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奇古雅 飞动清宁—略论张建才书艺的美感特征

来源:不染草堂 2018-07-13 11:32:05

艺术简历

张建才,号风薮主人。1962年11月生于河南信阳。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汉俳学会理事,河南省文联委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当代书法篆刻院常务副院长,河南省书画院专业书法家。河南省“四个一批”人才。

书法作品参展于全国第五、六、七、八、十、十一届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五、六、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一届行草书大展,全国第二届正书展,全国第二、五届楹联书法展,全国首届、三届扇面书法展,全国首届隶书展,全国第二届手卷书法作品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展,中国书协成立三十周年会员优秀作品展,首届、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第八届国际书法交流大展,《中国书法》当代中青年60名家提名展,河南省第三届“墨海弄潮”展等。获全国第一届行草书展妙品奖,全国首届行书大展提名奖,全国第二届电视书法大赛二等奖,第四届中原书法大赛一等奖,河南省千秋伟业书画大展一等奖等。出版有《张建才书法作品集》、《张建才书法》、《中国书坛名家手卷系列丛书----张建才卷》、《修己以敬----张建才书法作品集》、《盛世百经·百位名家写心经—-张建才草书心经》等。

曾获河南省青年人才“骏马奖”;河南省首届“五四”文艺作品银奖;河南省人民政府优秀文艺作品奖。中央电视台《中国书法五千年》专题系列片策划,多次担任中国书协有关展览评委及监委。作品被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中国美术馆、中国书法博物馆、中国文字博物馆等多家美术馆及文博单位收藏。

瑰奇古雅 飞动清宁

瑰奇古雅 飞动清宁

——略论张建才书艺的美感特征

蒋力馀

土壤对于植物的生长来说无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文化也是如此。膏壤必生嘉木,名区多出异才。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原书家昂然崛起,前后相属,雄视中州,鹰扬天下。中原书风具有长盛不衰的生机魅力,何以故?山川灵气太郁、文化底蕴太深之故,人才培养多有梯次之故也。在河南中生代的书家中,有位先生近乎是通才式的人物,他妙于书法,善于丹青,耽于诗歌,长于编辑,讷于言而敏于行,深得同道首肯,那就是张君建才先生。论年齿我长于建才,论才能学问不敢望其项背,与其结为文字之交已历七载,诵其诗、品其书,常有清芬难揖之感。

其实建才也很平凡,中等身材,温文儒雅,没有太多的光环,不显山,不露水。他是河南信阳人,1962年生,恰好是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书法复兴期一起成长起来的书家。与其相晤,他很少提及少年时的往事,而从其苍凉静谧的诗风中可以读出他的人生经历和内在情感。艺术不可为伪,没有深刻的人生体验,就不可能产生如此凄美的诗风和瑰奇的书风。建才又仿佛是命运的宠儿,他从基层文化馆馆员干起,1997年调入河南省书画院成为一名专业书画家,之后长期追陪他的恩师张海先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超卓的才华,坚韧的意志,过人的精力,又有名师的指点,诸多因素成就了建才的艺术事业,但他最主要的是凭着坚韧顽强的探索精神,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不断开拓进取,终于成长为一位北国著名书家。

建才的书法扎根于深厚的传统,从篆隶、章草、魏碑、“二王”直到明清人书法,认真临习,穷墨池笔冢之功,然后以张瑞图为突破口实现自我超越,自铸新词,独标清格,凭实力雄立于当代书家之林。论及其艺术创作,名流方家多有言中肯綮之评价。张海先生说:“建才的艺术风格渐趋成熟,找到了既符合传统精神又契合自己个性的艺术语言,在众多当代书家的作品中,我们能一眼认出哪是建才的作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西中文先生认为建才的最大特点是广取博采,能守能变,“守有根基,变有方略,守不泥古,变不失我。”黄玉海先生指出:“他的书法骨力洞息,率真健豪,体法百变,穷尽其妙,读来粲然盈楮,使人如临画境,如闻清香,于轻重交替、起伏跌宕中充分达到感官与视觉的享受。”孟会祥先生盛赞建才的治艺精神:“咬定一家,特别是咬定个性强烈的一家,……习之弥久,而能脱胎换骨,破茧而出,非恒心毅力过人者不能为也。”人生有各种境界,哲学境界主于真,宗教境界主于善,艺术境界主于美。艺术的最高价值是美的创造,美学理想的对象化。从美学角度来考察建才的书法艺术,很清晰地体现出瑰奇古雅、飞动清宁的美感特征。

