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登基后不久,就大搞建设、修运河,为何短短几年就灭亡了? - 今日头条

隋炀帝登基后不久,就大搞建设、修运河,为何短短几年就灭亡了?

来源:小文趣读历史 2018-08-09 16:45:35

隋炀帝登基后不久,章仇太翼就对他说:“陛下是木命,雍州是破木之地,不可以久住。有谶言说:‘修葺洛阳还晋家。”炀帝非常赞同,就于十一月驾临洛阳。然后初四日,他征发数十万男丁挖掘沟渠,从龙门东接长平、汲郡,抵达临清关,然后渡过黄河,直抵浚仪、襄城,直到上洛,并设置关防。二十一日,炀帝下诏在伊、洛修建东京。

隋文帝末年,群臣中有人说林邑(在今天的越南中部)多奇珍异宝,于是在公元605年,炀帝就派刘方率领水军攻打林邑。刘方攻破林邑国都,在石碑上刻下功绩而还,但是土卒大多患上脚病,死了十之四五,刘方也得病,死于归国途中。

三月十七日,炀帝下诏,让杨素和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营建东京,每月征发劳役二百万人,并且把洛州城内的居民和各州的富商数万户迁去充实东京。随即又下诏命宇文恺和内史舍人封德彝等人营建显仁宫,南面接着皂涧,北面跨着洛滨,征发长江以南、五岭以北的奇材异石,全都送去洛阳,还征求海内的奇花异草、珍禽异兽,用来充实皇家园林。二十一日,命令尚书右丞黄甫议征发河南、淮北各郡百姓,前后一百多万人,开凿通济渠,从西苑引谷水和洛水到黄河,再从板渚引黄河水经过荥泽到汴河,然后从大梁以东引汴水到泗水,进而抵达淮河。征发淮南十多万百姓开凿邗沟,从山阳到杨子进入长江。通济渠宽四十步,渠旁都修建御道,种上柳树,从长安到江都,沿途设置离宫四十多处,这就是著名的大运河三十日,派遣黄门侍郎王弘等人前往江南,建造龙舟和其他种类船只数万艘。东京官吏督促劳役非常严格、急迫,服役的男丁死了十之四五,相关部门用车辆装载尸体,东到成皋,北到河阳,络绎不绝。炀帝还在东京建造天经宫来祭祀文帝。五月,炀帝又营建西苑,方圆二百里,苑内有海,方圆十多里,建造蓬莱、方丈、瀛州三座山,高出水面百余尺,山上盖满了亭台楼阁,宛如仙境。北面有龙鳞渠,蜿蜒流入海内。沿渠建造十六座宫院,大门全靠临着渠,每院都由四品的夫人掌管,楼堂观阁,极尽华丽。宫内树木在秋冬季凋落,就把彩绢剪成树叶编在树枝上,色泽陈旧后即刻换上新的,如同阳春三月一般。池沼内也用彩绢剪成荷、菱等水生植物,当炀帝想乘船游玩的时候,就凿开冰,把这些东西布置好。

八月十五日,炀帝前往江都,从显仁宫出发,王弘派龙舟相迎。十八日,炀帝乘坐小朱航船,从漕渠出洛口,登上龙舟。龙舟分四层,高四十五尺,长二百丈,顶层建有正殿、内殿和东西朝堂,中间两层有一百二十间房屋,全都用黄金、美玉装饰,下层是内侍居住的地方。皇后则乘坐翔螭舟,规模比较小,但装饰毫无差异。另外还有九艘浮景船,分三层,都是水上宫殿。还有漾彩、朱鸟、苍螭、白虎、玄武、飞羽、青凫、陵波、五楼、道场、玄坛、板艙、黄篾等数千条船,乘坐嫔妃、诸王、公主、百官、僧尼、道士和外国客商,以及装载内外各部门进献的贡物。一共动用拉船的民夫八万多人,其中挽漾彩级以上的九千多人,称为“殿脚”,都身穿锦绣袍服。还有平乘、青龙、艨艟、艚緩、八棹、艇舸等数千艘船,供十二卫的士兵乘坐,同时装载兵器、帐篷,由士兵自己牵拉,不配给民夫。各种船只首尾相结,二百多里,光彩照耀山河,骑兵在两岸护卫行进,旗帜遮蔽了原野。所经过的州县,凡五百里内的,全都必须献上食物,多的一州需要供应数百车,全都是山珍海味。嫔妃们都吃腻了,快出发的时候,就把食物扔掉埋起来。

