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娜一跺脚,带着小跟班们朝着五年级的教室走去 - 今日头条

苏文娜一跺脚,带着小跟班们朝着五年级的教室走去

来源:枪决九天魔 2018-08-10 10:50:49

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姐妹朝着身后的一对夫妇摇了摇手,然后蹦蹦跳跳地朝着外面跑去。 “宁儿、静儿,晚上早点回来。” 冷弯弯与夜辰看着一对活泼女儿的身影,两人面带着温柔的笑容朝着她们叮嘱道。 “知道了。” 两个小人儿跳上黑色的宾利车,然后黑色的车子往外驶去,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走吧,我们也该上班去了。” 夜辰低头对妻子说道,七年的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一双紫色的眼瞳依然狭长而深邃得迷人。 冷弯弯点了点头,二十八岁的她依然身材玲珑有致,面容美丽,只是较之以往,身上更多了份母性的柔和与成熟。

两人回到房间,换了衣服后,两人一起上了夜辰那辆宝蓝色的宝马车朝着公司去。 别恩小学是一所全贵族式小学,黑色的雕花大门前,停满了各种高档的轿车。 黑色的宾利停下后,夜羲宁与夜羲静从车上下来,朝着司机伯伯摇了摇手,两对姐妹手拉着手朝着学校里面去。 偌大校院,绿荫夹道,一幢幢白色的教学楼在绿荫之中若隐若现。学校的花坛里,月季粉色一片,清新的香味弥漫着。 “夜羲宁、夜羲静,你们站住。”一道稚嫩却跋扈的声音传来。 两姐妹回头一望,却是班上的同学苏文娜。 “苏文娜,你要干吗?” 两姐妹同时拧了拧眉,一紫一黑的眼瞳望着她,还有她身后那群小跟班。这个苏文娜虽然也才七岁,但是却非常的跋扈,总以为自己是小公主,别人都要听她的。但是不管她越是嚣张,别的同学越是讨厌她,而相反夜羲宁与夜羲静这一对双生花却是众人都喜欢的宠儿。于是苏文娜妒忌她们,总认为是她们抢走了她的风头,一直找两姐妹的麻烦。以往,两姐妹是懒得理她,但是近来这苏文娜频繁地惹她们,根本是在挑战她们的耐心。

“哼,学校的校庆快到了,我们班上也要出节目。我告诉你们,这次我一定会打败你们,演公主的。” 苏文娜身着一袭漂亮的蓬蓬公主裙,乌黑微卷的头发高高扎成了公主头,系着蝴蝶结。一张圆润的脸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是很可爱的。但是如果排除她脸上那倨傲、跋扈的表神,她会更加可爱。 “随便你。” 两姐妹翻了翻白眼,什么演公主,她们根本就不屑,要不是每次都是老师亲点她们的话,她们才不要去演什么公主,幼稚。 话落,两姐妹手挽着手离去,不顾苏文娜在后面跺着脚喊她们。 切,谁理你。 “夜羲宁、夜羲静,你们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圆润的脸蛋上却掠过狰狞的表情,原来妒忌是不分年龄的。 “文娜,现在怎么办?” 苏文娜的小跟班一也是超级讨厌夜羲宁、夜羲静姐妹,因为学校里的小王子徐哲亚和徐哲朗两兄弟喜欢她们。 “哼,我找我姐姐去。” 苏文娜一跺脚,带着小跟班们朝着五年级的教室走去。 五年级a班 “苏裴娜,你妹妹找你。”一个男生朝着正在跟一群小女生叽叽喳喳讨论着杂志上男明星的小女生喊道。 “文娜?”小女生把杂志放下,走到教室门口,果然看到妹妹红着眼睛站在那里。 “姐――”苏文娜一看到姐姐,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里。

“怎么啦?谁欺负你啦?”苏裴娜看到妹妹可怜兮兮的模样,摸了摸她的头。 “裴娜姐,是我们班上的夜羲宁跟夜羲静。”狗腿的小跟班立刻说道。 “她们?”苏裴娜挑了挑眉,对那对双胞胎可是很有印象。只怕在别恩小学里,没人不识她们。但是她们居然欺负自己的妹妹,她抿起了唇,岂不是没把自己这个校花放在眼里。 “走,姐陪你找她们去。”她绝不承认其实她在妒忌那对姐妹花,虽然她们还小,但是那张相却足以勾引别的小男生了。她绝不会让这对小姐妹花动摇她校花的地位。 “嗯。”苏文娜听到姐姐这么说,破涕为笑。大大的眼睛里掠过一道精光,哼,夜羲宁、夜羲静,看你们今天还逃不逃得了。 苏裴娜姐妹领着小跟班浩浩荡荡地朝着二年级a班走去。 “耶,是校花哦,她好漂亮哦。” “她怎么到我们班来了。” “……” 二年级的小同学看到五年级的校花大姐姐到她们班来都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了,瞧校花穿着一套杂志上才能看到的漂亮裙子,一头乌黑的直发垂肩,留着漂亮的刘海,真的好漂亮哦。她们什么时候才能像她一样呢。

“你们就是夜羲宁跟夜羲静吗?”苏裴娜带着妹妹忽略众人的议论直接走到了夜羲宁与夜羲静姐妹的桌子前。 “你有什么事情?”夜羲宁与妹妹对视一眼,然后望着苏裴娜,最后目光落到了笑得奸奸的苏文娜身上,眉拧了起来。看起来这个笨女生又有找她们麻烦了。 苏裴娜近距离地打量着两姐妹,更觉得她们可爱到无敌,心里的妒忌也更深了。只见她勾起了唇,笑得阴森地望着她们: “果然很可爱,但是你们也不能仗着自己可爱就欺负同学吧,那是不对的。” “我们没有欺负苏文娜,也不屑欺负她。”夜羲宁两姐妹淡淡勾了勾唇,虽然比苏裴娜矮了这么一大截,但是那气势却丝毫不弱。 “你――”看着两姐妹狂妄的模样,苏裴娜也跟着动气了。“敢做就敢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难道你妈咪跟爹地就是这样教你们的吗?” 夜羲宁与夜羲静两张粉嫩的小脸蓦然一沉,居然敢说她们没教养。很好,那她们如果不发飙,倒不如她的意了。两姐妹相视一望,然后走出桌后,站在苏裴娜两姐妹,一字一句道: “欺负她了,又怎样?”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