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尘肺病“诈骗”案后续调查:1人至死未摆脱嫌疑

来源:中国搜索 2018-07-05 10:15:19

因涉嫌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贵州航天医院三名从事尘肺病诊断的医生被拘,引发关注。2016年公安机关就曾拘留该院两名医生,调查尘肺病医生与工人联合诈骗社保资金事件。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曾有7名矿工也因同样事由被拘,矿工与煤矿就尘肺病诊断问题未能达成共识。虽然被拘一个月后即被取保,但有矿工至死未能摆脱犯罪嫌疑。

延伸阅读:不放过骗保者,更不能错抓“尘肺病”矿工

矿工怀疑自己患上尘肺病,并且希望确认后得到相应赔偿,这是法律赋予他们的基本权利,也是整个社会应有的人性关怀。

▲贵州航天医院。 图片来源:贵州航天医院官网

近日,贵州遵义3名尘肺病诊断医生羁押7个多月后获准取保候审。最近据澎湃新闻报道,涉事的绥阳县枧坝镇福来煤矿,至少有7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在3位医生被刑拘前的2016年六七月间,因“涉嫌诈骗”被抓,羁押1个月后均获取保候审,但至今没有得到一个是否有罪的明确说法。

当初3位医生中的2位,是以“涉嫌国家社保基金的经济诈骗罪”立案的,公安机关侦查1年多后,并没有找到2位医生的相关证据,案件被撤销。此后又被以“涉嫌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批捕。其实,前一轮案件被撤销,就已经意味着,企业举报的“诊断医生与工人存在利益关系”无从谈起。

当然,与之相应的,7名矿工被抓时的“涉嫌诈骗”,也就缺少了诊断医生一方“合作伙伴”的关联性。

因此,7名矿工被抓,需要补充确凿的事实证据。他们的涉案性质怎么定,事关法治的严肃性,也关乎当地司法部门的公信力。

然而,7名矿工的案子,到去年6月早已满了取保候审1年的期限,但7名矿工到底有罪无罪,当地相关部门迄今没有给出一个定论。而此中1名矿工从看守所出来之后查出患有癌症,于今年5月去世。至少这一位,已经无法在尘肺病的复诊中确定真相。

这些矿工,当初是所在企业——福来煤矿,指定委托贵州航天医院进行职业病诊断的。如今所涉矿工和医生均否认存在利益关系,此案中途,变更指控3名医生涉嫌“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更是引发“读片差异客观存在”的广泛质疑。

矿工,挣的是辛苦钱。矿工感觉身体不适,怀疑是否患上尘肺病,并且希望一旦确认时能够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获得赔偿,这是法律赋予矿工的基本权利,也是国家、社会、企业应有的人性关怀。

当然,把国家的社保资金用准、用到位,也是相关部门应当担起的重要责任。但立案需谨慎,证据需充分,这是每个普通底层劳动者的人性诉求,也是法治的必然要求。

不放过一个骗保的涉嫌犯罪者,也不能错抓一个申诉赔偿的劳动者,包括完全有可能属于“读片差异”造成的“客观存在”者,是考验司法机关正确行使法治权力的一道严肃命题。

但从种种迹象来看,贵州涉及福来煤矿的先抓矿工、后抓医生案件,显然在尊重科学、敬重法律的程度上有欠缺,程序上有瑕疵。这些矿工从被福来煤矿怀疑“诊断结果存在问题”、到被以“涉嫌诈骗”抓,既没有被安排重新诊断,也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匆匆被关1个月后又匆匆被取保候审。

因此,7名矿工在取保候审逾期10个月后提出“要一个说法”,他们与另外3位被抓7个月获得取保候审的医生的诉求一样,都是合法的权利诉求。

此案涉及人性,更涉及法治的公信力,希望当地司法部门能够拿出符合司法公正的解决方案。尤其是面对底层劳动者的诉求时,更需多一点人性的关怀,不能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久久没个说法。(新京报)

延伸阅读:7名矿工被查出尘肺病没拿到补助金 却被警方逮捕

近日,中国之声关注了贵州三名医生因尘肺病诊断误差被捕一事。2017年底,贵州公安机关以500多例尘肺病诊断错误为由,将贵州航天医院3名医生以“失职罪”起诉,警方认定其诊断差错率高达92%,造成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在贵州航天医院3名医生被刑拘之前,2016天,涉事企业——贵州遵义绥阳县枧坝镇福来煤矿,至少有7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因“涉嫌诈骗”被抓,矿工羁押一个月后获取保候审,目前取保候审已将近两年时间。

身患尘肺病的矿工为何会“涉嫌诈骗”?取保候审将近两年为何又迟迟没有结果?