大业二年(公元606年)二月初一,炀帝下诏让吏部尚书牛弘等人商定新的官服和仪仗制度,也极尽奢华。各州县被要求进献羽毛,百姓被迫捕鸟,无论山上水中,到处都是罗网,各种禽类只要羽毛漂亮可用的,几乎全被逮光。制作服装、器具的工匠有十万多人,花费金银钱帛数以亿计。三月,炀帝离开江都,四月回到东京洛阳。十月,在巩县东南原野上设置洛口仓,修建仓城,周围二十多里,开凿三千个粮窖,每窖可以容纳八千石粮食,共设置监官和镇守士兵一千人。十二月,又在洛阳北面七里处设置回洛仓,仓城周围十里,开凿三百个粮窖。因为启民可汗将要入朝,炀帝为了向他显示自己的富贵、喜乐,就采纳了太常少卿裴蕴的建议,把原本天下北周、北齐、南梁、南陈的乐家子弟都编为乐户,并召六品以下官员直到庶民,凡是擅长音乐的,全都到太常寺来报到。于是各地的各种形式的乐舞全都会聚东京,炀帝在芳华苑积翠池旁观看。

大业三年(公元607年),炀帝又起意北巡,他想要出塞炫耀兵威,从突厥境内穿行,直达涿郡。于是六月间开始修建御道,从榆林北境直到突厥牙帐,东达蓟县,长三千里,宽广百步,全体突厥人都来服役修路。炀帝还派宇文恺设计大帐,帐内可坐数千人,以向突厥夸耀。七月,下诏征发百余万男丁修筑长城,西达榆林,东到紫河。高颎、贺若弼等人认为招待突厥可汗太过奢侈,被炀帝处死,尚书左仆射苏威也因此被罢官。八月初六,炀帝正式从榆林出发,经过云中,溯金河而上。此行费时半年,从行军队五十多万人。因为西域各国的胡人全都到张掖来贸易,炀帝派吏部侍郎裴矩负责此项事务。裴矩知道炀帝好高骛远,就撰写三卷的《西域图记》呈上,建议往通西域。炀帝大喜,就任命裴矩为黄门侍郎,再次前往张掖出使,用利益引诱各国胡人,劝说他们入朝觐见。因此西域胡商络绎前来,所经过的郡县都疲于迎送,花费以万万计。

大业四年(公元608年)春季,下诏征发河北各镇一百多万人挖掘永济渠,引沁水流向黄河,以北通涿郡,因为男丁不足,开始征发妇人服役。炀帝没有一天不在营建宫室,包括两京和江都,御苑、亭园、殿阁虽然多,日子久了他也开始厌烦,每次游玩都左顾右盼,找不到中意的,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于是遍求天下山川之图,亲自查看,以访求可以修建宫殿的好地方。夏季四月,他下诏在汾州北面的汾水源头营建汾阳宫。

大业五年(公元609年),炀帝发兵攻打吐谷浑。这年三月,他开始向西巡游,四月出临津关,渡过黄河,来到西平,五月在拔延山进行大规模围猎,长围竟达二十里。吐谷浑王伏允战败逃亡,炀帝重赏了首倡通西域、攻吐谷浑的裴矩。但是此后从西京各县到西北各郡,物资都用来向塞外转送,每年花费以亿万计,因为道路遥远和遭遇盗贼,人畜死亡无法到达的,郡县官吏都要再次征调,直至其家破产。因此百姓失去生计,西部地区首先贫困起来。

大业六年(公元610年),因为各蕃部酋长都聚集在洛阳,正月十五日,就在端门街举行盛大的百戏表演,戏场周围五千步,演奏乐器的有一万八千人,音乐声传出数十里地,从黄昏到天亮,灯火照亮天地,整整一个月才结束,耗费巨资。从此成为每年的常例。各蕃部请求进入丰都市场进行交易,炀帝准许了。于是先命令整顿、装饰店铺,房屋式样都要统一,挂满了帷帐,摆满了珍奇货物,商人们服饰华丽,就连卖菜的也用龙须席来铺地。胡人客商有经过酒食店的,店主都接受命令要请他们进去坐,吃饱喝好才肯放走,不收饭钱,还骗他们说:“中国富饶,吃饭向来不收钱。”胡人客商全都惊叹。但其中有聪明的有所察觉,看到用绢帛缠着树,就说:“中国也有穷人,衣不蔽体,何不把这东西给他们,为什么要缠着树呢?”市场上的隋人惭愧而不能回答。

这年冬季,炀帝又下诏开凿江南海,从京口直到余杭,长八百多里,宽十多丈,使得龙舟可以通行,还设置驿宫和临时停歇处,他打算东巡会稽。隋炀帝奢靡无度,好大喜功,他在短期内上马了无数大工程,既有纯属享乐的修宫室、建龙舟,临时起意的攻林邑、通西域,也有同时对国家有利的修驰道、开运河等等,各种劳役无穷无尽。而且隋朝的赋税本来就重,炀帝大肆挥霍,各级官员层层向百姓摊派,短短数年,就搞得民不聊生。最终,大业七年(公元611年)的远征高句丽,成为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隋朝就此走向灭亡。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