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项羽主要谋士,被项羽尊为“亚父”,空有一番抱负,下场凄惨

来源:一半视频 2018-08-09 16:55:32

他是项羽主要谋士,被项羽尊为"亚父",空有一番抱负,下场凄惨

范增(公元前277年-公元前204年),居鄛人(今安徽巢湖西南)。秦末农民战争中为项羽主要谋士,被项羽尊为"亚父"。公元前206(汉元年),范增随项羽攻入关中,劝项羽消灭刘邦势力,未被采纳。后在鸿门宴上多次示意项羽杀刘邦,又使项庄舞剑,意欲借机行刺,终未获成功。汉三年,刘邦被困荥阳(今河南荥阳东北),用陈平计离间楚君臣关系,被项羽猜忌,范增辞官归里,途中病死。苏轼曾经著《范增论》。范增是居巢(今安徽巢湖西南)人,平时在家,好出奇计。陈胜大泽乡起义时,他年届七十。

不久,项梁率会稽子弟兵渡江而西,成为反秦斗争的主力,范增前往投奔,希望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智慧贡献给反秦事业。范增和项梁相会于薛地。当时陈胜已被杀害,张楚大旗已倒,反秦斗争陷于低潮,项梁、刘邦等义军首领正相会于薛地,商议挽救时局的方针和策略。范增的到来适逢其时。

范增见到项梁等将领,首先分析了陈胜所以失败的原因。他认为,秦灭六国,楚人的仇恨最深,人们至今还怀念被秦人冤死的楚怀王,因而"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预言是有道理的。而陈胜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不立楚王之后而自立,不能充分利用楚国反秦的力量,导致其势不长。接着范增论证和提出了反秦的策略,他认为项梁渡江以来,楚地将领纷纷前来依附,就是因为项氏世代为楚将,人们以为他能复立楚国社稷。他建议应该顺从民众愿望,扶立楚王的后裔。项梁等人毅然接受了范增的提议,找到了在民间替人放羊的楚怀王熊槐的孙子熊心,复立为楚怀王,草创了楚国政权。

范增是项羽的主要谋士,在七十岁的时候出山相助项羽,项羽称其为“亚父”,可以看出范增在项羽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范增七十岁出山帮助项羽,项羽在他的帮助下,不断的发展壮大,乃至最后成为了各路诸侯中势力最大的。本来在范增的帮助下,项羽君临天下只是迟早的事,可惜项羽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好几次放跑了刘邦为自己埋下了祸根,这让范增十分无奈。甚至最后项羽还中了敌人离间计,对范增产生了猜忌,导致范增不得不辞官归乡并病死在了回家的途中。

陈平使用了这样一个计策;当项羽的使者来的时候,陈平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故意说,我还以为是范老爷子的使者,没想到是项羽的使者,就把这豪华的盛宴给撤掉了,换了一桌猪食、狗食。这下项羽的使者不干了,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项羽,项羽一听就火大了,以为范增叛变了。范增也是急了,给项羽说,你听我解释啊!项羽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范增就知道项羽不信任他了,于是就给项羽说我不干了,我要辞职。临走的时候,范增也是无奈的给项羽说了一句话: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就这样范增带着愤怒和无奈就准备赶往彭城了此残生,在路上背上长了恶疮,就病死了。

可以这么说,范增的一生是空有一身抱负却未遇明主。范增年近70跟随项梁加入了反秦的大军之中,扶持楚怀王的孙子熊心也是范增的主意,在项梁死后,又继续跟随项羽。范增明知刘邦会是项羽争夺天下路上最大的敌人,在鸿门宴上数次想要杀掉刘邦,却没有成功,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谋士,最后竟然被项羽猜忌,郁郁寡欢,辞官归里,途中病死,真是可敬、可悲、可叹。他不只有年龄的优势,更懂得谋略。当年陈胜战败,范增就指出,陈胜的失败在于他自立为王,失去了反抗的根基。而楚人对秦国有很深的敌意,不只是亡国之恨,更对当年楚怀王被秦人杀死念念不忘,并希望世代都是楚国将领的项氏能站出来统帅反秦的旗帜。

