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探访中缅边境翡翠市场:“翡翠主播”成行业救星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6-16 00:30:34

原标题:外媒探访中缅边境翡翠市场:“翡翠主播”成行业救星

参考消息网6月16日报道外媒称,中缅翡翠边贸重镇瑞丽是中国最大的翡翠集散地之一,也是翡翠行业转型的见证者。过去一两年,玉城翡翠市集多了一道新颖的人文景观:一边穿梭市场,一边对着手机说个不停的“翡翠主播”,一场由中国直播兴起的“科技革命”正逐渐改变翡翠业的面貌。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10日报道,一端是从缅甸跨境到中国卖翡翠的商人,另一端是希望斩获划算翡翠饰品的中国消费者,两者之间,是扮演中介角色的直播平台主播——这样的新销售形式为几年前一度萧条的“翡翠城”注入了前所未见的新活力,为云南乃至全中国的翡翠业带来巨变。《联合早报》记者日前走访瑞丽,一探在经济迅速崛起与转变的背景下,中国与东南亚近邻的边贸和人文交流。

直播平台遍布翡翠市场

瑞丽有一个熙来攘往的大型翡翠玉石市场,日复一日上演着听起来颇具火药味的“砍价战”——桌子前方坐着一名缅甸翡翠商,桌后则是丹田力量十足的中国主播,两人中间架着一台启动了直播软件的手机,镜头聚焦桌上一件晶莹剔透的翡翠首饰。

“多少?”年轻男主播特意提高嗓门问道。“2000。”看起来30来岁的缅甸男子用简单中文开价。主播试了试手感,回应:“800一口价!”缅甸男子摇摇头,冷静坚持:“2000。”中国主播再说:“1000!够不够朋友?”

这火花四溅的一来一往,通过手机直播间实时传送给数百名中国观众。经过三分钟交涉,翡翠首饰最终以1200元成交,买主是一名一直不吭声、在直播间“看戏”的网民。

报道称,许多中国主播都是珠宝翡翠行业出身,曾从事翡翠实体店零售和批发工作,近一两年才转换跑道“抛头露面”当主播,原因是互联网零售趋势势不可挡,直播入行门槛也低。

“大家好,我在中缅边境姐告的翡翠市场,需要什么可以告诉我。”翡翠早市开业时,一名主播亲切地作出开场白。接下来几个小时,她按照直播间客户的要求穿梭市场,寻找或推荐各种翡翠饰品,并与缅甸和中国玉商讨价还价,全程通过淘宝、YY等平台直播。线上观众看中心仪饰品即可下单,并通过手机转账付款,包括支付主播一笔10%佣金,主播之后再把货通过快递送出。

30岁的翡翠直播商“翡翠砍价王”老板闫振义称:“一架手机,就可以和‘老缅’(缅甸人)讨价还价!我们把价格压得非常低,把利润都榨出来,回馈给广大消费者,所以生意很快就做起来。”

另一昵称“翡翠恋人”的主播赵文美则说:“做这行,几乎不用成本,而且网络上的中国人太多了。”她和记者交谈时,视线不离眼前两台手机屏幕上滚动的留言,“单个直播间就有30多人,一天下来,工作八小时,最多可以有30多笔交易。”

报道称,虽然理论上谁都可当翡翠主播,但受访主播都说,直播仅是帮助扩大客源的工具,要直播翡翠,首先还是要懂翡翠。闫振义说,“砍价王”主播都得经过培训,需要有翡翠基础知识、熟悉翡翠文化、拥有砍价技能、能斗智斗快,工作要求并不低。

科技成翡翠行业“救星”

报道称,在不少瑞丽翡翠业者眼里,直播何止是新科技工具,它更是翡翠边贸市场的“救星”,让这一老行业近一两年来得以浴火重生。

时光倒转到2013年,姐告玉石城是一片萧条不振的风景。当时,翡翠市场面对缅甸政府控制原材料出口以致价格攀升、中国整体翡翠市场供大于求等问题,严重打击了翡翠需求。

瑞丽一名具40年经验的资深翡翠业者说,从2017年开始,直播科技带来了转机。“直播砍价”的新销售模式省去了此前缅甸玉商和中国消费者之间层层批发、转销等中间环节,翡翠如今从进口商通过主播直达消费者,压低了价格,从而刺激了消费。

此外,除了直播主播,通过微信销售翡翠的“微商”大军,也是这股科技浪潮的重要参与者。他们不必露脸,销售工具就是微信,每天到市集取货后,就一字排开蹲坐在市场外阳光效果最佳的角落,连续三四个小时重复一样的动作:拍翡翠照、发朋友圈、回复买家短信。

