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既要石油降价又要禁止伊朗出口石油,可能吗

来源:观点网财新 2018-08-10 14:30:00

陆如泉

教授级高级经济师,目前供职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际部,任综合处处长。1998年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石油工程专业,同年获得英语专业学士学位;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05届MBA毕业生,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cCombs商学院交换生。曾任中国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战略发展部主任;曾分别在在中国石油伊拉克项目和苏丹项目工作数年,熟悉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业务。2006年至今主要从事战略管理、政策研究、管理变革等方面的工作。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陆如泉)7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发出要求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降低石油价格的推文。

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OPEC垄断组织必须记住,天然气价格正在上涨,它们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如果说它们做了什么,那就是推高了价格,而美国为了很少的收益为它们的许多成员辩护。这必须是一条双行道。现在降价!”

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通过推文要求沙特等OPEC产油大国降低油气价格了。今年4月21日,特朗普发推文批评欧佩克(OPEC)的减产措施已经大幅提高全球石油价格,并称“人为”的高油价不会被接受。特朗普在那次推文中说道:“看起来OPEC再次出手了,连同海上装满石油的船只,全球各地的油价已经创下历史记录。油价在人为干扰下已经非常高!这点非常不好,而且不会被接受!”

然而,控制油价涨跌的指挥棒并不掌握在OPEC手里,甚至也不完全掌握在美国手里。美国要求OPEC增产,纵容沙特这位“州官”放火的同时,却不允许伊朗这位“百姓”点灯。

就在7月2日,美国国务院政策主任布赖恩·胡克就美国对伊朗政策举行新闻发布会称,美国将逐渐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并将伊朗石油出口收入降至为零。这意味着,美国将通过加大对伊朗制裁力度等“极限施压”措施,将伊朗的石油出口量直接打压到“0”;这也意味着,美国还将通过金融制裁、治外法权等措施“阻断”目前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包括中国)继续进口。特朗普政府的目标确实很“宏伟”。

面对美国 “封杀”的威胁,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同一天做出回应。鲁哈尼说,美国称不允许伊朗出口石油,他们还不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如果伊朗不能出口石油,那将意味着整个地区的石油都不能出口。如果美国真的那么做,那就等着瞧吧!”鲁哈尼的话再明白不过了:若你美国不允许我出口石油,那我将封锁波斯湾海峡,凡是通过这一海域通道出口石油的国家均不能出口。

众所周知,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是目前全球最为繁忙的海上石油运输通道,平均每5分钟就有1艘油轮进出海峡。每年有占世界出口总量一半以上(接近2000万桶/日)的石油从这里运出。如果波斯湾因极端情况而遭封锁,那么美国、以色列、沙特必将和伊朗爆发全面的战争,这样的话,整个中东上将迎来历史最为黑暗的时代。

特朗普的雄心和目标能实现吗?

其一,通过施压沙特等产油大国增产而拉低油价,与禁止伊朗出口石油而导致油价上升,这是两个截然相反的目标,不知道特朗普如何实现。特朗普通过几次推文所释放的“威胁”确实起到了一定效果,OPEC今年6月22日的维也纳会议上,通过与非OPEC国家协商(又称“维也纳联盟”),已初步决定从7月份起尽快使石油增产量达到100万桶/日。此举一定程度上平衡了全球油气供需平衡状况,油价近期有了回调和下降的迹象。看上去,沙特正在不遗余力地按照特朗普的要求实施“增产压价”策略。

但是,与此同时,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将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和出口收入降至0,且伊朗如鲁哈尼总统所言进行针锋相对抗争的话,则整个海湾地区将不能出口石油。全球原油贸易市场上每天将整整减少2000万桶左右的石油,国际油价将会像脱缰野马,不排除狂升至150美元/桶甚至200美元/桶以上的可能性。这真是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吗?还是特朗普有能力将伊朗石油出口量打压到0的同时,还能保证其他海湾国家顺利正常出口石油?

不知道特朗普的政策研究团队是怎么考虑的,很明显,说服沙特增产以降低油价和禁止伊朗出口石油而导致油价“井喷”,这是两个完全相反的目标方向,不知道“神通广大”的特朗普如何能实现?

其二,美国即便大力推动国内致密油产量增长,即便OPEC释放剩余产能和提升产量水平,也不足以弥补伊朗和伊拉克被迫中断石油出口而导致的供应下降。2017年,美国致密油(主要是页岩油)的平均日产水平大约为450万桶/天(全年约2.25亿吨),占美国2017年原油产量的39.2% ,也就是说,2017年,美国原油日产量水平差不多在1150万桶/日。2018年前5个月,致密油平均日产量水平大约在550万桶/天左右(根据美国能源署EIA的数据),相比2017年高出100万桶/日。在美国近年的石油进口量依然在每年3亿吨左右的情况下(日进口600万桶以上),美国国内增加的致密油产量基本供国内使用。美国尚不具备大规模出口石油的能力,无法起到平衡全球石油市场供应突然减少的作用。

另一方面,2017年,伊朗石油平均出口量近300万桶/日(生产498万桶/日,国内消费181万桶/日左右),伊拉克的平均石油出口量为370万桶/日。即便美国有能力将伊朗的出口量打到0,且美国有能力阻止伊朗采取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极端做法,但是,别忘了伊朗极有可能与伊拉克形成“攻守同盟”,伊拉克的石油出口也将由此骤降或停止出口。如果这样,全球石油供应将可能减少670万桶/日,这种巨量的缺口恐怕不是沙特、科威特等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出口国能够补充得了的。

更何况美国无法100%阻止伊朗“鱼死网破”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极端行动。到那时,整个全球石油市场的“黑暗”局面恐怕不是特朗普能够拯救得了的。

其三,长期而言美元走弱的特征明显,加上美国挥舞对伊朗和俄罗斯的制裁大棒,全球对油价上升的预期显著增大,不排除油价下步“爆发式”上涨的可能性。美元的相对弱势地位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复苏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石油美元”(以美元计价的石油交易)是美国维持美元霸主地位的根基,美元走弱意味着石油价格的相对上涨,反之,美元走强意味着石油价格的相对下降。

随着未来一个时期美元间断性呈现走弱趋势,随着中东地区的“石油战争”和“文明的冲突”一触即发,随着美俄在中东和乌克兰等地区战略博弈的长期化,随着美国与中国、欧盟等国的贸易战日趋加剧,这个世界变得愈加动荡,全球油气市场的平衡性更加脆弱,这些将不可避免的导致人们对石油价格上涨的预期增大,并传导至石油交易市场,导致油价快速攀升,甚至不排除前文所述的爆发式增长。而这恐怕是与特朗普的期望和目标背道而驰的,也是不符合所有石油消费大国和生产国的根本利益的。损人而不利己的事情,不知道特朗普先生为何一再坚持要做?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特朗普偏偏想兼得。既想“逼迫”以沙特为主的OPEC增产以达到降低石油价格、驱动美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又想通过遏制和禁止伊朗出口石油来达到打击伊朗的如意算盘。但是,油价的涨跌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不能因为是特朗普的要求而使规律发生改变。

也许,该改变的正是特朗普自己。

作者为能源经济学者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