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心最》只知将会引起爆炸,但是具体如何,破坏性有多大! - 今日头条

《明月心最》只知将会引起爆炸,但是具体如何,破坏性有多大!

来源:左手写情 2018-08-09 09:31:48

慕容襄楞在了当场,呆立半晌,方才喃喃说道:“这样的好东西,只是用来炸开一条出路,真是太可惜了……”但是这样的东西,若是派上更大的用处,这个世界,还不天翻地覆?

“子非,你是说,这古怪的黑水,能帮助我们找到出路?”冷君毅闻听少年话语,有些不信。

“抓紧火把,不能靠近?什么意思?难道这黑水不能沾火?那么如果沾上,将会怎么样?”风御庭上前一步,一个弓身,手指过去,蘸了一点起来,凑到鼻尖嗅了嗅,疑惑道:“这应该不是谁,而是……”

“是油,一种颇有威力的油!”慕容襄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接口道:“少许倒也无妨,但要知道,这里是一口深不见底的油井,一旦与火碰上了,后果不堪设想!再是不济,也是惊天动地的震撼!”

转身过去,迎向洞外的众人,欣慰一笑:“诸位,看来这里已经呆不长久了,我们谋划准备一下,早些出去吧,那地面之上,已经不知乱成什么样子了!”

一行人回到那歇息原处,听得慕容襄简单说了下计划,虽也不甚明白,总是将任务分配下去,收拾了随身物事,又寻来材料做了几十支熊熊燃烧的火把,分到众人手里。

慕容襄想了想,又在自己的腰间一阵摸索,好不会,才面露微笑,低低说道:“幸好,还留了一颗救命的!”手掌摊开,掌心之中,是一颗银光闪闪的子弹!

取了掌心雷出来,装弹,上膛,动作优雅流畅之极!

将手枪递到风御庭手里,比划一阵,指点道:“御庭,你等下就对准那洞口,按下这里!”

“这般自信骄傲的模样,那个殷蓝衣,画得真好……”风御庭喃喃的道,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少年,想起昔日在别离宫中看到的那一幅画,时至今日,心中仍是有些泛酸。

慕容襄微微一怔,瞬间反应过来他话中所指:“那不是他画的,是别人……”看了看身边的诸多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哥哥的事情,以后找机会再跟他说吧。

走道石洞洞口,慕容襄倏地站住不动。

“等下!”心底忽然有丝不安,自己是不是把形势估计得太过乐观了?这样的试验,毕竟不曾亲自做过,凭什么就如此笃定,这计划之中的爆炸能够让众人平安脱险?qq

“大家听我说,对于方才所说的计划,我只是头回尝试,先前并无成功经历,所以等下一定要小心,毕竟这威力到底有多大,我自己也是说不清楚的!”有些沮丧,好多东西都是会而不精,知晓一点皮毛,一点常识,就是没办法深入进去。

只知将会引起爆炸,但是具体如何,破坏性有多大,心里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是,形势不等人,如果这个机会都不予抓住,一朝天子与大军统帅久困于此,却必将引起军心动荡,天下大乱!

“别这样,我们大家相信你,也会小心谨慎,不会有事的。”几名男子纷纷安慰道,心思笃定,若是真有危险,不消谁说,自然都是护住少年要紧。

慕容襄点了点头,正色道:“那好,按先前的计划行事,大家千万小心!”

说完,拉着轩辕霁云飞速朝密道通畅的那一头大步奔去。

眼见他们两人已经跑来到安全的位置,远不可见,其余三人跃上石壁,对着那洞口,静静立着,目光炯炯。

“着!”风御庭又等了一会儿,这才一声清啸,对准那洞口中黑水涌流之处,叩响扳机,枪声砰然响起,与此同时,冷君毅与莫若尘手里的数支火把闪电一般地尽数掷出。

子弹刚一射出,火把尚在空中,几人已是按照慕容襄先前所说,身形顿起,几个空中翻腾,闪电一般,飞速朝来路退去,电光火石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一跃。

只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大地颤抖,地动山摇,巨石翻滚,耀目火光冲天而起

洞顶,瞬间垮塌,强大的气流与灰白的烟雾四溢。

慕容襄与轩辕霁云已经跑出有一里多距离,相距甚远,饶是如此,也是不堪局震,只听得背后轰然巨响,下一刻,便被轩辕霁云紧紧抱在怀中,护在身下,觉得身上巨震,五脏六腑都是随之震动,仿佛被生生移了位,那爆炸之声震耳欲聋,大得惊心动魄,大得不可思议!

糟糕,这黑水,竟然比她估计得还要多!

这破坏力,也是远远大于她的想象!

原先只是想炸开一条出路,没想到,这密道竟是毁去了一大半!

他们三人,落在后面,会不会有事?

恍惚间,喉咙一口腥甜涌出,溢出嘴角,头一偏,顿时陷入昏迷之中。非~凡~球~球~手~打

也不知过了多久,烟雾消散,尘埃落定,世界重归宁静。

“子非,子非……”轩辕霁云低声唤着,轻轻摇晃着怀中的少年,连唤数声,少年都是悄无声息。

怎么回事?

自己不是已经尽全力在保护他了吗?

有什么事,也应该是自己受伤啊,怎么会是他,怎么能是他!

“子非!你醒醒,你说话啊!”恐慌之中,声音愈显狂乱,方才还生龙活虎,神采奕奕的少年,他的身子竟是冰冷至此,奄奄一息!

他死了吗?

这个神一般的少年,这个自己爱了十年,也盼了十年的少年,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自己了吗?