微商小寸告诉记者,这一行最大吸引力是工作时间短而灵活,“很轻松”,但要争取到生意,还是必须“拍照好看、拍照真实、价格合理”。

报道称,无论是直播或微商,都打破了传统翡翠行销模式,促成新形式的中缅边贸,也为此前式微的翡翠业注入活力。闫振义如此评估翡翠业的前景:“互联网让更多人感受到到翡翠的魅力,以前可能只有达官贵人,现在翡翠更平民化了,基层民众都在消费。”

报道称,相较于以往“买了就走”的门市生意,直播促成了中缅边民更深度与频繁的交流,即使不在瑞丽的翡翠买家,也可通过直播镜头一窥缅甸玉商的日常。如今,更有已在中国落地生根的缅甸玉商转行当主播,打破语言隔阂与中国网民交流。

直播形式会“越来越火”

报道称,直播造福了中国消费者,但对缅甸玉商而言,商机却还不完全明朗。相对于中国主播对直播前景的乐观,缅甸翡翠商则较被动接受这门科技,仍存有一定的戒心。

许多受访缅甸商人肯定,相对于以往纯粹在姐告市集摆摊做门市生意,直播开拓了更广阔的中国市场。然而,做主播的毕竟不是缅甸商人本身,他们与直播室另一端的客户,还是隔了一道距离和语言障碍,加上要应对一些砍价时毫不留情的主播,心中难免颇有微词。

一名资深翡翠专家指出,直播交易风险至少有两个:一是意图不良的主播可能拿了钱跑路;二是手机视频未必能准确反映翡翠质量,这两方面都不易管制,目前很大程度是靠行业自我监管。

来瑞丽生活了八年、能说流利中文的缅甸玉商阿毛称:“有了直播,现在的翡翠价格被压得很低,一些主播会随便乱杀价,生意多了,价格却掉了。”阿毛笑说:“有了直播,中国朋友多了,但中国生意没有多!”

尽管未能完全感受到直播带来的红利,但阿毛说,每月可赚上5000至1万元,是不错的收入,他也清楚明白,无论如何都得接受互联网时代翡翠零售模式的变化。

报道称,缅甸玉商所遇到的问题凸显直播科技带来的颠覆效应,也反映出这门新科技应用在传统翡翠业仍有规范不足之处。但专家评估,任何新行业的生长初阶段必然伴随各种规范与不规范,但纵观市场,直播填补了翡翠行业中介角色的空白,不会是昙花一现,只会越来越火。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位于瑞丽姐告边贸区的翡翠市场,出售各种翡翠饰品、毛料、赌石等,每天吸引大批人潮。(新加坡《联合早报》)

【延伸阅读】翡翠电商交易逆势大增长

本周,2017翡翠行业创新发展论坛在广州天河区举办,对外发布了中国翡翠电商平台的各项数据:该行业发展迅速,去年交易额已经突破了100亿元。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电商平台确实使得翡翠市场价格更加公开透明。但专业人士建议普通市民仔细对比线上线下两个市场的性价比,买电商翡翠仍要擦亮眼睛,避免买到图文不符、以次充好的产品。

70后80后成主力消费者

从香港珠宝学院与对庄翡翠的统计数字来看,2016年至今的内地翡翠电商市场呈现大幅度增长态势,2016年总交易额已经超过了10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已经与2011年翡翠市场鼎盛时期全国翡翠总成交量的约十分之一的比例相当。而与之对比,整个翡翠市场的冬天仍没有过去,广东省内的翡翠批发、零售市场仍处在低位振荡、探底的格局,延续了2012年以来的“熊市”。多数品种的低档翡翠与部分品种的中档翡翠,价格依然不知何时是“底”?

对庄翡翠、赛菲尔珠宝的高管接受广州日报记者调查时认为:在翡翠电商交易中,70后生、80后生的城市白领、自用型消费者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力,而这些人是习惯于网络消费的。2017年以来的价格逆势向上,交易出现了明显的回暖。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电商平台买翡翠,与传统商铺买翡翠,还是有一定的差异,可谓风险与机遇共存。广东省黄金公司副会长朱志刚提醒大家:购买高档翡翠依然建议眼见为实,即便购买中低档的,也要选择靠得住的电商,知名珠宝品牌的网络销售平台、与权威珠宝鉴定公司合作的珠宝网络商场,应是首选。

风险一

“套牌”证书要当心

从广州三大检测中心近期查获的假货来看,来自电商平台产品占比超过了3成,数额巨大。广东省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中心的梁迪邦经理介绍说:最近在网上发现的“套牌”伪造鉴定证书比较多,迷惑性较强。“套牌”就是指不法电商为假货制作假证书,完全仿照真鉴定证书的模样;由于确实曾经有一块真翡翠存在过,购买了假货的消费者即便打电话问询,也会被告之是真翡翠。而翡翠假货主要是指:B\C货的人造翡翠冒充A货天然翡翠,低档玉石伪造翡翠。这类造假在网销价格1万元以下的产品中时有出现。

