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昌驱动二度IPO通关 “三类股东”拦路虎仍在 - 今日头条

捷昌驱动二度IPO通关 “三类股东”拦路虎仍在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8-06-14 05:51:00

6月12日,2018年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第86次、87次发审会召开,在两家上会企业中,原新三板挂牌企业捷昌驱动((830948.OC))首发获通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也是捷昌驱动IPO二度闯关后获放行。早在2017年12月25日,证监会宣布取消对捷昌驱动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原因在于捷昌驱动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

不过,由于捷昌驱动预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仅披露了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股东资料,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其“三类股东”问题最终究竟如何解决的,在公布之前仍然是未知数。

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捷昌驱动证券部,截至发稿时止,公司电话始终无人接呼。

对此,有PE机构人士称,其实,与此前的案例相比,公司在“三类股东”的问题上处理难度相对较高。截至目前,三类股东问题仍是拦在新三板企业A股转板路上的一个“拦路虎”。如亿童文教(430223.OC)IPO迟迟未能继续推进,就是因为公司在清理“三类股东”上就碰到了重大障碍。

当天,亿童文教董事、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胡启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当前,“三类股东”和异议股东问题始终困扰着公司,穿透清理难度很大。

捷昌驱动曲折闯关路

此次捷昌驱动IPO二度闯关顺利过会后,公司成为了继文灿股份(832154.OC)、芯能科技(833677.OC)、海容冷链(830822.OC)之后新三板第四例解决“三类股东”问题顺利过会的挂牌企业。

但公司从IPO申报到过会前后历时长达655天,上市历程颇为曲折。自从2016年至今,公司曾三次与IPO擦身而过。

二级市场上,公司在挂牌期间交投活跃,2015年换手率达到37.71%,2016年1-8月的区间换手率达到27.4%。

在挂牌期间共经历了三次定增,其中,第三次定增于2015年12月发布预案,引入了大量的三类股东。如嘉实资本-工商银行-嘉实新三板2号资产管理计划、九泰基金-中信证券-九泰基金-新三板16号资产管理计划等。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12日,随着捷昌驱动成功过会,“大发审委”以来,共计198家首发公司,其中108家获通过,通过率约为54.55%。在这198家公司中,共有40家来自新三板,占比超过两成。当中,共有22家新三板公司IPO申请获通过,三板公司整体通过率已与全市场拉平,甚至略高。

就在公司启动上市辅导后不久,2016年6月13日,作为捷昌驱动的保荐机构,兴业证券因公司涉嫌未按规定履行法定职责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受此影响,6月15日,捷昌驱动当天股价暴跌99.96%,收盘价仅为1分钱。

去年4月,因保荐代表离职又导致公司IPO一度中止审核。此后,捷昌驱动在2017年4月至7月对包括2014上半年、2014年、2015上半年、2015年、2016年上半年在内的多期财报及公开转让说明书多项数据进行了更正。

直至2017年12月12日,公司上市进程才取得突破性进展。当天,捷昌驱动招股书在证监会官网预披露更新。随后,捷昌驱动原计划于12月26日首发上会却又因故临时取消审核。

对此,前述PE机构人士认为,尽管公司上市历程困难重重,但公司优异的业绩基本面还是起了决定性作用。

数据显示, 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上半年,捷昌驱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18亿元、3.66亿元、5.06亿元、3.09亿元,净利润则为4018.73万元、1.01亿元、1.29亿元、7235.37万元。

当天,安信新三板团队在最新点评中也称,作为国内线性驱动设备细分领域龙头,公司外销收入占比高达80%,客户分别包括Google、Facebook等。鉴于资本市场标的稀缺性,公司或将获得资本青睐。

“三类股东”问题仍待解

尽管如此,对于携“三类股东”成功闯关的捷昌驱动来讲,公司无疑是幸运的。事实上,幸运的仅仅是极少数。

当天,胡启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截至目前,在近90家新三板转板企业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挂牌企业都存在有“三类股东”的情况。

但是,监管部门目前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通过摘牌的方式来处理。有些“三类股东”核查后不符合证监会怎么处理,股转系统暂时没有解决方案,只能要求他们自行整改。但是,对这些股东而言,究竟怎么退出,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渠道。

“如果‘三类股东’人数少的话,大股东咬咬牙也就过来了。像前面过会的这四家都是这样,但还是要付出比较高的回购成本。”胡启明称,“像捷昌驱动可见的股东人数是截至2017年上半年的数据,为264户。但我们公司截至去年年末已接近700户。其中,‘三类股东’占比约十分之一。主要是公司之前经历了做市,股东结构特别分散,清理穿透难度也很大。现在,不少新三板企业之所以扎堆摘牌,就是为了避免将来上市时‘三类股东’的情况发生。”

从亿童文教上市进程来看,公司于2017年6月16日向中国证监会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并于6月27日获得受理,公司股票自6月29日开市起暂停转让。同年12月20日将有关材料报送至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1月26日预披露更新。

如今,由于公司与三类股东以及异议股东协商未果,公司上市进程已面临停摆状态。“由于异议股东和三类股东暂时无法解决,公司IPO进程只能延后。主要是与前几家过会的相比,公司体量要大得多。因此,大股东资金压力也更大。更何况,公司实际控制人在新三板挂牌以来,都没有减持过股票。”胡启明表示,“按公司停牌前超过40亿元的总市值计算,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五的异议股东的话,这部分资金回购额也超过2亿元了。”

比如说,异议股东也是来自于各个渠道,既有新三板投资基金,也有个人投资者。其提出异议的原因在于,如果公司IPO不能保证百分百过会,而且又在新三板摘牌的话,他们就很难退出了。

因此,回购价格没有达到理想价格的话,这部分异议股东就不愿意回购。实际上,早在2014年到2015年期间,市场发行了大量的新三板基金,产品设计分别是2+1或3+1的,到2018年这些系列产品都已陆续到期了。

由于目前新三板流动性差,市场各方都在逃离新三板。与此同时,异议股东提出的要求也是五花八门。更离谱的,有消息称,有些异议股东甚至开出了超过二级市场价格十倍的回购价格。

“就公司而言,价格虽然没有这么离谱,但也有异议股东提出了以二级市场二倍的价格进行回购的要求。”胡启明直言,“目前,公司上市进程押后并不是因为公司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三类股东’问题才这样的。公司A股之路并没有被堵死。而且,公司的业绩表现也是符合A股的上市要求。现在,我们也只能耐心等待新的解决方案出现,类似非交易过户制度等。这样一来,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