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干掉萧柯跟庄公这两个倭寇,才有可能迫使林风改邪归正

来源:播客情感 2018-07-08 11:34:43

殷正茂派官兵在岛上展开搜查,既没有找到海盗船,也没有抓到传说中得海盗,品尝了他们得一坛坛烧酒,感觉像个商团得组织,听说每年还有五万两银子得好处,便没再对他们追究。在临走时,殷正茂对马五等人训诫了一番,又得到了一船得烧酒。官兵走后,罗阿敏再次来找马五商议,认为这么做只能糊弄一时,早晚还得出事,说什么也不能再当海盗了。

马五不敢轻易与林风为敌,通过他这些天得观察,以及对林风手下人得了解,他认为,只有干掉萧柯跟庄公这两个倭寇,才有迫使林风改邪归正。罗阿敏深以为然,为了全家人得命运,不得不跟林风暗中博弈,又给马五出了个主意,让他带领手下得团练兄弟们,以巡逻之名每日出海,到外海去寻找庄公、萧柯等海盗,设法将他们全部干掉。半年多来,蒙浅雪协助办案期间,除了南海海域抢劫商船得案件时有发生,福建跟广东境内倒是十分平静,林风海盗团伙并没在内地闹事,自己继续留在这儿意义已经不大,又因牵挂带儿子回日本得郭奕,而且她父亲仍在猴子秀吉得手中,便主动请缨前往日本办差。

得到批准之后,巡抚衙门帮她联络了一艘商船,船主是老成持重得漳州商人林邵琦,多年来往返于福州、琉球跟萨摩津坊町之间,从来没出过任何事。蒙浅雪搭乘商船前往萨摩,刚驶过台湾海峡,正在甲板上跟船主林邵琦聊天,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头,不知是不是搞错了方向,二人刚到司针房门口,明晃晃得弯刀已架在了他们得脖子上。当场就吓瘫了林邵琦,这时,有得海盗挥舞着钢刀,也有人端着火绳枪冲进了船舱,命令大家全都双手抱头。

为了搞清这伙海盗得来历,蒙浅雪也没轻易反抗,放弃了逃走得机会,像普通得商人一样,抱着头蹲在船舱之中。“各位,大家都不用怕,咱们现在去南澳,带你小子们去喝喜酒如何?”庄公大声问道。大家都知道遇到了海盗,谁都不敢吭声,眼睁睁看着这艘商船绕过台湾岛,朝南海海域驶去。马五带着团练弟兄们到处寻找这伙海盗,很多天过去了,也不知他们跑去了何处?这一日,正在南澳东部海域巡逻得马五,突然发现远方来了一艘大船,便赶忙驾驶快艇迎了上去,在甲板上,他们看见了庄公。

不用说,这是海盗们挟持来得一艘商船,马五急忙命手下得弟兄们做好准备,在登岛之前,策动客商们一起反抗,趁机杀掉这些倭寇。站在船头之上得庄公,忽然发现来了好几条巡逻船,他还以为是来给送信得,便大声问道:“马五兄弟, 俺们可以靠岸吗?”“官府最近还在监视 俺们,暂时不能登岛,等晚上再说吧。”马五答道。庄公信以为真,便命商船驶往南澳岛南部海域,马五得巡逻船也跟了过来,在海上漂浮期间,他带领手下得团练兄弟们登上了这艘商船。

由于海盗得人数太多,马五等人上船后没敢轻举妄动,等他们走进了船舱,蒙浅雪立刻就认出了马五,顿时明白了这伙海盗得来历。马五带着手下人在船舱里转了一大圈,趁着海盗们不注意,他们开始抢劫商人得财物,试图制造混乱得场面,借机杀掉庄公跟萧柯等人,但船上得商人们实在太过老实,全都双手抱着头蹲在那儿,任凭马五等人拿走他们得一切,也没一个人敢反抗。

当马五到了蒙浅雪近前时,他顿时也惊呆了,无论如何没想到,未婚妻得这位好友会在这艘船上,于是,蹲下身来,假装检查蒙浅雪得包裹,低声讲道:“许千户,真对不起!没想到你小子会在这儿,请配合 俺们制造骚乱,趁机杀掉那两个海盗头目,其他得人不足为虑。”蒙浅雪点了点头,刚准备起身配合马五得行动,却被身后得林邵琦把她紧紧地拽住。

马五并不认识林邵琦,但由于林邵琦经常前往首里城经商,还曾到林家烧酒坊拉过烧酒往日本贩卖,所以,他认识这位团练头目。听见了他们二人得对话,林邵琦马上爬到马五得近前,抱住了他得大腿,低声哀求道:“酒坊少东家,这么一闹, 俺、 俺就是众矢之得, 俺、 俺可不想死在船上,饶了 俺吧。”这时,负责监控船舱得萧柯,握着弯刀走了过来,大声问道:“你小子们在说什么?”马五知道,这个计划可能要泡汤,抬手给了萧柯一记耳光,骂道:“不长眼睛得东西!居然劫持 俺们林家烧酒坊得老主顾。”

这时,海盗们全都把火绳枪对准了马五,萧柯咧了咧嘴,知道这位是林风得连襟兄弟,也没敢造次,朝手下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对林家烧酒坊得历史,林邵琦多少知道一些,哭诉道:“少东家,求求你小子,到了南澳之后,船上得东西全归你小子,放 俺们这些人走吧。”马五心想,林风哪能轻易放你小子们走?便没有答话。商船继续在海上漂浮,马五还期望能遇到官兵得战船,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等来官兵。这时候,庄公问马五能不能靠岸登岛,马五也只好同意。商船在南澳后江湾码头靠了岸,趁着海盗们驱赶那些商人之际,马五护送蒙浅雪下了船,悄悄把她送到了罗阿萍得住处,紧接着,岛上来了一大群士兵,把船上得货物往下搬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