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79对越作战:火炮还没有向后延伸射击,我们便发起冲击了

来源:今日神评 2018-07-05 10:16:22

1979年2月17日晨,我所在的某部三营七连三排与其它兄弟部队一起打响了对越自卫还击战。我排的任务是攻占当面之敌——越军1个加强班扼守的473高地。为了打好这一仗,战前,连排干部多次前出察看敌阵地,选择进攻路线,定下战斗决心。而我们这些小兵,经过3个月的临战应急训练,也已准备就绪,就等上级命令了。

2月16日,命令下来了,我排作为主攻排于傍晚时分进入进攻出发阵地。为了加强我排的火力,我排配属营炮连82无座力炮1门、40火箭筒1具。2月17日晨约5时左右(我当时还是一名战士,按规定战士不能戴手表,所以不能确定准确时间),天还黑黑的,副指导员(姓赖,后因触雷负伤)与排长(姓宋,广东恩平县人,后因触雷牺牲)及我的班长(湖南人,战前由甲类部队调来,后因触雷大腿被炸断)商量后,我们出发了。我所在的八班作为尖刀班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而我随班副为第一战斗小组更是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出发不到半小时,突然,隆隆的炮声响彻大地,真所谓地动山摇,我们哇啦的一下子全卧倒了。这架势我们哪见过呀,战前虽有应急训练,但根本就没有与炮兵一同合练过,头上的炮弹嘶嘶的飞,谁也不知道这炮弹会不会在自己的身边爆炸。就这样伏在地上足有3分钟时间,我们才定下心来,心里也乐了,这炮弹不是打我们的唷!原来,这炮火的其中一部分是为我们进攻越军473高地而实施的炮火准备。不过,这炮火准备实在早了点,此时的我们,离冲击出发阵地还远着呢。我们纷纷站起来,一个跟着一个继续向前推进。前行的路哟根本不是路,密密的树林野藤环绕,加上天黑,一不小心,就有掉到山下的危险,此其一。其二,若不跟紧点,就有掉队的危险,若是掉队哪可就惨了——前进不得(不知方向),后退不能(哪是要受处罚的)!我是一刻也不敢放松、深一脚浅一脚地紧贴在班副身后走。走了约2个小时,我们才好不容易走到了越军473高地右侧半山腰处。

天也亮了,我们隐蔽起来,副指导员与排长随即清点人数。不清点不知道,一清点,吓你一跳!原来,我排配属的82无座力炮的炮兵们不见了踪影,哪是我排最强的火力呀!还有,连长和一台5瓦电台说是随后跟进的,也不知他们身在何方。看来,他们是掉队了。这也难怪,黑黑的天,深一脚浅一脚的,而且一会爬上,一会走下,一会向东,一会向西。况且,负重又是哪么大(步兵单兵负重约50斤,还要轮流扛着班用子弹箱或爆破筒或TNT炸药包或反坦克定向手雷),何况哪炮兵扛着的是一门炮!且马不停蹄地一走就是约2小时,还是没有路的山路,掉队也是情有可原的。但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没有了连长和电台,无法向上级报告我们所处的位置,没有了无后座力炮的支援,我们的火力会大为削弱。正当副指导员与排长及我的班长(因为班长是战前从甲类部队调来,军事本领十分要得,战前的应急训练从单兵战术至小组、班、排进攻演练都是由他来组织的,所以副指导员与排长十分重视班长的意见,有什么事一定找班长来一块商量。不然,我们八班哪能成为尖刀班哟。而我,简直把班长当成偶像。除了班长的军事素质过硬外,班长1.75米身高,国字脸,虎背熊腰,他的一个“立正”,呵呵,百分百一个标准的军人相!)商量着怎么办的时候。突然,越军扼守的473高地纷纷落下炮弹(此时为何会有火炮轰击敌阵地,下文再作交代),只见越军阵地四周炮声不断弹片横飞。见此情景,副指导员、排长和班长当即决定,七、八、九班分左、中、右三路立即向越军阵地发起冲击!哪真是玩命了,在炮弹横飞的情况下,我们竟然向着越军473高地发起冲击。

一般情况下,向敌阵地发起冲击前,会有火炮压制射击5-10分钟。然后,火炮向后延伸射击,冲击部队才发起冲击。现在好了,火炮还没有向后延伸射击,我们便发起冲击了。哪炮弹可不长眼的呀,它既炸越军阵地,也会把我们炸飞的哟!也许妙就妙在这里,冒险是够冒险的了,危险也是大得很,但我们的意图也十分清楚,哪就是乖越守军不备,出其不意,打他个措手不及!何解?通常,防守方作战人员在进攻方远程火炮打击下,一般都会撤入防炮洞躲避,以减少伤亡。正是基于这一点,此时我们发起冲击,越守军根本就不会料到,不会料到也就不可能发现我们并以火力打击,我们的冲击也会顺利得多——尽管我们也有可能被已方炮火击中的危险。待我们冲击至越军前沿阵地的战壕时,我的乖乖,我们无一伤亡!此时的炮轰恰好停了,也就在这时,在我班的右侧响起了激烈的手榴弹爆炸声和枪声,几乎同时,我班的正前方越军一隐蔽部也向我们射出密密的子弹,我们当即举枪一顿猛打予以回敬,班用轻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齐齐向敌开火。

(来源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