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一只鹦鹉不仅能吹莫扎特的乐曲,还能说类似“别笑我”的话

来源:离开明媚的春光伸手 2018-07-08 12:49:08

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与动物的语言沟通不是没有可能的。现在,一些动物学家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成果。一位名叫艾伦的美国心理学家,对一只年龄为13个月的非洲鹦鹉进行了一年的训练。这只鹦鹉不仅能吹莫扎特的乐曲,说类似“别笑我”的话,而且还能辨别颜色,说出80多个它喜欢的东西的名称,并且会用人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愿望。

1989年,在墨西哥的一家教堂里,牧师正在为一对新人主持婚礼。就在新郎、新娘宣读誓词时,牧师的宠物———鹦鹉,却抢先一字不漏地念了出来。从此,这座教堂就增加了鹦鹉代人读结婚誓词的仪式。如果说鹦鹉能流利地说出人的语言还不足为奇的话,那么,狗、象、海豹等动物也能讲人话,就实在是个奇迹。下面就是一些科学家创造的奇迹。在日本,一位名叫藤原帮子的女子,训练了一只8岁的杂交狗。这只狗在她的训练下,能说一些简单的话。

每天清晨,这只狗都会主动地向主人问好。如:“欧哈哟,高扎一麻斯!”(早晨好)当主人上班时,它又说:“撒哟那拉!”(再见)到了晚上,它又会用“昆邦哇”(晚上好)来迎接它的主人。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动物园里,有一只从小被人养大的象巴蒂尔,它也被训练得能说一些简单的话,但它说的都跟自己有关,比如“巴蒂尔是好样的”,“水”,“你给象喝水了吗”,等等。

德国女心理学家卡罗拉通过在玛姆利湖畔的多年观察,破译了野马的“身体语言”,她戴着耳朵与野马交谈并赢得了它的信任。最初,当地农民看到这位妇女戴着奇怪的“帽子”,准备同野马接触时,总会发出一阵嘲讽的哄笑。野马们则一动不动地注视这个奇怪的“入侵者”。这时出现了奇异的一幕,那匹看似马群首领的黑色母马朝卡罗拉走了几步,停住了,突然向后退去,用蹄子刨了几下地,然后又向前走来。卡罗拉头上的“耳朵”向前伸去,这是一个信号。那匹母马知道这意味着“你可以信任我。”野马甚至允许卡罗拉为自己套上笼头。农民们再也不笑了,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奇迹。在美国波士顿市的水族馆里,有一头会说话的海豹吸引了许多游客。它能够对观众说“你好”,还会说“请你离开”,等等。

在世界各地,还有一些通晓动物语言的人。巴西有一个叫弗朗西斯的小男孩就懂得动物的语言。这是一个性格孤僻、早熟的孩子,他唯一的爱好就是跟各种动物打交道,他能将团团围住客人的蜜蜂带回蜂房,甚至还能钻进狮子笼里跟它说悄悄话。巴西的一些心理学家曾访问过他,并亲眼看过他的表演,但对他的“能力”无法做出解释。但是,仍有许多学者认为,人与动物的语言沟通根本没有可能,因为动物说话只不过是机械地模仿,它们根本不可能懂得人类语言的含意,加上声带结构的不同,有许多基本发音它们无法模仿。也有许多科学家对人与动物进行语言沟通抱有很大的希望,努力地做着各种实验。他们认为,有些动物不仅能讲人语,还能听懂人说话的内容,它们能够像人一样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愿望,改变自己的环境,达到与人的沟通。训练鹦鹉的艾伦女士认为,鹦鹉能用学会的语言向人们提要求,这表明鹦鹉至少已在某种程度上懂得了人话的含意,掌握了词汇所表示的概念。美国亚特兰大市莫瑞大学的心理学家们,曾做了一项令人惊叹的动物语言实验。他们设计制造出了一种电脑控制系统,作为人类与猿类之间完全客观的媒介。黑猩猩莲娜在2岁时,被送进实验室熟悉电脑控制系统的键盘。它很快就知道了什么符号会使什么事情发生,并可以熟练地运用机器来提出问题,索取东西。它的非凡的语言能力完全超出了人们的预料。看来,人与动物的语言沟通指日可待。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