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海犁浪猎战雷

来源:手机人民网 2018-06-19 00:00:00

如东舰官兵正在吊放灭雷具。宋 俊摄

6月中旬一天清晨,东海某海域,平静的海面被浓雾笼罩。朦胧中,危机悄然而至。海军首届“勇敢杯”水雷战竞赛性考核即将拉开战幕。

此时,千里之外的某机场,数架战机正携带数枚新型战雷,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滑过跑道,冲向天空。他们的目标,就是将这些“水下杀手”精准布设在对手的重要航道上,阻滞其兵力行动。

此时,海上波诡云谲,充满着未知数。位于考核待机区的多名反水雷作战群组人员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雷海考场给“水下杀手”致命一击,拔得头筹。

“这次考核,裁判组采取‘背靠背’的方式设置情况想定,各编组的考区在进入考场前随机抽取,考题也仅裁判组成员掌握。”海上指挥舰三明舰作战指挥室内,荧屏闪烁,值班参谋邱岱同记者交流的同时,眼睛始终不离海上综合态势图。

待参考编组抽签确定考区后,不容各群组过多准备,甚高频便传来海指通报:“‘敌’机一批×架,各群加强对海空观察瞭望,做好对空防御准备。”

霎时,海面上战斗警报骤然响起,各反水雷编组人员迅速穿戴好防爆装具进入战位。第一反水雷作战群指挥舰作战指挥室内,大家屏住呼吸,凝重的气氛中,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没多久,天空中隐约传来战机的轰鸣声,数公里开外,数架战机在离水面数百米的空域呼啸而过。行经处,朵朵伞花带着不明物体,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抛物线后,坠入海中,溅起数米高的浪花。

正当反水雷作战群官兵在侦察确认目标时,甚高频再次传来海指命令:“‘敌’机突破我管控区域,布设了大量疑似水雷目标,现令反水雷作战群前往侦察并清除。”

“水雷作为可以起到战略作用的战术武器,涉及磁场、声场、次声场等多种物理场,具有难以识别的隐蔽性和巨大的破坏力。”考核指挥员冯瑞声介绍。

“探雷部署!探雷部署!”反水雷作战群开启声纳,开始对水下目标进行侦察识别。

作为我国自行研制的新型猎扫雷舰,第一反水雷作战群的如东舰缓缓驶入雷区。领受任务后,该舰声纳立即展开搜索,对水下可疑目标仔细识别。

“方位××,距离××米,发现目标。”声纳战位的报告,让所有官兵精神为之一振。然而,舰指挥员并没有大意,在反复比对确认后,排除了目标为水雷的可能。

同样的考验也摆在了其他参考舰艇的面前。态势图上显示,所有舰艇都降低了航速,加大了对目标的搜索力度,不断在雷区内变换阵位。

最终,如东舰率先发现、确认目标,并上报裁判组、指挥所。在前两天紧急开辟航道项目考核中,第二反水雷作战群台山舰官兵头一个发现并清除水雷,拿下了此次竞赛性考核的“开门红”。眼见如东舰领先,他们也不甘示弱加紧侦搜,与第三反水雷作战群几乎同一时间上报了水雷位置。

差距刚刚拉开,却又一次回到了同一起跑线,决胜关键锁定在气氛最为紧张、最考验职手应变能力的猎雷环节上。

“投放灭雷具!”定下决心,如东舰指挥员胡耀华果断下达命令。随即,该舰启动舰艉吊车,张开机械大臂将挂载好灭雷炸弹的灭雷具投入水中。下潜、上浮、左转、右转,确认入水工作正常后,红色的灭雷具拖着光缆线潜入水中,水下探头随即开启,在猎雷班长孙大朋的操纵下,慢慢向目标靠近。

300米、200米、150米……当这个灵活的“水下机器人”靠近目标后,孙大朋瞅准时机按下投放按钮,灭雷炸弹被精准投送就位并引爆。

“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舰体剧烈晃动,一个数十米高的水柱冲天而起,这枚智能化水雷被成功清除。(张天南)

随后,三明舰作战指挥室显示屏传来了第二、第三反水雷作战群完成实猎水雷的现场图像,又有两个水柱在海天间升起……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