美在瑰奇。奇与美是密切相联的,建才的书艺体现出瑰奇的美感特征。好奇心是人类最为普遍的心理特征,出奇制胜往往是成功的关键。王羲之喜欢以兵法论书,其实尚奇是兵家美学思想的集中体现。《孙子兵法·势篇》:“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鬼谷子·权篇》:“听贵聪,智贵明,语贵奇。”艺术有相通之处,汤显祖说:“予谓文章之妙,不在步趋形似之间。自然灵气,恍惚而来,不思而至,乖乖奇奇,莫可名状。”(《汤显祖集》)其实艺术尚奇的难度是极高的,那是功力、胆识、才情的综合表达,平庸者莫敢问津。技法不精,识见不高,才情不富,难为奇美,易为奇丑。建才取法张瑞图,是以精湛的功力、卓远的识见、丰美的才情为前提的。张瑞图的书法独具个性,同时也是瑰美的,从来取法者寥寥。张瑞图生活的晚明时代是产生离经叛道式人物的时代,李贽倡言“童心说”,这从哲学、美学的高度对传统进行叛逆与颠覆,这种观念渐渐渗透到书法中来,自然影响书法的审美取向,晚明诸家如黄道周的生拗横恣、倪元璐的凝涩激越、王铎的雄强奇肆,无不是叛逆之心、尚奇之心的艺术表达。张瑞图重学养,弃旧学,勇于创新,他融“二王”与钟繇、“六朝体”于一炉,以此建立一种全新的用笔方式与书法格局。清代秦祖永《桐荫论画》指出:“瑞图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辟蹊径。”梁巘《承晋斋积闻录》:“张二水书,圆处悉作方势,有折无转,于古法为一变。”明代书坛文人才士纵极驰骋,然而姿媚多而刚健少,张瑞图却以断崖峭壁之真书,急湍危石、奇姿横生的行草书力矫时习,另辟新径。

建才学张瑞图能遗形取神,熔以学养,润以才情,取其基因而戛戛独造,其风姿神采是来自张氏而又有别于张氏的。西中文指出建才学张瑞图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把握张氏用笔特点和结体规律,从而向外拓展,融入篆隶北碑遗意,广泛涉猎,终至贯通、升华、蜕变。建才取法张氏主要在行草书,自成高格:攫取瑞图之倔强,掇融朱熹之情采,演绎王铎之酣畅,隐含“二王”之洒脱,又挟以章草之厚磔,再获以流宕,形成瑰玮奇肆的独特书风。品读其行草书《高启·题张校理画》、《朱熹·题画卷》等佳什,起笔先声夺人,以澎湃昂奋的激情倾注而下,上下贯通,一气到底,在牵萦连属中,时出新意,由正入险,化险为夷,折笔刚狠倔强,但不生硬晦涩,在方折的世界中,恰到好处地点缀一些圆笔转势,时中时侧,变化多端,时露时藏,灵动活泼,时重时轻,明快清晰,让读者随着他那神奇诡谲的笔墨时而激动,时而惊叹,时而悲慨,时而愉悦,百味为一,妙处横生。

美在古雅。建才的艺术创作风格独特,个性鲜明,不以狂怪粗砺吸引读者的眼球,显得瑰玮绚烂,高古典雅,体现新古典主义的风格特征。王羲之诗云:“适我无非新。”创新是艺术的生命,但创新必须与求美和协统一。“新”必须以美为前提。当代有的书家受现代派思潮的影响甚深,认为古雅的艺术是滥俗的艺术,尝试以丑怪粗拙示人,以此标新立异,这些先生的探索精神可嘉,但因功力、学养不及,画虎成犬,成就甚微。沈鹏先生论艺,强调原创性意义,但他强调原创并非尚丑,而是尚美,任何情况之下,古雅是不能丢弃的,艺术尚雅是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周俊杰先生说:“时代需要阳春白雪,人民群众不需要那些拙劣的作品。”建才根植传统,以张瑞图为突破口,本身具有原创意义,但他的这种原创仍是以雅为内核的。从其源流分析,张瑞图的艺术是趣尚高雅的,早年的创作是对王羲之—智永—孙过庭一系的承袭,后期的草书奇崛恣肆,与宋四家中的苏轼、黄庭坚和米芾颇为接近,笔画的纵横夸张,结字的收放处理,颇得黄山谷的旨趣,而用笔的洒脱不羁、爽健跌宕、侧纵奇险,与东坡和米芾亦有一种割舍不掉的联系。他以硬峭纵放的笔法,拙野狂肆的结体,犬齿交错的布局,纵横凌厉的气势,形成了吞吐大荒的奇逸书风,但张氏风格的内核仍然没有离开高雅。建才学张瑞图,融进了北碑和“二王”的神髓,对张氏的狂肆和火气进行淡化处理,充满更多的灵气和逸气。

