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人传:西泠八家之五——陈豫锺

来源:谈艺录 2018-06-19 14:54:54

浙派曾风靡全国,影响极大,就算在现在,还有人在后台跟我提问,有没有认识学浙派较好的名家,希望介绍,可见浙派的影响仍在持续,究其缘由,最深的原因还应当是西泠八家这些典型人物太厉害了,一则他们基本上成名立业均在一处,有益于形成以地域为辐射中心的统一印风;二则八家基本上均是师友关系,艺术主张接近且互相影响、印风连贯、持续、统一,便于形成对有影响的强大的印风模铸力;浙派由于这两个原因,使其影响力巨大而深远。

西泠前四家即丁敬是浙派的开创者、蒋仁是浙派的定型者,而黄易和奚冈则基本上是浙派的巩固和完善者。到了后四家,即从陈豫锺开始,浙派开始日渐发展,渐渐有了丰富性,浙派从他开始,更加自成体系,也更加显出突出的个性。自成体系是他们的以刀立派,突出个性是八家又各有各的风格。比如陈豫锺,他的突出个性是绵密工致,谨于法度。

一、个人简历

陈豫锺(1762—1806),字浚仪,号秋堂,钱塘(就是现在的浙江杭州)人,(西泠八家按有的说法,都是杭州人,但实际上,也有不是生于杭州的。)陈豫锺出生於金石世家,乾隆时廪生(所谓的廪生,就是明清两代由公家给以膳食的生员,又称廪膳生。是由政府贴补生活,每月发放粮食的生员。)陈豫锺精墨拓,收集碑版拓片多达数百种。又喜收藏古印、书画、砚。篆刻初学于其祖父半村公,少时常见祖父制印,细心揣摩,十九岁篆刻技艺已为渐为人知,二十岁时求印者已络绎不绝,他书法习李阳冰法,遒劲挺拔,绘画擅画山水、梅兰竹松均见功力。约二十岁后,得《丁砚林先生印谱》,篆刻开始宗法丁敬,曾受丁敬弟子黄易指导,印风兼及秦汉,秀丽工致,浑厚典雅,自成风貌,楷书印款极为工秀,并善于摹制商、周款识,意与古会,古致盎然。他与西泠八家中的另一位奚冈交游甚密,两人同样好酒,同样性格疏狂,因此印风也有相近处。陈豫锺对于篆刻极有天分,又兼名家指点,可惜天不假年,陈豫锺四十五岁即去世,其篆刻未得进一步精进升华。存世有《求是斋印谱》、《明画姓氏均编》、《古今画人传》、《求是斋集》。

二、印学贡献

1、既尊汉印之浑厚,强化浙派的典雅。陈豫锺篆刻极服膺丁敬,他在“濲水外史”的边款中这样判读丁敬:“吾杭善篆刻者,国初有丁良卯、顾筑公、周梦坡诸人,匀满工致,师法文何。至砚林丁丈,无美不备,以蕴酿为主,譬之于书,丁、顾止于李唐,丁丈则晋、魏也。余刻印每私淑之,识者未知许做作虎贲中郎否?癸丑冬秋堂并记。”如图:

他对丁敬的认知是准确的,他已经深刻意识到气息的重要性。他认为丁敬的气息要比其他当地印人高古得多。因此,他开始私淑丁敬,并以丁敬之法教授他的弟子,比如,为了让他的弟子赵之琛(后也为西泠八家之一)见识丁敬的刻印风格,他曾仿刻一枚“文章有神交有道”(语出杜甫诗《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印,并在边款谆谆教导道:“昔丁居士尝拈此诗首句为汪蔗田制印,今已为人磨去,不可得见,余向藏居士印谱有之。赵生之琛,课余之暇,肆力篆刻,尤邃意款字,苦于无见闻,余于此虽不能如居士之入化境,工整二字足以当之。箧中适有是石,因仿丁居士此作,并刻少陵诗于石,俾置之案上,作画家粉本可耳。丁巳五月,秋堂记”,如图:

