标识性的Warhol系列中被点名使用,直到今年春夏,Gianni的妹妹、设计师Donatella将这些波普图象复刻成一个全新的Versace系列——印有Warhol作品、直抵大腿根部的高跟靴子、头巾以及迷你裙鱼贯而出,果不其然,这些单品成为这个春夏街头的最大诱惑。

Versace印花来自Andy Warhol的梦露等波普作品

感谢Miuccia Prada,令上世纪中期最令人期待的当代女性艺术家们登场,尤其是漫画艺术家,当中,June TarpéMills的名字赫然在列,她是第一位女性超级英雄形象Black Fury(复仇女神)的创作者,其作品响亮地授权给此次Prada春夏衣服系列,她的画作,精神饱满地被复刻到衬衫、连衣裙以及军事气息的夹克上,“我发现,女画家用手中的一支铅笔,便可以激发你无限的设计妙想。”Miuccia说。

超级英雄漫画《复仇女神》,以及Prada的漫画印花

在不断涌现的艺术参照里,法国美籍艺术家Niki de Saint Phalle一系列异想天开的童真图案,为Dior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的进击女孩游行队伍中,增加了新篇章——布里多尼水手衫上印着喷火龙,针织图案里预先织进甜美的蜘蛛,从Saint Phalle作品借来的破碎镜子拼贴,令晚礼服闪闪发光。

Dior裙装图案来自法国女艺术家Niki de Saint Phalle的艺术作品

在此之前,Coach就与美国涂鸦大师Keith Haring的作品进行了一系列狂欢,创意总监Stuart Vevers在衣服和箱型手袋,甚至是皮踝靴上,用刺绣、贴画以及涂鸦笔触,将Keith幽默的流行作品——《小舞蹈家》搬上时装表演,渲染美式乐观主义。“我不一定能看得懂艺术,但Haring作品里的喜悦扑面而来。他是一位与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创作者,他的艺术出生在纽约街头,对每个人都具有包容性。”Stuart Vevers解释道。

美国涂鸦大师Keith Haring,Coach印花刺绣图案均来自Keith的作品

再仔细看看,你会发现,Marni女模特身上的画作,实则为设计师Francesco Risso从美国新表现主义画家David Sa lle那些打电话及吸烟的裸女作品中偶然捕获。至于Undercover上那些足球队背心裙正面打印的面孔,则来自美国女摄影师Cindy Sherman的一系列自拍像,设计师高桥盾6年前遇到艺术家Sherman,此后便成为好友,高桥盾在引用Sherman作品中经常见到的女性形象原型时,更为大胆——老妇人穿着的旧鞋子,被注入悲伤和脆弱的情感。

美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David Salle的画作,以及Marni的印花

到这里,你兴许会明白,参观国家博物馆,或者当代艺术画廓,和艺术家做朋友,对于设计师而言,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他们直接从博物馆的墙壁或画框里,以及跟艺术家的私交中,获取设计线索。

Prada秀场上多位当代女艺术家的漫画艺术作品

“自我表达和逃避主义在时尚界扮演重要角色,而衣服里和艺术植入包含了这些感觉。”Matchesfashion的买手总监Natalie Kingham解释道,她以自己令人印象深刻的可穿戴艺术收藏及喜好而出名。“当你拿起你的Prada手袋,或者CalvinKlein连身裙,看到它被装饰成一件艺术品,在某些方面,可以提升你的兴致及情绪。”

Prada手袋上的当代女艺术家漫画作品

Net-a-Porter全球买手总监Elizabeth von der Goltz鲜明地指出,当衣服及配饰大胆地跟艺术品打交道,在Instagram时代,看起来更利于分享,引人注目,“我们并不能否认社交媒体在这一时髦趋势中扮演的角色,任何好的照片,都可以立竿见影带来冲击,自然而然获取更多注目。”

Akris印花来自纽约艺术家Alexander Girard的木偶作品

和那些便宜及快乐驱使下冲动购买、保质期最长仅有6个月、可能只用一个午餐时间便下手的衣服不同,带有艺术品属性的衣服,在快时尚年代里,极具吸引力。它们意味着经典、持久力,以及超凡的工艺。“我们都能拥有《蒙娜丽莎》。”美国观念艺术家Sol LeWitt谈及观念艺术时如是说,他曾这样补充,“所有对艺术作品的再现,会加强这一观念。”

Undercover上女摄影师Cindy Sherman的自拍照

你可能也会说:“我并不想令我的衣服有那么多的文化植入,我只想要它有一个基本的样子。”当然,艺术时尚新浪潮的到来,也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大部分人会认为,它们只是一个印花,或者说,艺术品的“印刷品”。

Oscar de la Renta裙装拼贴来自美国波普流行艺术家James Rosenquist的作品

那些年复一年、季复一季的单品,不同尺寸、形状及色彩、花朵和条纹,另一角度令设计师看起来多才多艺,需要你耗费更大脑力去为混搭做好准备,但一件有Andy Warhol作品的连身裙,就足以表明立场了。

Missoni的针织印花来自意大利画家Alighiero Boetti 1986-87年画作《Everything》

对此,你也可以从衣服上的作品出处——艺术家本人那里去寻找穿衣线索。Coach致敬的Keith Haring,在上世纪80年代曾穿着他的牛仔裤,搭配他自己手工涂鸦的纯白色长袖T恤。或者,像Versace女人那样,将Andy Warhol从头到脚装扮,但请记住,是你想穿着Warhol的作品,而不要让Warhol的作品穿着你。

撰文&编辑/廖奕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