建才的行草书多从篆隶古法中汲取营养,他的隶书功力甚深,这是形成古雅风格的重要原因之一。王羲之论书强调篆隶工夫的重要性,他说:“每作一字,须用数种意:或横画似八分,而发如篆籀』,『穷研篆籀,功省而易成;纂集精专,形彰而势显。”建才的隶书取伊秉绶为本,伊秉绶较多取法《裴岑记功碑》,淡化波磔,纵笔逸宕,字体宽博大气,简淡静穆。建才在胎息伊秉绶的基础上,又引入汉简方折骏爽的笔势,进一步淡化波磔,而加强欹侧荡逸的字势,强化隶书笔墨淋漓的书写意味和参差错落的装饰效果。试读隶书佳品《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以伊秉绶隶书为骨力,化入简牍风神,多蕴张瑞图行草笔意,整体意象如高山滚石、群鳞跃津,茂密飞动,势不可遏。用笔舒展恣肆,能放能收,内含精气,外跃神采,表现出雄浑的气势美和刚健的力度美。略施涨墨,时露飞白,抒情效果与张海先生的草隶相仿佛。如果说将来谁能把张海先生草隶的薪火传下去,建才是极有希望的一位后辈书家。建才的艺术语言还直接取法朱熹。朱熹的书法以典雅著称,明陶宗仪《书史会要》:“朱子继续道统,优入圣域,而于翰墨亦工。……下笔即沉着典雅,虽片缣寸楮,人争珍秘。”读建才的《草书册页·花间一壶酒》,字距紧密,行距宽松,纵横挥洒,跌宕有致,行笔极为迅疾,笔路饱满,笔势完备,在迅猛中见沉着痛快,这种风格很容易想起朱熹的《向往帖》《秋深帖》和《致彦修少府尺牍》。从书境的角度考察建才,他的古雅朗现为浓郁的诗意。建才善诗,对古典诗歌意境的把握甚为准确,能以独特的笔墨语言追蹑载体的情感运动,抒情性极强,书卷气浓厚。书法虽是尚技的艺术,而其本质是抒情,书境与诗歌的意境是相通的,不见诗意的书法算不上高雅艺术。建才的新诗苍凉幽邃的特征比较突出,部分书作诗境与书境契合无间。试读《明人题画诗·野馆空山里》,以纵逸清雅的艺术语言状写野馆幽林、淡云红叶的艺术境界,读来有超然物外之想。

美在飞动。杜甫论诗:“精微穿溟滓,飞动摧霹雳。”从建才瑰奇的书艺中可以读出激情四溅、昂扬飞动的生命精神,他的创作体现出一种飞动的美感特征。书法是表达生命精神的艺术,它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精神的艺术。书法是线型艺术,只有书法的线摆脱了一切羁绊,得以尽艺术家最大的可能去表现节奏、律动,达到了一种抒情的自由,只有在这种理想化状态下的运动和节律,方可能匹配、追蹑载体的情感运动。玄熊对踞于山岳,飞燕相追于差池,宛若盘螭之仰势,翼若翔鸾之舒翮,这永远是书法最本质的美感特征。正如林风眠所说:“艺术的第一利器,是他的美;艺术的第二利器,是他的力。”飞动是力感、气势的艺术表达,是生命精神的具象表现,建才的创作抒情强烈,线条流畅,读其行草书,离而不绝,曳独茧之丝;卓尔孤标,竦危峰之石。龙骧凤翥,若飞若惊;朱焰绿烟,乍合乍散。建才的这种飞动之美独具个性,没有大风卷水、林木为摧的那种狂飙式的纵恣,建才的飞动,多为古藤缠绕,瀑流飞泻,佳丽联袂,杨柳婀娜,是雅化的充满诗意的舞蹈。读其行草中堂《欧阳修诗·野岸溪几曲》,整体意象犹如几株参天的大树巍然耸峙,而被几条虬逸的古藤缠绕着,一片深绿湛发出蓬勃的生机,微风吹来,青藤翠蔓,蒙络摇曳。细观笔法,转换极快、极纯熟,跳脱流畅,如游丝般劲细,仿佛让人感觉到一股精华之气浑浑灏灏从理窟中流出,严谨中含几分潇洒,活泼中蕴丰饶理趣,秀而不媚,繁而不乱,纵而能逸,放而能收。读草书横幅《黄道周诗三首》,这是典型的佳丽联袂式,腾飞的意象仿佛让人看到一轮圆月照耀下的黄河两岸,有百千佳丽在联袂起舞,主体意象令人油然想起曹植笔下洛神的描写: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飘飖兮若轻云之蔽月,髣髴兮若流风之回雪。细审笔法,老练精到,提按有致,笔笔有变化而又十分和谐,笔势委婉飞动,动中取静意,那种势感,那种节奏,如白乐天在浔阳之夜听琵琶演奏,大声处如急雨骤至,珠落玉盘,小声处如幽咽泉流,鸟鸣花笑。高雅与朴厚、飞动与静谧达到有机的统一。

