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的下课铃响起后,静悄悄的教室里顿时像炸了锅一样!

来源:看蚂蚁搬家 2018-08-08 13:55:50

叮铃铃的下课铃想起后,静悄起的教室里顿时象炸了锅一样。只见一个大高个子的男孩子高喊一声:“放风时间到了,又去撒尿的没!”一句话引得男生们哈哈大笑起来,而女孩子有些腼腆的羞红了脸低着头。

他旁边的一个女孩子用力扯了下他的衣角说道:“萧凡,你文明点行不行!再说我们这是学校,又不是监狱什么防风不放风的!”

“晴妹纸,我觉得这够文明的了啊,这学校我觉得还不如监狱呢,再说你不撒尿吗?”萧凡笑着问道。

一句话让孟晴脸羞红的都能冒火一般,气的拿起桌上的课本狠狠的敲打着他的头,吓得萧凡双手抱头大喊救命,其他同学都看着他们在那里嬉闹,没人来劝不说反倒跟着起哄。

孟晴气的趴在桌子上,不敢抬头看别人。萧凡见她停手后又来了精神,凑到她耳边问道:“晴妹纸,那请教下你撒尿应该怎么说才算文明?”

“萧凡,你无耻!”孟晴说完站起来就跑了出去,其他男生都在那里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而萧凡得意洋洋的环视了下四周的同学们,居然厚颜无耻的拱手道谢。

这时一个胖子走上前说道:“凡哥,放学我们去金帝网吧吧,听说他们那里这几天艺校的很多美女经常去那里玩劲舞!”

“冬瓜,看来又是一帮弱智妹,这都傻年月了还玩那么弱智的游戏,不过去看看也无妨!”萧凡笑着说道。

不一会上课铃响了,只见孟晴哭红着双眼走了进来,默不作声的坐回到座位上。萧凡凑过来小声说道:“怎么了,晴妹纸生气了,开个玩笑至于这么认真吗,我给你陪不是行了吧!”

“我才懒得跟你这样的人斗气呢,别说话了老师快来了啊!”孟晴看都不看他一眼。很快老师走进来讲起课来,这时的萧凡又老实起来,瞌睡虫也就跟着来了,拿起一本书挡在面前就呼呼大睡起来。

总算是熬到放学了,萧凡立马蹦起来喊道:“兄弟们,跟我杀进网吧,屠戮艺校美女们去!”

说完就见几个他的狐朋狗友们随着他跑出教室,孟晴在后面追着喊道:“萧凡,你的作业还没做呢,怎么就跑去上网吧!”

萧凡头也不回的喊道:“晴妹纸,帮我做完作业明天请你吃早餐!”气的孟晴在后面直跺脚。其实两个人从小是在一个胡同里的邻居,从小学一直到现在的高三,都是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同桌。

可这个萧凡自小就不喜欢约束,更听不得老师的教诲,顶撞老师不说如果不是孟晴平时帮他完成作业,考试前给他开夜车的话,恐怕他连初中都上不完就被赶回家了。

后来两家人都搬进了楼房里,联系也少了很多。机缘巧合的是,高中报到的时候敲好萧凡的父亲的同学正是年级主任,恰好看到孟晴也在这所学校就好说歹说又把两个孩子安排在一个班级里。

萧凡他们来到金豪网吧后,各自拿好上机卡后四下打量一番后,就见艺校的几个小女生坐在一个角落里正霹雳扒拉的玩着劲舞正欢呢。

冬瓜上前说道:“凡哥,就是她们怎么样,还算不错吧!”

萧凡看了几眼后说道:“前突后厥还算可以,走上去会会她们!”说完朝着女孩子们走过去。来到近前后看了她们几眼后,人家丝毫没搭理他精力全在游戏里。

看了看她们所在区的房间后,萧凡登陆进去利用自己会员特权把其他人踢出了房间。和这几个女孩子呆在了游戏房间了,挑衅般的说道:“怎么样,美女比试一下,谁输了谁就请客怎么样?”

女孩子们不甘示弱的嚷道:“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主,敢跟我们叫板不知死活的家伙,比就比!”说完就跟随着音乐节奏,步伐丝毫不差的进行着。

没想到节奏越来越快,萧凡轻蔑的说道:“就凭你们还嫩!”说完最后一个漂亮的连击,总算是胜出她们这帮女孩子。

“愿赌服输,怎么样美女们该请客了吧!”萧凡在游戏里说道。没想到这几个女孩子抬起头会意的点点头,一起说道:“姐妹们,我们回家了啊!”说完都纷纷关闭游戏就想下机回家。

萧凡早知道她们会这样,站起来说道:“怎么着,美女想要反悔是吧!”几个女孩子一看原来和她们比试的人就坐在旁边,一看是他一个人笑着说道:“反悔又能怎么样,还怕你不成,我们走!”