冰冷的泪落在那满是尘土的小脸之上,一滴,又一滴,逐渐连成一片。

“子非……你不是说我是真龙天子,福祉连绵吗?既然如此,朕不准你死!不准你死!”紧紧握住那单薄的双肩,不敢再看那唇边淌出的一抹殷红,用尽全身力气,低喊出声:“你不可以死,不可以……没有朕的旨意,你必须活着,好好活着……”

“子非,你不可以离开朕,不可以!这一切,都是朕的错,都是朕的错!朕不该那样盲目的追你而来,来了却不能好好保护你,朕太渺小了,太无能了,朕束手无策,朕无能为力!子非,朕发誓,朕会努力变得强大,比那蒙傲更加强悍,你等着,你一定要看到,朕会做个万世瞩目的君王,会做个睥睨天下的君王,总有一天,朕会有资格,有能力拥有你……”

咦,怎么回事?

脸上冷冷的,湿湿的,不断有水滴下来,天上下雨了吗?

慕容襄昏了一阵,又迷糊的转醒过来了,一时之间,胸口隐隐作痛。

球球艰难的睁眼,见得上方那清俊儒雅的面容,俊目之中满是晶莹,不禁有些呆滞,喃喃道:“皇上……你……怎么哭了……”

正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忽然闻得身下传来那微弱的嗓音,轩辕霁云先是一怔,再对上少年迷离无辜的眼神,接下来便是大手一张,将那柔软的身子紧紧按在自己怀里,一时之间,喜极而泣:“子非,子非,你醒了,你醒了!你没有抛下朕!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朕知道你不会离开朕的,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回来的!”

哦,难怪他这样悲痛,原来竟是以为自己死了吗?

这个霁云啊,真是重情重义的男子!

心里涌起一阵感动,朝他虚弱的笑了笑,柔声道:“皇上放心,子非是神子,神子,是天神之子,是不会死的……”

呵呵,有死神哥哥暗中佑护,遇事总能逢凶化吉,安然无恙。

慕容襄静静的倚在他怀中,歇息了一会儿,突然见得周围混乱的情景,心里咯噔一下,狂跳起来——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那么,其他人呢

他们去了哪里,为什么还不出现?

自己和轩辕霁云倒是远离了那爆炸之处,可是那三人,却是近在咫尺!

就算是武功再高,内力再强,但毕竟是凡人,是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状况,心急如焚,挣扎着,便要起身。

“子非,你受了伤,别动!不要乱动!”轩辕霁云伸手按住,急切道。

“不行,他们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还不出现?我要去找他们,我要去找他们!”慕容襄又急又怕,侧身看去,只见周围已是天翻地覆,似乎整个地面都被翻转过来,一片狼藉,乱石碎渣之中,隐隐有暗红的血迹,却无半点人声。

天地间,万籁寂静,一切都像是停滞了一般。

死亡的气息,一点一点,一丝一丝,在空气之中散发开来。

埋在他的胸前,压抑不住的饮泣之声仿佛是从破裂的胸腔之中传出来:“他们出事了,是不是?他们没有跑出来,是不是?老天,都是我的错!怎么办?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子非……”轩辕霁云正要开口,忽然听得远处传来铮铮马蹄之声。

尘土飞扬,大队人马疾驰而来,行至近处,那为首的两人,却是傅泰和向建!

两人跳下马来,飞身上前,当即拜倒在地,异口同声道:“臣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侯爷,向将军,不必多礼!”轩辕霁云朝两人随意的摆了摆手,转头过去,急着安慰怀中的少年:“子非,别担心,我们的人马已经到了,朕这就让他们去找冷将军他们!你放心,朕向你保证,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听着他的话,又见着傅泰等人,终于心安了一些,微微点头。

傅泰与向建得令,赶紧安排手下,在那废墟当中一点一点的寻觅线索。

那众多士兵,听说是冷君毅一行有可能被埋在那瓦砾之中,不论骑兵步兵,不论职位高低,一声令下,便是争先恐后的扑上前去,用长枪,用铁镐,甚至是用双手,在那凌乱不堪的碎石之间抛来找去,不时的喊着:“冷将军!冷将军!”

已经逃离险境了,皇上也是安然无恙,毫发无伤,这些人,到底在哭什么?

呵呵,原来哭泣是一件好生容易被传染的事情,不知不觉,她也是泪流满面。

视线模糊一片,不住的去揉,狠狠的去抹,却仍是止不住那夺眶而出的冰冷泪花。

朦胧之中,依稀瞥见,那一身熟悉的银色铠甲,已经被鲜血染红,艳美如花

“君毅!”心口剧痛,狂呼一声,便是昏厥过去

沉睡之中,似乎有人在低低叫着自己的名字:“子非,子非!”

恍惚间,却是回到从前,在北锦的街头,那扬起的马蹄,眼看就要踢上自己的身子,忽然间,被人拎在半空之中,阳光般的神采,英挺威武的面容,又一次呈现在眼前:“你不怕我么?你是哪家的公子哥儿”

忽又到了群山之巅,男子脱下外衫,披在自己已然冰凉的肩上,并肩而立,指点江山“子非,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记住,身为男人,身上流淌的是热血,心里燃烧的是激情”

正当热血沸腾,豪情万丈之际,箭声骤然在耳边回荡,绵长,忧伤,且破碎。

一曲告终,男子的声音却是冷冷响起:“若是爱我,就给我你的全部身心,少一分都不行!我冷君毅堂堂男儿,这样残缺不全的爱,我宁愿不要!你听着,是我放弃你!是我不要你!我们之间,便是恩断义绝,再无瓜葛”一巴掌甩过来,那火辣辣的痛楚,从脸上,痛到了心里

君毅,不要走,不要离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