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悍将张灵甫上校,重当团长的“淳化镇之战”!

来源:鹰眼看天下 2018-07-12 22:57:14

张灵甫因“杀妻案”被捕押送南京之前,就已经是第一军的上校团长。抗战爆发后,南京军人监狱里的在押官兵,除政治犯以外全部释放上前线戴罪立功,张灵甫也在其列。可是他的老长官胡宗南嫌他事妈,坚决不要了,还好师兄王耀武念其是个猛人,并且在第一军共事时有旧,把张灵甫收留为师部主任参谋,淞沪会战后期才成为部队长,在淳化,终于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第74军在淞沪战役中血战近三个月,表现出色,但部队伤亡近半,第51师师长王耀武(黄埔三期)和第58师师长冯圣法(黄埔一期、原第88师副师长)等人不仅精疲力尽,最要命的是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全军上下满心以为,凭借军长俞济时跟蒋介石的过硬关系,从上海撤下来以后肯定能去安徽整补,岂料俞济时从南京开会回来后宣布:委员长决定要守南京了,叫我们留下。

其实蒋介石也是没有办法,军事委员会几乎所有重将一致反对死守南京,或者最多象征性守一下。因为国军主力大多损失严重建制不全,而日军挟胜而来士气正旺,最主要的问题是南京地型易攻难守,非战之地。自安徽芜湖被谷寿夫第六师团袭占后,日军已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合围而来,整个南京唯一的出口就是通过下关码头到达江北,而长江上还有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第11战队的水上封锁。可是唐生智既然就任南京防卫总司令,高喊保卫首都,蒋介石又不好不给兵。

蒋介石确实想把第36、第87和第88几个德械师和第74军撤下去休整,便去跟白崇禧商量调桂军一部协防南京,白崇禧真急了,桂军六个师在淞沪反击中由于用兵不当伤亡极其惨重,正在大别山整补,就这么点血脉再填进南京,那新桂系算彻底血本无归了。蒋介石无奈,只好把自己的精锐部队留在南京,在唐生智的坚持下,原本拟开往湖南补充的教导总队也加入南京守备部队,总算留了个心眼,把胡宗南的第一军布置在长江北岸,没把所有鸡蛋都装进南京这个篮子。

并非蒋介石不懂军事,实际上他正在用死守首都,来等待“华盛顿公约国”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会议结果,这个会议讨论的就是中日战争问题,而日本干脆拒绝参加,蒋介石总希望国际调停来制约日本侵略这个习惯,是病。

淳化镇在南京城外18公里处,位于句容和南京之间,虽然有些碉堡等国防工事,但南北一线非常开阔几乎无险可守,第51师此时的序列是153旅李天霞部(黄埔三期)和154旅周至道部(黄埔四期),王耀武把301团和302团放在淳化镇内守点,以张灵甫305团置于淳化到南京之间的河定桥一线占领阵地,以邱维达第306团为师预备队,全师兵力经过补充也不足8000人,且有大批新兵。

1938年12月6日,日军吉住良辅第九师团杀至,第19联队长人见秀三大佐2000余众,猛扑淳化镇内,淳化保卫战打响。所谓的“国防工事”就是钢筋混凝土的碉堡等设施,是在德国顾问的指导下修建的,在没有山势掩护的丘陵地带,这些碉堡简直就是日军飞机和平射炮的靶子,日军照例抡开三板斧:飞机炸、重炮轰、步兵冲,第302团死战不退,团长纪鸿儒(黄埔三期)重伤,官兵伤亡1400多人,按第51师当时的兵力估算,这个团基本就算拼光了。

王耀武不服,第二天调上预备队继续招呼,然而日军第16师团当日已攻取汤山,第114师团也派出骑兵绕道攻击江宁镇,侧后被威胁的第51师有被隔绝在南京城外的危险,王耀武又坚持一天一夜后,根据对日军企图的判断,边请示边动作,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撤回南京水西门的命令,同时命令张灵甫团掩护全师转进。对战场形势的把握,临机决断的能力,是王耀武终成抗日名将的基本素质。

重新做回团长的张灵甫上校,以身先士卒的示范作用,试图打造本部的作战气质,组织敢死队抱着机枪发起反冲锋,第305团官兵士气大振,死死顶住了日军的侧翼突击和衔尾追击,至12月8日晚,终于掩护第51师主力安全撤入南京城垣,张灵甫亲手毙敌数名,臂膀受伤,被转移至江北治疗,未能参加南京城区保卫战。客观的说,张灵甫确实是员悍将,不过仅限于战术人才。

南京城破后,第74军军长俞济时的能量得以显现,亲自掌握一只火轮(俞济时叔父兼任交通部长)接送自己的部队过江,根据王耀武战后统计,第51师和第58师突围出来的大约有7000余人,整整两个师人马已经凑不成一个师了,但骨架犹在。1938年4月,第74军在湖北黄陂接受军委会校阅,考评优良,其中张灵甫第305团名列全军第一,恢复元气的第74军随即投入到兰封会战当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