当然,边款里也看出陈豫锺对于自己在“工整”二字上的得意处。如果放大印面来看,实在是工整典雅到了极致的作品。这也正是陈豫锺追求的印风。

陈豫锺的篆刻谨于法度以绵密为贵,章法也以汉印的平正为主,开合自然,聚散合宜,平中见奇,稳中寓险。他在“赵辑宁印”和“素门”连珠小印的边款中说:“书法以险绝为上乘,制印亦然。要必既得平正者,方可趋之。盖以平正守法,险绝取势。法既熟,自能错综变化而险绝矣。予近日解得此者,具眼人当不谬予言也。辛亥二月十有三日秋堂并记。”如图:

显然,这时的陈豫锺已熟读孙过庭《书谱》,并完全认同了“……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样的艺术理论,由此,陈豫锺的篆刻从汉印质朴走向典雅,但又不失浑厚之致。陈可惜的是,陈豫锺的生命太短暂了,如果上天再给他三十到四十年的时间,他的篆刻也必定能入化境而完成平正——险绝——平正,而最终进入如丁敬一样的“人印俱老”之境,并最终能使浙派的典雅之路走到极尽。

2、边款的进一步发展

篆刻边款起源于文、何,到了丁敬、黄易手里,已渐渐成为篆刻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到了陈豫锺,边款终于发展到了极致。据说,陈豫锺能累千字于一款(“最爱热肠人”的边款里详细记述:“盖余作款字都无师承,全以腕为主,十年之后,才能累千百字为之,而不以为苦,或以为似丁居士,或以为似蒋山堂,余皆不以为然……”),深得黄易、奚冈称颂,见图:

甚至陈豫锺还明确指出他跟丁敬刻款在方法上的差异,他在”希濂之印“的边款中说:“制印署款,昉于文、何,然如书丹勒碑。然至丁砚林先生,则不书而刻,结体古茂。闻其法斜握其刀,使石旋转,以就锋之所向。余少乏师承,用书字法意造一二字,久之腕渐熟,虽多亦稳妥。索篆者必兼索之,为能别开一径,铁生词丈尤亟称之。今濲水大兄极嗜余款,索作跋语于上,因自述用刀之异,非敢与丁先生较优劣也。甲寅长夏,秋堂并记”。如图:

陈豫锺在边款里记了边款发展史,也记述了他自己刻边款的方法,甚至还很得意地记述了他的边款为时人看重的经历。显然,他刻边款时,就是像写字一样,至于到最后,能写大量的字在边款之中(其实黄易、奚冈的边款,字也不少。),实在是因为他”腕渐熟“的缘故。如果仅从这一点来说,陈豫锺对于边款刻法的的探索到最终的成功,实在是为篆刻边款技法开辟了道路,贡献是突出的。

3、综合修养的强调

认为刻印需要提高综合修养当然不是陈豫锺的首创,明代已有数位篆刻家明确提出(见《印人传》系列的前几篇文章),陈豫锺针对印人的综合修养又作了强调,足见印外修养对于刻印的重要性,他在“莲庄书画”边款里记道:“昔人云,古来无不读书之书家,无不善书之画家。夫画原从书出,而善书又必本于读书。凡其所必读之书,务须焚香独坐,三复得深思。又取古人石刻之可学者,朝夕临仿,形神俱肖。如此则其流露于楮素间者,无非盎然书味也;无非渊然静趣也,无非古人法则也。”如图:

篆刻艺术成就的高低最终取决于一个印人综合修养的高低,陈豫锺也是一位清醒认识到这一点并努力践行提高自我修养的印人。

三、篆刻作品

其实,上面已经列了几方他的作品,下面的作品都有不同程度的放大旨在多看细节,但有些小印,放大后,会略显松散,失去精神,如果需要精确临摹,请购买他本人的正规印谱。

关于陈豫锺,晚清重要印学专家魏锡曾写过一首论印诗:“秋棠师砚叟,自谓得工整。媞媞复纤纤,未许康庄骋。小印极精能,芥子须弥境。(《论印诗二十四首并序》)评价极精准。对于陈豫锺,有两点要再说一下,一是印人要注意保养身体,假如陈豫锺能再多活三十年,其艺术成就如何,会不会成为一人宗师呢?二是现在当前印学界有认为他的边款胜过印面,印面水平较低,其实,形成这种论点的原因是他的边款过于优秀,并不是他的印面不好、水平不高。

(【印人传】之24,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