被诊断为尘肺病,却被公安机关逮捕

煤矿工人任云庆告诉记者,自己当年所在的福来煤矿即将倒闭,他们40个工人因身体不适,去当地的指定检测点——遵义航天医院进行相关检查,自己被诊断为一级尘肺病,但之后,非但没能拿到国家发放的补助金,还被公安机关逮捕。

任云庆:“矿上他不管我们的,我们工人组织体检的,一共去了几批人去体检了,体检出来我们有了尘肺病,后来有了尘肺病就是再回来,医院就讲我们回来开介绍信,开证明书,到这个煤矿就专门出了证明。他讲我们就是诈骗啊,诈骗这个国家的钱呢,我们说诈骗什么?我们也没得到钞票。”

2016年初,贵州贵遵律师事务所律师屠金伟接手一起职业病诉讼案件,福来煤矿19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向所在企业主张自己的权利,希望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获得赔偿。

屠金伟说,在与企业的谈判过程中,企业态度强硬,一直认为诊断结果存在问题,要求组织专家重新检测,作为代理律师,屠金伟同意让工人们找到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但没等工人们进行二次检测,鉴定书却已经出来了。

屠金伟:“那这些职业病都是当时就走上了程序,都委托了律师,最大的疑点就是在这个鉴定书为什么是这个结果?是怎么来的?它里面到底隐藏有什么东西,隐藏有什么秘密?我们不知道。因为按法律程序是应该恢复审理的。但是没有,没有再审理以后,那么中间就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公安机关介入了,就是这个案子的部分人已经涉及到犯罪,所以这个案件就一直终止至今。”

没拿到补助金,却涉嫌“诈骗罪”

本来是劳动仲裁案的代理律师,却遇到了刑事案件。2016年7月,包括任云庆在内的3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被绥阳县公安带走,涉嫌罪名为诈骗。一个月后,另外4名矿工被绥阳县公安以同样的罪名带走。

被带走的工人张元海表示,自己是在福来煤矿建议下进行的职业病诊断,诊断费用还是煤矿提供的。

粉尘沉积的肺部X光造影 网络配图

根据工伤认定的相关规定,这些被鉴定患职业病的矿工,可以获得相应数额的补助金。但张元海称,相关部门将补助金下发到企业后,企业迟迟未能发到他们手上,他们的补助金被一位姓杨的煤矿经理领走了。

张元海:“到了家以后,他叫我们签字,现在是马上领钱,他把钱领去以后,就不给我们,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钱没有到手,骗我们签字以后,全部把社保局的钱拿走了以后呢,就不给我们,只有向公安局反映,不理的。”

经过多次协调后,到2016年6月,张元海陆续拿到了一次性工伤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劳动能力鉴定费,共计约98000元。一个月后,他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拘留。

和张元海拿到补助金不同,任云庆被诊断为尘肺病后,只得到煤矿三万多元补助金,也被公安机关逮捕,在看守所待了30多天后,获取保候审。

他向记者表示,自己原来根本不懂尘肺病是什么,也不认识医院的医生,到今天都没拿到补助金,涉嫌诈骗罪,自己骗了什么,他想不明白。

任云庆:“上面写的是诈骗罪,问我们说在哪个医生一起搞假的,我说我们这医生容易认得吗?能和哪个医生搞假呀?是这样的。我想就是我们那个钞票就是我们是应该得啊,我们是这个国家有这个文件,我们也不是偷的,是不是?我们也不是随便要的,是不是?就这个煤矿,煤矿给我们一点抚养费,就是我们一点血汗钱!”

屠金伟律师告诉记者,在他的代理人中,有的工人甚至一分钱都没拿到,也被警方以诈骗罪调查,这些工人对职业病原本并不了解,更别提伪装、提供虚假资料,直到今天,他也没有看到任何抓捕工人的相关证据:

屠金伟:“只要这些工人他没有去提供虚假的资料。不是说我以串通来去骗取保险基金,它就构不成犯罪呀,有什么理由抓他们的?他们后面查明这些事实都没有啊,取保候审通知解除了,而且解除以后,现在马上就要满两年了,没有任何说法,如果再不通知做出决定,那么就是申请国家赔偿嘛。”

案件的经办方——遵义市播州区公安局回复,案件正在侦办中,拒绝接受采访。(中国之声)

本文来源:新京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