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花木兰”再次起航

来源:手机人民网 2018-06-19 00:00:00

经过5年的学习,空军第十批女飞行学员顺利毕业。图为她们躺在无数次起飞的跑道上,用自己的方式庆祝毕业。李明伟摄

“再见,学员刘杨,你好,飞行员刘杨。准备战斗吧!”6月13日,空军第十批女飞行学员刘杨在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作为对学生时代的告别。

缓缓翻开“过去的记忆”,战术训练、特情处置、复杂气象飞行……刘杨的日记本上到处写满了她飞向蓝天的成长印记。

5年,凤凰涅槃。包括刘杨在内的空军第十批女飞行学员,通过不懈努力顺利毕业,实现了飞向蓝天的梦想。

“拉到上限,差一点都不行”

“你知道5个自身的重量压过来是啥感觉吗?”回忆起最初飞行训练拉载荷的情景,俏皮的惠文靖做了一个被压扁的手势。

载荷,飞机机动时所形成的垂直加速度。要想成为一名战斗员,首先要适应的就是成倍的载荷。惠文靖清楚记得第一次飞大载荷课目时的痛苦。

“拉载荷!”飞机到达一定高度后,身后传来教官但韬的指令。惠文靖深吸一口气,调整油门,达到规定速度后,顺势向正侧方压杆,飞机随即向下翻转。来不及过多调整,惠文靖双手紧握操纵杆,猛地向后拉去。飞机瞬间向上拉升,惠文靖感觉好像一面巨大的墙狠狠地把自己拍到座椅上,动弹不得……此时载荷表显示:“4.5”,已达到《飞行训练大纲》标准。

“载荷不够,重新拉!”“什么?!”听到但韬的话,惠文靖瞪大眼睛,刚才自己一点儿没留力,竟然还不够。

“要迅猛发力!再来!”但韬坚定的语气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惠文靖一咬牙,改平飞、加油门、压杆……“再拉!不够,拉到上限,差一点都不行!”

“飞上限”是女飞姑娘们训练时的常态。所谓“上限”,即凡是《飞行训练大纲》有规定范围、数量要求的,均需达到最高标准。

“我就不信了!”屡次的打击让惠文靖狠狠憋了一口气。带着“怒火”的她,再次用力向后拉杆。此时,惠文靖已拼尽全力。载荷表指针定格在“5”的瞬间,传来但韬的声音:“记住这股劲儿。”

回到地面总结时,但韬告诉惠文靖,拉不到上限,主要还是身体吃了亏。从此,惠文靖把体能训练目标直接调到最高。“同等身材,我们要比同龄女孩重20斤。”惠文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因为我们的肉比较结实!”

“标准高既是为打赢,也是对她们的保护,战场上敌人可不会因性别而手下留情。”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旅领导说,过去的一年,17名女学员按规定完成了《飞行训练大纲》所有内容,全部达到上限。

“越怕啥,越练啥”

公认的高风险飞行,对于平时见老鼠、蟑螂都吓得尖叫的女生,行吗?

事实胜于雄辩。学员李宛芯没想到,去年首次单飞,迎接她的是一次特情。

“怎么不动了?”

李宛芯在进行规定动作练习时,突然发现,地平仪出故障了!

地平仪常用来判定飞机姿态,出故障极易造成飞行员判断错误。判定特情后,李宛芯迅速改换目视天地线保持飞机状态,同时向塔台报告情况,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慌乱。此刻,指挥员和教官都替她捏了一把汗。“保持状态,听指挥修正航线,准备返航。”

一边听从指挥、一边利用地标校正航线、一边时刻关注仪表数据,李宛芯精神保持高度集中。渐渐地,她的额头和手心已满是汗水。最终,首飞的李宛芯驾机安全着陆。

勇者不止李宛芯。女学员们在训练中先后遭遇鸟群、风筝等特情,全部凭借过硬的胆识和冷静处置,化险为夷。

然而,飞行遭遇特情保持冷静从容的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面对近百个特情的处置方法,姑娘们倒背如流。每一个架次飞行,教官都要在未知条件下设置“特情”。

为培养女飞行员的能力和血性,教官们还有个公开的秘诀:“越怕啥,越练啥!”

女生都怕黑,大队长白志勇就出了个主意:营区旁边有一幢废弃了数十年的古宅,将写有女学员代号的信封藏到古宅各处,让她们晚上独自进宅“寻宝”。

面对这个做法,女学员们内心“一万句抱怨飞过”。夜幕降临,学员马虹羽“不幸”第一个被抽中。黑漆漆的院子静得瘆人,破碎的石板路两边杂草丛生。马虹羽小心翼翼地往前挪步,“啊!”十几只鸟突然从杂草中飞出,吓得马虹羽大声尖叫。

整整绕着宅子找了一圈,马虹羽终于在一块石板下找到了自己代号的信封,拿着“宝贝”,她高兴得一路跑回。

有了马虹羽的成功“探险”,姑娘们一个接一个都顺利寻到了“宝贝”。虽然至今仍“耿耿于怀”,但她们的胆子确实壮了不少。夜航训练时,俯瞰大地零散的灯光,姑娘们都觉得这景色实在“太美”。

未来战场也有她们的一片天空

万里蓝天,一次带有实战背景的编队训练紧张进行中。

学员程靖云和张蕊驾驶战机相互策应。“前方发现‘敌机’。”到达指定空域后,“战斗”随即展开。

“实施机动。”身为长机的程靖云果断下达指令。“明白。”张蕊心领神会,两架飞机迅速脱离,占据有利态势后,立即对“敌机”实施夹击,整个过程干净利落。

这是一次典型的“摇摇机动”战术配合。“这批女学员的战术基础训练比例大幅增加。”该旅领导说,“比例增加是量变,带着‘敌情’训练,才能达到质变的效果。”

一个架次下来,两人有太多的困惑需要弄明白。因为若要成为一名战斗员,只知道“怎么飞”还不够,更要懂得“为什么这么飞”。

空战,不仅考验战术素养,复杂气象条件下的飞行能力也是优秀战斗员的标配。

一次快速着陆课目单飞,天气突变,雨滴迅速落下。飞?还是不飞?指挥员态度坚决:“雨天正是练打仗本领的好天气!”

学员彭晓卉第一个驾机起飞。雨水不断迎面打来,彭晓卉紧盯着前方。一连串动作后,彭晓卉顺利完成课目训练准备返航。然而,天公似乎觉得“刁难”不够,一阵急雨突降,“唰”的一下拍在舱盖上,前方视野顿时一片模糊。迅速平静心里的紧张,彭晓卉手上动作沉稳到位。

很快,彭晓卉结合仪表逐步判断飞行航迹,准备降落。飞机降落主要靠飞行员目视对准跑道,此时的雨丝毫没有减小,虽然没有达到盲降的程度,但对彭晓卉的观察和操纵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只见她稳稳操纵驾驶杆,利用模糊的视野和仪表,对准跑道,200米、100米、50米……接地,降落成功!

过去的一年,大侧风、低能见度、雨雪天气等复杂气象条件下飞行,对女学员已经是“家常便饭”。看得见的是一次次实战化的锤炼,看不见的是战斗基因的生根发芽。今天,新时代的蓝天“花木兰”已披甲起航。(邵文杰 王志佳 刘洋房磊磊)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