风险二

图片与到手货物差异较大

货不对板现象比较普遍。海珠区市民李小姐本周向广州日报记者展示了在网上购买的一件7880元的糯米种翡翠吊坠,在某知名网站上的图片透明白皙,且“带色带春”(带有翠绿色与紫色斑纹),但实物却显得干涩发暗,且有两处黑色斑点,所谓的带色,也不如图片上的青葱翠绿,而是墨绿颜色,“春”(紫色)就更加不见踪影了。而这些图、物差异均属于无法量化、说明的现象,消费者即使不满意,也很难找商家理论清楚。广东地质科研所珠宝检测中心的项贤彪主任透露:不少电商企业为了让翡翠看上去更出彩,招数频出:大上彩色抛光粉、改变照相机常规设置、随意设置图片的参照系。

机遇一

中低档翡翠价格

大降价3~8成

从广州、深圳的若干家大型珠宝网的信息来看,商场零售价在20万元以下的中低档翡翠,价格下跌幅度超过了3成,最大可以达8成。同样体积的小型冰种白色吊坠,在天河路大型商场的零售价格为5.8万元,但在大型珠宝网上,可以找到2.56万元的替代品。而翡翠零售、电商价格的差异,是要明显大于钻石、彩色宝石的价格差异的。原因在于:部分内地商户正在去库存,拉低了价格。

机遇二 找货、选货更加方便

每一块翡翠的外表都不同,很难在实物货品中找到高性价比的目标物,而在电商平台上却很方便。比如广州的方小姐,要购买一件紫罗兰且是芙蓉种的翡翠吊坠。方小姐在浏览了对庄翡翠等若干珠宝网后,很快找到了一个揭阳生产企业的产品,成交价格7.2万元,是她之前在大商场看到价格的一半都不到。

(2017-05-25 14:32:29)

【延伸阅读】“强制消费买翡翠” 云南涉事旅行社导游被处罚

新华社昆明10月16日专电(记者姚兵)云南省旅发委15日晚通报,针对日前网友曝光的“云南导游强制消费买翡翠”事件,云南省相关旅游部门高度重视,随即展开调查,拟对涉事旅行社处10万元罚款,拟对涉事导游作出吊销导游证的行政处罚。

通报称,10月10日,云南省旅游执法总队通过网络舆情监测时,发现有网友在某视频网站发布“云南导游强制消费买翡翠”的视频。云南省旅发委随即要求昆明市旅发委展开调查,并严肃处理。此后,国家旅游局及云南省政府领导对此事均作出批示,要求迅速调查,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昆明市旅发委迅速组织相关部门开展调查工作。

经查,该视频中曝光的旅游团队系由云南美伦旅行社有限公司操作,视频中的导游为陈利利。该团队行程为9月30日至10月5日“昆明—大理—丽江”5晚6日游,此段视频拍摄于10月4日上午进世博园游览前,视频发布者为江西游客张某。通过对旅行社及导游的调查询问,导游陈利利承认视频中“诚信满满、件数满满、金额满满”等言行是其所为;云南美伦旅行社有限公司也认可该导游为其委派承担此团的导游业务。

根据调查情况及违规事实,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拟对违规导游及旅行社作出如下行政处罚:拟对云南美伦旅行社有限公司作出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拟对导游陈利利作出吊销导游证的行政处罚,3年内不得重新申请导游证。

(2016-10-16 16:48:01)

【延伸阅读】云南玉雕师三年雕刻成翡翠内衣 表面镶嵌上百颗宝石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月4日消息,近日,云南德宏一位玉雕师历时三年雕刻而成的翡翠内衣问世,表面还镶嵌了珍珠、红宝石、碧玺等宝石223颗,奢华无比。文秦摄 图片来源:人民网

(2016-02-05 08:36:01)

【延伸阅读】外商看上中国直播卖货模式 美媒:欲借此打开中国市场

参考消息网5月14日报道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5月10日刊登题为《美国小品牌试图通过网络直播打开中国市场》的报道称,去年9月,桑迪·弗里森以一种艰难的方式奋力试图打入中国的零售市场。弗里森是一位资深的时尚界高管,曾任凯特·丝蓓公司的高级总监,她现在是成立仅三年的纽约时尚包袋企业韦尔登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她正在以一种“烧钱”的模式令公众注意到这个新品牌。她设法在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和其他美国零售商处出售韦尔登公司零售价约为200美元至600美元的绗缝皮革设计产品,同时也通过互联网直接将其出售给消费者。

