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黄希文老师:定式飞刀成绝响 围棋江湖何人续

来源:新浪体育 2018-06-19 09:31:00

黄希文老师

转自公众号:弈道秋声

原创:老萧

沉浸在世界杯氛围之中的老萧,今天上午突然收到朋友发来的消息——黄希文老师走了……

震惊!心痛!悲伤!仿佛就是昨天,黄老师还在和我通着电话,说着自己的各种构想。他一边说着:“没什么事,就是找你随便聊聊。”一边不自觉地叹息。中年男人的沉重压力在不经意间流露,爽朗的笑声中也透出遮掩不住的疲惫与沧桑。

在中国围棋界,黄老师或许算不上大腕级人物,但是影响力绝对不低。他的诸多著作在棋迷中流传,成系统的《阶梯围棋教室》与实用性很强的“定式飞刀”是很多棋友的涨棋秘籍。我也是在认识黄老师本人前先认识他的书,虽然自己并未怎么看过,但也收藏了几本。

与黄老师正式结识是2013年的滁州琅琊杯业余围棋公开赛,之前虽在一些围棋活动中遇到过,但并未交流。那次黄老师作为嘉宾出席,我则顺道带儿子参加了比赛。期间与黄老师进行了一些沟通,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2013年与黄老师等人一起参加琅琊杯

到了第二年,黄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要到武汉找我,我自然欢迎。当时我在武汉工作,表面上看也是一方诸侯,但单位实际千疮百孔,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去做,对黄老师的接待也都是私人安排。黄老师有意进行一些合作,不过我当时也是独木难支,没有多少实质性进展,但我们相谈甚欢,聊得很深。黄老师说话很直接,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加上经历丰富,常常一针见血。

后来黄老师又多次去武汉找我,有次还带着妻女。黄老师结婚晚,女儿当时才4岁,非常可爱。2015年,连云港棋界拟邀请一位棋界重量级人物来参加活动,我通过黄老师邀请到聂卫平棋圣,让家乡的朋友大为惊喜。黄老师是聂老事实上的大弟子,他对聂老极为推崇和拥护,从他那里我们也知道了许多聂老所遭受的委屈与高风亮节。

那次连云港之行,聂棋圣和黄老师都非常给力。聂老带病参加各种活动,平易近人,是我与聂老多年接触最为感动的一次。而黄老师保持低调,与棋友们交流非常融洽,还费心费神指导小棋手,大家提议合适的时候邀请黄老师一家长住。

再后来,我每次到北京去都会拜会黄老师,发现他的身体变得不好了。黄老师说是多年老毛病,发作起来就这样,但自己也不是太在意。他的豁达令人佩服,不过身体也确实制约了他在事业上的进一步发展。黄老师经常和我通电话,但对他的很多设想我并不能给出什么有力的支持,现在想来真是非常惭愧。

我开始做“弈道秋声”公众号后,黄老师也给予了不少支持,包括举办活动时提供各种书籍作为奖品。黄老师写过许多书,还自己办过报纸,他很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打开新局面,希望与我有所合作,可是我这两年自顾不暇,各种事情压身,身体也不太支撑得住,就一拖再拖,谁知再也没机会了……

黄老师总说自己是一个“围棋江湖人”,他的生活很真实,没有什么粉饰,他也从不遮掩自己对现实利益的追求,但是他的诉求其实很低。我每次请他吃饭,他总是说吃碗面就行,非常反感浪费。因为身体原因,黄老师不怎么喝酒,其实他是海量。他经常劝我少喝点酒,少抽点烟,身体要紧……

人在江湖,总是要面对各种褒贬,黄老师毁誉都有,但他活得坦然。他不矫情,敢发声。这两年黄老师在写《一个职业棋手的江湖四十年》,以自己的经历映射大时代,其中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掌故。黄老师说他会一直写下去,并且会揭露一些内幕,江湖人嘛,没啥顾忌。可惜,江湖半本残卷,斯人已乘黄鹤。

思路混乱,心情沉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黄希文老师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前辈,他一生苦苦奋斗、挣扎,并未能获得满意的生活就离我们而去。围棋界的光鲜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

黄老师离世前还在浙江参加围棋活动,他将自己毕生的思想和精力都奉献给了围棋。黄老师一路走好!天堂里的黑白世界会更加纯净。

黄老师指导小棋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