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核心区的裂变

来源:同花顺 2018-06-19 00:00:00

欧盟似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意大利新总理康特上台之后就显示了与法德领导人不一样的思路,在G7峰会上,康特与特朗普站在了一边,要求普京回归。在难民问题上,意大利和法国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化,意大利甚至照会了法国大使,并且要求法国做出道歉。德法意三国在英国脱欧之后本来成为欧盟的三驾马车,现在欧盟的核心区却出现了裂变,三个国家三个方向,脱欧就像瘟疫一样已经传染了整个欧盟,而德国或者意大利的脱欧才是欧盟最大的危机。

意大利的组阁危机算是过去了,但是民粹主义政府上台之后,意大利的政策并不是欧盟优先,而是意大利优先。极右翼的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担任内政部长,上任之后就采取措施反对难民入境,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不让意大利成为欧盟的难民营。意大利、希腊等国是难民登陆欧盟的第一站,过去几年中,这些“前沿国家”不堪重负,按照欧盟的规则,难民在南欧国家登陆之后,可以向其他国家转移,但是包括法国在内的国家并不愿意接纳。萨尔维尼就披露,按照欧盟对难民份额的分配,法国需要接收9816个人,但是到目前只接纳了640人。意大利最近将一艘难民船拒之门外,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联合国难民署总干事认为这是一种耻辱,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批评这件事情,认为是不负责任的。

意大利政府不但不为所动,而且对马克龙的指手画脚非常不满意,萨尔维尼认为,意大利不需要别人来教什么是慷慨大度。难民潮是欧盟面临的难题,但首先是这些“前沿国家”的问题,尤其是意大利。在巴尔干国家关闭了大门之后,意大利就成为难民进入欧盟的主要渠道。过去几年差不多有200万难民(移民)进入欧盟,意大利也是不堪重负。这次选举,极右翼政党之所以胜出也与此有关。难民潮已经成为欧洲民粹主义(反移民)兴起并且冲击主流政治的主要原因。

难民问题对意大利政府的影响是直接的,新政府上台之后并没有向布鲁塞尔靠拢,相反,萨尔维尼要改变目前欧盟的难民政策。意大利的诉求得到了德国的响应,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与总理默克尔的政策相冲突,甚至要拒绝参与高层会议。他要求那些在德国边境之外或者已经被其他欧盟国家拒绝的难民应该被遣返。德国也在收紧难民政策,泽霍费尔是基社盟的重要领导人,德国南部深受难民影响,尤其是默克尔之前奉行的开门欢迎的措施,涌入到德国的难民或者移民超过了一百万。去年大选,反对移民的选择党不仅进入议会,而且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泽霍费尔不仅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且还准备建立反对移民的跨国联盟,泽霍费尔认为罗马、维也纳和柏林应该建立内政部长的协调机制,共同应对安全问题,反恐,当然核心问题就是移民。这一倡议其实得到了意大利和奥地利的呼应,泽霍费尔与奥地利总理库尔茨也见了面。德国、意大利是欧洲一体化的元老,奥地利算是西欧和东欧之间的分界线,但恰恰是欧盟的核心区出现了问题,三国要进建立“意志联盟”,其实就是反移民的联盟。这样的组合让人想到了二战之前欧洲联盟的格局,虽然这一联盟遇到的挑战和压力非常大,但是德国的内政部长能够明确表达这样的意愿,与总理以及布鲁塞尔相左的观念,足以说明德国国内的舆论风向已经转变。民调显示,65%的受访者反对现在默克尔的移民政策!也是因为这样的民意转变,泽霍费尔才如此大胆,与默克尔对着干。二人的分歧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德国的大联盟政府再现危机,泽霍费尔是默克尔的政治联盟,算是姊妹党,但即便姊妹党也出现了分歧,默克尔的政治地位会更加处于弱势,而社民党本身对组建大联盟政府就不是乐意。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不仅难产,而且前路坎坷。

默克尔为了稳定政府,不可避免地会在难民政策上进一步收紧,在今年的欧盟峰会上,欧盟之前制定的移民份额的分配方案可能也会遇到相当的挑战。如果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等国出现重大调整,汇入欧盟反移民的洪流之中,可以预见,布鲁塞尔很难去改变,难以扭转核心区出现的“反叛”。欧盟的核心区现在只剩下法国了,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于欧洲一体化还是抱有信心,甚至是野心,但是他却越来越孤单,如果进入意大利的移民分流到法国,马克龙可能也受不了。

2009年的欧债危机,主要是经济层面的挑战,法德密切配合,约束了希腊,虽然引起了希腊的愤怒,但是没有根本的反弹。2015年以来的难民潮给欧盟带来的是全方位的挑战,甚至是溶解剂,让欧盟内部的分歧、差异暴露出来。英国脱欧,东欧也在脱欧,虽然没有离开欧盟,但政策选择却与布鲁塞尔保持了距离,匈牙利就明确反对布鲁塞尔的决策。

如果东欧还只是欧盟的边缘地区的话,意大利以及德国则是欧盟的核心地区。德国移民政策的调整,以及泽霍费尔倡导的“意愿联盟”意味着欧盟的核心区也出现了裂变,根本的问题就是欧盟是谁的?难民潮的挑战不仅是经济上的,更多的是社会层面的,从人口出生率来看,欧盟成员国中接纳难民比较多的国家,面对的是政治身份的危机。

欧债危机让我们看到的是“多速欧洲”,而难民潮则让我们看到了“多样欧洲”,而核心区的裂变,并不是经济可以解决的。不断扩大的欧盟终归是有界线的,过度伸展带来的结果就是内部凝聚力的下降,甚至是衰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