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教授发人深省的公开课《公正》,你会怎么做(之一) - 今日头条

哈佛大学教授发人深省的公开课《公正》,你会怎么做(之一)

来源:梅阁 2018-08-10 22:39:06

哈佛大学教授Michael J.Sandel的讲座《JUSTICE公正》,是哈佛大学公开课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Michael J.Sandel教授是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系讲座教授,美国人文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当代西方社群主义(共同体主义)最著名的理论代表人物,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讲席教授”之一,牛津大学哲学博士。

第一集《The Moral Side of Murder 谋杀背后的道德逻辑》,分享给大家。

(感谢原讲座视频的翻译何_何)

Michael教授以一个故事开始讲座

假设你是一位电车司机,你的电车正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沿着轨道飞驰。这时你发现,在轨道的尽头有5位工人在轨道上干活。你想尽办法停下来,但是已经停不住了。你的刹车失灵了。你很绝望,因为你知道,如果你撞向这5位工人,他们必死无疑。你不知道怎么办好,直到你发现,在电轨道的尽头前刚好有一条分叉。分叉上只有1位工人在工作。你的方向盘还没有失灵,所以,你可以选择把电车拐向那条分岔路,撞向那1位工人,救活另外5位。

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是:

什么是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Michael 教授让在座的一百多位哈佛学生投票。

第一种选择:转动方向盘,把电车转向分叉路。保住那5个人的性命,撞向另1位工人。

第二种选择:一直往前开。

绝大多数人举手做了第一种选择。极少数人举手做了第二种选择。

Michael教授引导大家倾听、研究做出选择的原因。

做第一种选择的学生的观点:

一名学生发言:如果你可以只撞死一个人,那么撞死5个人肯定是不对的。

另一名学生发言:这和911事件是一样的道理,我们把那些把飞机驾驶着撞向大地的人视为英雄。因为他们选择了牺牲飞机上的人,而不是撞向有更多人的大厦。

Michael教授问:你们的意思是,原则是相同的,虽然都是在发生悲剧的情况下,为了5个人能活下来,牺牲1个人是值得的。对吗?

做第二种选择的学生的观点:

一名学生发言:我认为这跟种族灭族主义、极权主义,是同一个手法。为了救活一个种族,你就能杀害其他人。

Michael教授问: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了避免做出像灭绝种族一样的做法,所以你会选择驾车撞向那5位工人并且杀死他们?

学生回答:理论上说,是的。

Michael教授切换了一下剧情,引导学生们考虑另外一种情况,让做出第一种选择的学生们再次思考为什么应该牺牲1人救活5人。

现在假设你不是电车司机,你只是一个旁观者。你站在桥上俯瞰到电车的情况。电车正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沿着轨道飞驰,在轨道的尽头有5位工人在轨道上干活。刹车失灵了。你也很无助。就在这时,你发现桥上,你的旁边站着一个非常胖的人。你可以推他一把,让他坠落到轨道上,刚好能阻止并停住那辆电车。他会死去,但是能救活其他5个人。现在,有多少人会选择推那个胖子,牺牲1人救活其他5人?

没有学生选择把胖子推下去。都是牺牲1人救活其他5人,在不同的情况下,牺牲1人救活其他5人的原则是什么?

你的原则是什么?

学生们之间的争论并不能得到一致的意见。

你不妨随着故事的情节发展,看看你会作何选择?

这时,Michael教授引用了第二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

你是急诊室的医生,6位病人来找你。他们刚刚在一起电车事故中受伤。其中5人中度受伤,1人重伤。如果你只照顾重伤员,其他5人会死去。如果你照顾5命中度受伤的人,重伤员会死去。

这时,大多数学生选择了照顾5位伤员放弃那位重伤员,体现出仍然是牺牲1人救活5人的原则。

实际上,这些讨论涉及到了一些道德的原则。

第一个道德推理的原则:

“结果主义”的道德推理认为:做正确的事或者符合道德的事,取决于我们行为的后果。或者说,道德推理的原则,是取决于道德行为的后果。

如果在最后,能救活5个,哪怕是牺牲一个也是值得的。这时关注以结果为中心的一派人的一个好例子。

但是换一种情形,上述推理原则就不那么坚定了,例如桥上的胖子。人们考虑的就不只是行为的后果,而是考虑行为的本身了。因为行为本身是错误的,是不对的。即使为了拯救更多的生命,杀害无辜的人是不对的。

结果主义道德推理的最有影响力的一个道德理论就是功利主义,由18世纪英国哲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m提出。

第二个道德推理的原则:

“绝对主义”的道德推理认为,道德有其绝对的道德原则。有明确的职责,明确的权利,不论后果是怎样。

最重要的一位绝对主义道德推理的哲学家,是18世纪德国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

通过这些哲学家的观点以及其他学者的观点,我们将研究什么是公平和不公平,从全新的视角去看待我们认为已经熟知的问题,这是一种自我认识,就像是一个迷路的人在探索,这种探索既困难又有趣。但是这是有风险的,风险在于,一旦通过分析,熟悉的变成了陌生的,它就会永远和以前不一样了。

“怀疑主义”

面对这些风险,有一个特别的回避方式,叫怀疑主义(scepticism),我们不会彻底地去解决问题,或许我们可以每个人只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去理会其他人的原则,不去推理、思考,这就是逃避,是怀疑主义的逃避。

这些问题确实是已经被辩论过很长时间了,事实上还在被重复讨论。这意味着在某种意义上,他们虽然在一种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另一种情况下却是不可避免的。不可避免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每天就生活在这些问题的答案中。

怀疑主义只是让你放手,放弃思考道德问题,这并不是问题的答案。哲学家Kant曾经很好地形容过怀疑主义。他写道:怀疑主义是人类推理的安息之地,它让我们在教条之间徘徊,但不是我们最好的安身之处。怀疑主义仅仅是默许,不足以经受住“鲁莽”的推理。

哈佛大学教授Michael J.Sandel说:本课程的目的是唤醒我们鲁莽的推理,然后看看我们最后会走到哪里。

你是“结果主义”还是“绝对主义”,你会作何选择?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