这时冬瓜他们站起来走过来围在萧凡身边,笑嘻嘻的说道:“欺负我们人少是吧!”女孩子们一看她们这么多人,也知道在想赖账也不行了,只好气呼呼的说道:“不就是吃饭吗,行扎啤管够肉串可劲吃行了吧!”

萧凡他们笑着说道:“这还差不多,美女们走吧!”说完就离开了网吧就近找了家烧烤店,点好啤酒肉串,甩开腮帮子就吃了起来。

越喝越起劲,没想到这几个女孩子诡计多端,一直劝他们多喝而自己只是吃肉串,很快这帮男生们就开始有了醉意。

冬瓜他们几个尿急组团上厕所了,就剩下萧凡一个留在这里。几个女孩子见机会来了,彼此使了个眼色后就见一个女孩子说道:“帅哥,我们上个厕所您没意见吧!”

萧凡此时也喝的有些醉意,只是怕自己也去了厕所这帮女孩子就会趁机跑掉,所以才留下来看着她们。可此时她们说要上厕所总不能让人家尿在裤子里吧,倒也没想别的。

挥挥手说道:“去吧,我们很人道的啊!不对,怎么你们都去啊?”这才看清楚这帮女孩子都站起来想要走。

女孩子说道:“怎么你们帅哥们一起去就可以,我们就不行吗?”

萧凡想了想反正冬瓜她们也在卫生间,男女卫生间就隔着一道墙也不怕她们趁机溜走,于是说道:“那能够呢,不过就是怕她们这里的卫生间不大,你们也不够用!”

“这个就不用你*心了啊,姐妹们我们走!”说完就佯装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还不时的回头看看萧凡,见他回过头去之后几个女孩子飞奔出去,早已经跑到马路对面了。

等到冬瓜他们回来后问道:“凡哥,她们呢?”

萧凡看了看冬瓜他们说道:“她们也去上厕所了,你们没看到她们吗?”

“没有啊,我们出来的时候偷偷看了眼女厕的门是开着的啊?”冬瓜说道。萧凡一听拍了下大腿说道:“我勒个去,坑爹啊。我们被耍了啊!”

这时他们才回过神原来被这帮丫头片子给放鸽子了,“兄弟们,没办法这个仇我们记下了,先凑钱把饭钱给结了啊!”萧凡说道。

众人说完听完也觉得没办法了只好如此,都纷纷从裤兜里掏出身上全部的钱,最后还是少十几块钱。老板一看他们都是学生,也不好太为难他们只好自认倒霉让他们走了。

他们各自回家,回家路上萧凡也觉得太郁闷好,总觉得比饭菜吃出个苍蝇还难受。心里这个悔就别提了。走在路上死命的盯着路面,念叨着能够捡到个钱包也算安慰下自己。

拐进小区后,不经意间看了眼漆黑夜里的草坪中有个亮光,心想那是什么好奇的走过去。蹲下身从草丛里捡起了一条项链。

心里暗喜老天果真垂爱,看他穷途末路给他一个意外之财。蹲在那里还悄悄的看了看四下,幸好没有人,站起来迅速把项链紧紧攥在手心里,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好似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怦怦乱跳也顾不上仔细端详。

一路小跑回到家中,悄悄打开房门后看到家里一片漆黑知道老妈已经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走进来,悄悄带上房门就钻回自己的卧室。

打开台灯,伸开手心仔细端详起来。项链很细,细的比头发丝略微粗一些,一不留意稍微用力都觉得能把这项链给攥断了。

项链就象是一条颈链一样,萧凡看到这项链心里有些失望,心想这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但看到挂坠的时候又来了精神。

细细的项链和这个挂坠真的不协调,挂坠好似两个心交融在一起一样,而两个心上各自有只小眼睛一样,而那小眼睛一个是黑色宝石,一个是红色宝石。

顿时让萧凡来了精神,心想项链值钱就值钱在坠上,而且这个挂坠真的很特别。翻过来后注意到上面写着几个看不懂的文字,也不知道是哪国语言。

打开电脑,就开始按照文字的样子查询起来。可搜索半天也没找到答案,而且也没找到挂坠上的宝石是啥。

越看越觉得好似地摊上十块钱能买三条的那种便宜货,本来赌输了钱心情就够郁闷的,好容易遇到个意外惊喜,还又被泼了冷水,气的一下子把项链扔在了书桌上,关掉灯倒在床上就准备睡觉。

可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扭过头突然看到桌上有两道亮光在漆黑夜里格外扎眼。睁大眼睛仔细看着,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刚才捡回来的项链挂坠发出的光芒。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