美在清宁。飞跃的生命和静谧的观照构成艺术之二元。品读建才莹如冰雪、静若幽兰的书艺不觉心灵宁帖,世虑顿消。书法是一种养心的艺术,其内核来源于庄禅美学思想,而庄禅美学思想的精髓是冥心真契,恬淡守高。老子说:“清静为天下正。”庄子悟道的方式是“坐忘”、“心斋”,即让心灵归于无物无我的清宁境界。“禅”字的含义就是静思。释家的修炼由戒入定,由定发慧,艺术创作中的神思与禅境的妙悟是相通的。艺术家的创作往往在清宁萧散的境界中寻觅美的踪迹,试读司空图所描绘的诗境:“白云初晴,幽鸟相逐”,“落花无言,人淡如菊”。故苏轼说:“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美学家宗白华说:“静观万象,万象如在镜中,光明莹洁,而各得其所,呈现着它们各自的充实的、内在的、自由的生命。”艺术境界的清宁当然来自技法的精湛,粗率的艺术不可能产生清宁的意境;清宁当然更多的来自创作主体心灵的净化。精神之淡泊,是艺术境界渊然而静、滢然而深的必备条件。建才胸次超旷,技法精湛,博览深悟庄禅经典,为人深藏若虚,谦和儒雅,这为艺术追求清宁萧散的境界创造提供了条件。建才作为诗人,他的书境与诗境是相通的,创作了一定数量的俳句,俳句多为禅意的艺术表达,意境自然是静谧幽邃的。试读建才这样的诗句:“窗外景色佳/春风多情起飞花/悄然入我家/”(《春日即景》)“遍地野花香/青草掩映蜂蝶忙/雪山伴云旁/”(《游新疆昭苏草原远眺天山》),这样的境界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主客为一,物我为一。

建才的楷书功力甚深,试读其小楷扇面《夜来诗酒兴》,以清穆萧散的语言,灵和飘逸的意象来状写“鹊惊随叶散,萤远入烟流”的艺术意境,给人以嗒然丧我、超然物外之感。细观笔法,在正书中掺以简牍遗意,深得张瑞图小楷《心经轴》之神采,变化开合端谨有序,方正严整,清秀爽朗,空灵而不觉松散,瘦劲而不显纤弱。行草书属于动态书体,但那龙飞凤舞的线条往往能把读者带入心灵的宁静。刘熙载说:“正书居静以治动,草书居动以治静。”刘氏特别强调书境是心境的物化,草书要在疏瀹五脏、澡雪精神之后才能进入书写状态,他说:“欲作草书,必先释智遗形,以至于超鸿蒙,混希夷,然后下笔。”试读建才的草书扇面《明人题画诗·江云如雪树高低》等佳品,气韵高古,肌丰骨秀,深蕴二水、觉斯馀绪而出以新意,结字奇伟,翩翩若动,长于使转,清劲流宕,确已臻至“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由境界,字与字之间联络紧密,每一行仿佛一笔到底,将内转之气尽可能外化,从而在视觉效果上能直接感受到那流动的气势,淋漓洒脱,仪态万方,读来仿佛如瀑流飞泻,将胸中俗虑洗涤殆尽,油然而生仙风扑面、波澜不兴之感。

瑰奇古雅,飞动清宁,可视为建才现阶段书风的大致概括,实际上建才的书风还有更丰富的内涵,限于篇幅,不加赘述。建才妻毫子墨,以执着的精神勇攀艺术的高峰,以独特的艺术语言抒写壮怀逸气,取得的成就是令世人瞩目的,而建才能澹乎若深渊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将在不断超越中前进。

作品欣赏

本文编辑:韩韩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