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1950年的经典电影你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看,但故事大纲必须知道

来源:电影同学 2018-07-31 23:26:34

《罗生门》是一部电影,但也成为一个俗语进入现代人的日常语境里。不仅在日本和中国,在英语中rashomon一词也广泛被使用。即使没查过字典,或问过别人,我们也大约知道“罗生门”一词的含义——一种当事人各说各话,表述不一,真相不明的情况。

1950年由黑泽明执导,三船敏郎、志村乔等主演的这部电影,恰恰以这种情况为原型拍摄。罗生门是电影中一个破败城门(京都正南门)的名字。

故事发生在古代京都,一个流浪武夫在山中偶遇一对夫妻,他看上貌美的妻子,并强占了她,之后发生了丈夫被杀的事,最终武夫多襄丸被抓。

在主审官面前,多襄丸、妻子和通过女巫回魂的丈夫分别叙述了事件经过,但他们的表述却截然不同。

多襄丸的版本里,妻子是个凶恶的女人,一心想诛杀自己,但被强暴后却提出他和丈夫二人必须死一个的请求,因为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多襄丸本不打算杀死丈夫,眼下只好与丈夫决斗,经过一番激战后杀死了他。多襄丸还强调二人势均力敌,自己是被逼无奈才杀人的。

妻子却说出另外的版本。旁人眼里外表温顺的她哀婉地述说道:多襄丸强暴她后大声取笑自己和丈夫,两人羞愧得无地自容。暴徒狂笑着离开后,丈夫开始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让她感到全身冰凉,因为那憎恶的眼神异常冰冷。她哀求丈夫杀了自己,可丈夫的双眼依旧死死地盯着自己,当她从晕厥中苏醒时才发现匕首已经插在丈夫的胸膛。她跳进池塘求死,但怎么费劲也无法如愿。

除了两个活人,死者也通过女巫说话。他的故事里多襄丸玷污妻子后提出要娶她。妻子不仅答应了还让强盗杀死自己。这个匪徒却没有照办,反而为自己感动愤慨,想了结妻子,混乱中妻子大叫着逃走了。纵然多襄丸给自己松绑,羞愤不一的他还是用匕首自尽。

三个当事人,死的死,惊的惊,各执一词,却无法给旁观者一个真相。而故事还有第四个版本。声称最先发现尸体的农夫其实目击了全过程。

他在罗生门躲雨时讲出他的版本。强暴后,多襄丸低声下气地请求夫人做自己的妻子,但她却只顾着哭,一言不发。她割断绑在丈夫身上的绳索,似乎要二人决斗来定夺。可丈夫却退缩了,说不愿意为她冒险,还指责她应该自我了断。在妻子一番对他们软弱的责难激将之后,二人最终短兵相接,丈夫被杀。农夫看到那把镶满珍珠的匕首,见财起意据为己有,因而在主审官面前也没能将实情和盘托出。

一个故事听和看四遍却一点也不乏味。因为不仅每个故事情节不一,感情色彩也迥异。似乎农夫这个旁观者的版本更接近事实,但其余三人的表述却更耐人寻味。

电影里的三个故事都极力站在叙述者本身的立场,故事里的自己是果决的、正义的、勇敢的,而别人都是自私的、卑鄙的、猖狂的。

多襄丸的版本里,自己是正义的,没打算杀人,是妻子挑拨离间他才动手的,这个女人下贱又淫荡。

妻子的故事里,自己最无辜,多襄丸是残暴的,丈夫是无情的,而敢于赴死的决心和行动又说明自己是贞烈的。

丈夫的叙述中,一切因归罪于妻子,这个荡妇明示暴徒杀自己,先后遭到羞辱和背叛的他果断了结自己,他很勇敢。

对于这一点,电影里的台词如是说:“因为人们太脆弱了所以才撒谎,甚至对自己撒谎。

谎言从人类诞生不久兴许已经出现,而对现代人来说,几乎会说话之后,大家就开始说谎。有的为了利益,有的为了虚荣,有的为了避祸,而有的就像电影里讲的,因为脆弱。我们脆弱,因为我们不敢面对自己的错误和缺点,我们脆弱,所以我们用谎言来欺骗别人和自己。

而历史何尝不是这样呢。任何当事人所描述的现场和事件经过都不可能完全客观,他们都在潜意识里给自己加了光环和滤镜,就像现在人们发朋友圈一样。所以才有了“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成王败寇”等等说法。

《罗生门》所要传达的不仅仅是谎言和自我美化,还有深层次的人性。故事里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光明磊落的,他们都有自己的缺陷,却不敢对别人说出真相,他们在那场危局中都想到自保,最后满盘皆输。

电影最后农夫见到被遗弃的婴儿,竭尽所能要抱回家养,是他的良知提醒自己赎罪,他偷走了镶着珍珠的匕首,在罗生门下他为曾经的堕落反省。雨停了,农夫抱走了小孩,预示着生活将继续,人类的良善也不会泯灭。

罗生门会不断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永远,永远不会有真相。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