范增看出这点,所以才让项梁拥护楚怀王的后代,继续反抗秦朝。人心莫测,这种判断,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而范增去世后,项羽跟刘邦之间,又经历了一次重大变化。他跟刘邦之间,因为互相僵持,只能签订合约,准备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不得不说,项羽真的是个实在人。他不仅送还了刘邦的家眷,还撤兵东还,准备回到彭城。可刘邦又怎么会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他立刻举兵进攻。

由此,垓下之战爆发,项羽大败。不久后,被逼乌江自刎。如果在这个时候,范增在项羽身边,绝不会轻易的相信刘邦的诺言。他了解刘邦,这是一个不会甘于在别人之下的人,胸有城府,想要有一番大作为。这样的人,不会为了诺言,放弃眼前的机会。而且,当时天下因为战乱早已疲惫不堪,百姓已经不愿意再保持这种诸侯僵持混战的场面。平凡幸福,才是他们向往的生活。但这一切都来不及了。而且,范增的离去,对于项羽的人才阵营有很大的冲击。刘邦曾在称帝后的庆功宴上说:“ 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刘邦这个说法,确实有一定的 道理。范增地位最高时,被项羽尊称为“亚夫”,他也是项羽身边的谋士。这样一个身份这么高的人,却因为主将猜忌,而纷纷离开。对于项羽团队的人,或者想要加入项羽阵营的人,都是一种很大的冲击。

范增是楚霸王项羽帐下的第一谋士,项羽尊其为亚父,七十岁的范增投身于项羽的反秦队伍中,充分的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项羽的霸业出谋划策,鞠躬尽瘁。张良则是刘邦帐下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得力谋士,张良不仅是军事家还是政治家,他那深邃的才智和神妙的权谋为汉高祖邦的大汉王朝的伟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范增对于张良来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最大的对手,两个人在谋略上旗鼓相当,只是项羽为人太过意气用事,又多疑自大,导致手中像样的谋士寥寥无几,范增要去做很多的事情,难免有些分身乏术。而刘邦则不同,手下有着众多的谋士,像陈平、萧何一干人等,自然张良就不会一心多用,因此在气势上范增就要输给张良一筹。项羽虽是英雄,却度量极小,所以手下的大将纷纷出走,先是英布,后是韩信,接着又是陈平。此时的项羽看到跟随自己多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都已投靠了刘邦,不禁杯弓蛇影,更是对其他人也不放心。恰好此时陈平用下反间计,离间了西楚君臣间的关系,使得范增被项羽猜忌,后辞官归里,病死途中。

项羽为何不听范增的计谋?除陈平搞鬼外,范增自己也有责任,这样看来的话,貌似范增的离开只跟项羽的猜忌、陈平的离间有关,可实际上他自身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简单来说,就是他自身也有性格上的缺点。一来,范增有些死脑筋,不知道变通。作为一名谋士,应该是知己知彼,用己所长,可范增却太过于执拗,一言不合就死磕到底,不知变通。他知道项羽刚愎自用,却不知道和他沟通。项羽怀疑他和汉王有私情,渐渐夺取他的权柄时,他怒了,说:“天下事大局已定,君王您自己看着办吧。希望您把这把老骨头赐还给我,让我回乡为民吧。”

二来,范增有些反客为主了。作为一名谋士,他不知道只有从心里劝说项羽称帝,才能最终消灭刘邦,只知道一味地意气用事。他以命令的口吻要项羽攻打刘邦:“急击勿失”,在席间更是“数目项王,举玉以示之者三”,要项羽“按既定方办”。他擅自布置项庄舞剑,已经造成了欲取项羽而代之的客观影响,而项羽又本就是匹夫之勇,又如何不想歪?三来,范增不知人、不识人。他和项羽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项羽杀秦王子婴、火烧阿房宫却无法制止,严重挫伤了秦地百姓的心;杀死楚义帝熊心,又尽失楚地百姓之心。如此这般,怎能成就帝业?在这样的人手下当差,纵然能得到重用,也很难一统天下。所以即便不被项羽逐走,怕是也会遭到不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