她说:“我们一直在做大量的非公开展示会。”现在,她正尝试打开中国市场,而她的包袋产品正是在那里制造的。

报道称,在中国参加一个贸易展会的时候,她认识了张玉(音)和马克·袁(音)夫妇,他俩在纽约经营主要面向中国市场的时尚零售公司And Luxe。他们喜欢弗里森的公司的产品设计,想和她做生意。他们的想法是,在张玉组织的一场直播活动中推广弗里森的包袋产品,直播将用一部手机在纽约进行拍摄,通过淘宝网“全球购”平台向中国消费者播出。外国品牌可以在这个电子商务平台上通过中国零售商向中国消费者出售自己的商品。

通过And Luxe的直播,观众不仅可以看到张玉在约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展示这些包袋,能够实时就他们喜欢什么和不喜欢什么发表评论,而且可以立即下单购买。

报道称,近几年来,直播成为中国的一项重要产业。一项受到广泛援引的业内分析估计,流媒体直播和其他类型的在线视频今年在中国的市场规模将超过40亿美元。

报道指出,中国主要的电子商务企业和网络媒体企业以及不计其数的初创企业都进入了这一市场。美国国内也存在通过直播进行零售的情形,但是尚未激发出同样的热度。

报道称,在最初的抢滩热潮过后,阿里巴巴已经成为其中的主导力量,这主要是因为阿里巴巴为客户提供了最为便捷的“即看即买”体验。大多数直播都是由一部手机通过互联网连接完成的。

弗里森最初对此表示怀疑——她从未听说过直播——但是张玉和马克·袁告诉她,她的前期投入将为零。而且,And Luxe公司将处理所有的运输、订单履行和税款事务,每笔交易约收取55%的佣金,这个数字与大多数美国零售商加在时尚产品批发成本价上的管理费和利润金额大致相同。

据袁说,在三次每次有约4万名潜在客户观看的直播之后,弗里森对于这种模式心悦诚服。她说,她通过直播向中国售出了“近2000件”总价值约为30万美元的产品,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时尚品牌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去年这家企业的总收入不足200万美元。她说,她预计韦尔登公司将在2018年首次实现盈利。

(2018-05-14 14:15:16)

【延伸阅读】港媒:网络直播为内地农村孩子打开新世界 “阳光课堂”获赞

参考消息网3月7日报道港媒称,十年前,在位于甘肃省偏远的定西市鹿马岔小学的操场上,课间时有300名学生在活动。如今,校园里比过去安静多了:这里只有三名学生。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3月6日报道,学生人数锐减是内地人口向城市流动的结果,最近十年来,数以百万计的农村人口移居大城市,寻找报酬更高的工作,大多数人把孩子带到了城市。

鹿马岔小学校长冯平说,鹿马岔小学是甘肃省1000多所学生人数不到五人的农村学校中的一所,不过只要有一名学生上学,学校也要办下去。

报道称,如今,由于有了高带宽互联网技术,鹿马岔小学以及中国西北地区的其他学校不再安静——不过聊天声来自于视频直播,它把内地广大农村地区成百上千的学生连接在一起。

报道称,作为到2020年在全国消除贫困的目标之一,中央政府出资开展了旨在缩小城乡教育质量差距的行动。今年2月,内地宣布将提高农村学校的网速,在两年内达到大城市的水平,由中国联通向农村学校提供带宽达100兆的网络服务。此外,技术发展也一直是中央政府的工作重点,目标是提高整个国家的生活水平。

沪江网首席教育官吴虹说:“农村孩子的聪明程度一点不比城里的孩子差,他们缺的是对世界的了解,互联网和视频直播让他们可以获得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报道称,鹿马岔小学主教室内的陈设稀稀拉拉,六张木制课桌摆在教室中间,靠墙还摆放着几张铺了布的长桌,上面展示着学生的美术和手工作品。但是学校设施的简陋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鹿马岔小学的教室配备了高速无线网络、大尺寸触摸显示屏和安装在墙上的网络摄像头。

每天,10岁的常文轩和他的两个同学要穿越峡谷,步行差不多一个小时去上学。一进教室,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触摸显示屏,显示屏与旁边一台电脑相连。一名同学会熟练地引导屏幕上的光标,登录沪江网设立的一个在线互动学习平台,三名学生每天参加视频直播课堂,举手回答教师远程提出的问题。

根据每天的课程表,学生参加的视频直播课堂从美术、手工、音乐到心理健康或人身安全等方面,全部都是由其他学校的老师授课。正是通过这些在线课程,三名学生窥见了他们生活的村庄以外的世界,并与其他学校的学生进行互动。

报道称,鹿马岔小学是加入“阳光课堂”的28所学校之一,这是由设在上海的沪江网开展的行动。“阳光课堂”设立于2017年2月,将定西四个学区的学校整合在一起,让教师通过视频直播与其他学校分享资源。

鹿马岔小学课堂。(香港《南华早报》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8-03-07 00:14:01)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