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阴影下的伊朗经济:里亚尔三月贬值近半 未来更多使用人民币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8-08-11 06:43:00

“在伊斯兰革命之后,我们就遭受了各种各样的制裁,但还在正常地生活,没有向美国妥协。新的制裁也不会改变伊朗的命运。”伊朗驻华大使哈吉说,“我不会说,这些制裁对我们不会有任何影响,肯定会有影响,但不会改变我们正在走的路。”

由于担心制裁的影响,自今年4月以来,伊朗货币里亚尔(IRR)对美元已贬值近半。据伊朗外汇网站“邦巴斯特”数据,里亚尔汇率7月30日在非官方市场跌至1美元兑11.9万里亚尔,创下历史新低。

随着里亚尔的崩溃,伊朗的通货膨胀已高达203%,几乎是官方宣布的通胀率10.2%的20倍。

为了拯救不断缩水的外汇储备,6月20日,伊朗工业部下令禁止对四类共1339种商品的进口,“以减少10亿美元的外汇流出”。消息公布后,许多德黑兰大巴扎的商人关闭了店铺,举行示威游行。随后,越来越多的民众加入游行,抗议物价上涨和货币贬值。报道认为,目前伊朗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之际。

里亚尔贬值近半

一位多年从事贸易中介生意的中国商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眼见里亚尔开始快速下跌,她和先生(伊朗人)早在去年就暂停了业务。“有些伊朗客户让我们帮着从中国进货,我都劝他们暂时不要进口。”她说,“伊朗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一直在,但现在的汇率是个硬伤。”

连伊朗革命卫队都罕见发布声明,要求总统鲁哈尼拯救不断贬值的该国货币。

7月26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忍无可忍”地罢免了现任央行行长,改命伊朗中央保险公司总经理赫马提担任新行长。值得一提的是,赫马提在被突然任命之前,已被指定为伊朗下一任驻华大使。但现在他显然无法再来北京履职。

为了遏制住里亚尔的跌势,赫马提8月5日宣布,将允许里亚尔汇率“有管理的浮动”,允许非石油出口商向进口商出售硬通货,并解除对于携带现金或黄金入境的限制。在此之前,伊朗禁止以1美元兑换4.2万里亚尔以外的汇率进行外汇交易。

赫马提在电视采访中说,新政策显现伊朗应对美国制裁的自信。“这一举措彰显我国实力。你们(美方)实施制裁同一天,我们实施经济开放(政策)。我们没有隐患,人民何来担忧?”

受赫马提新政影响,里亚尔兑美元汇率一度回升,连续四天回到1:10万以内,但自8月9日起里亚尔再现跌势。截至北京时间8月10日16时,报1:10.6万。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当前,伊朗经济确实出现困难,货币自4月以来贬值严重,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人民已经陷入水深火热,伊朗现在每天出口的原油依然超过200万桶。

他指出,当前里亚尔的贬值很大程度上受到心理因素左右。近期,伊朗政府对央行人事任命做出调整,并松动了外汇管制。这些措施说明,伊朗政府正在想办法应对即将到来的艰难时刻。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8月8日表示,美国要让伊朗石油出口减少到零的企图是不会成功的。“如果美国怀着这样单纯而不实际的想法,那么他们应该知道这个想法的后果。”伊朗总统鲁哈尼7月曾暗示,如果美国阻止伊朗原油出口,将考虑封锁霍尔木兹海峡。

鲁哈尼8月6日在电视演讲中斥责特朗普意欲对伊朗发动心理战,在伊朗民众中制造分裂。

伊朗经济扛得住制裁吗?

在过去三十年中,伊朗经济一直被压在美国、欧盟和联合国制裁的大山之下。其中,最严厉的要算美国的制裁。在伊核问题之外,美国还对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弹道导弹试射”等实施了多项制裁,并且始终没有取消。

在西方对伊朗加大制裁力度期间,伊朗石油业受到了巨大冲击。伊朗原油出口从2011年日均250万桶下降到2013年底的日均110万桶。其中,伊朗对欧盟的原油出口从日均60万桶下降到零,占下降总量的一半;对中国和印度的原油出口下降31%。由此,伊朗2013年的原油出口收入仅有350亿美元,比2011年减少了60%。

在严厉的制裁之下,伊朗经济在2011年后急转直下。据世界银行数据,2012年和2013年,伊朗的商品和服务出口分别出现25.7%和3.1%的负增长,导致GDP先后缩水7.45%和0.19%。同期,通货膨胀率分别为30.5%和34.7%。

美国国会研究处报告显示,2013年,伊朗银行的不良资产达15%至30%,失业率为20%(伊朗官方数据为13%),通胀率在50%至70%之间。制裁还导致伊朗大量资金滞留海外。截至2013年底,伊朗在海外拥有大约1000亿美元资产,其中800亿美元被冻结。

随着伊核协议的签订,国际社会对伊朗逐步解除制裁,伊朗外部环境自2015年起逐渐缓和。鲁哈尼政府继续推进发展“抵抗性经济”,伊朗国内经济止跌回升,迈入增长区间,2016年实现13.4%的高速增长。

可惜好景不长。特朗普上台后对伊朗频频施压,给伊朗经济带来了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但尽管如此,伊朗经济增速在2017年依然达到了4.3%。世界银行在2018年4月依然认为,伊朗经济在2018至2020年期间都将保持4%以上的稳定增长。

伊朗驻华大使哈吉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伊朗几十年来一直遭受美国制裁,已积累了丰富的应对手段,具有了一定的抗压能力,伊朗绝对不会向美国屈服。

“在伊斯兰革命(注:1979年)之后,我们就遭受了各种各样的制裁,但还在正常地生活,没有向美国妥协。新的制裁也不会改变伊朗的命运。”哈吉说,“我不会说,这些制裁对我们不会有任何影响,肯定会有影响,但不会改变我们正在走的路。”

对于如何应对美国的金融封锁,哈吉表示,伊朗未来将更多地使用人民币结算。“在全球贸易结算中,人民币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币种。现在,我们已经在一些工程项目中使用人民币结算了,部分石油贸易也在用人民币结算。我相信,我们未来将更加依赖人民币。”

中国多年来一直是伊朗原油第一大买家。据路透社数据,2014年,中国从伊朗日均进口原油54.97万桶,比前一年增长27.92%,创下2011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在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生效后,中国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从伊朗日均进口53.27万桶和55.20万桶原油。

中国:伊朗最主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

2016年1月,在伊核全面协议执行伊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伊朗进行了国事访问,两国元首决定把双边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高度,并约定在未来十年将双边贸易提高到6000亿美元。

无论在制裁解禁前后,中国都是伊朗最主要的贸易伙伴。据中国官方数据,2017年,双边贸易额达3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9.0%,其中,中国对伊朗出口186.0亿美元,自伊朗进口185.8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3.3%和25.3%。

“中方一贯反对任何国家根据其国内法对别国实施单边制裁。我们将在不违反自身国际义务的前提下,同伊朗开展经贸合作。”中国商务部表态说。据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今年前5个月,中伊双边贸易额达到166.9亿美元,同比增长10.1%。

饱受制裁困扰多年,伊朗亟需大力改善交通、电力等方面的基础设施,而这正是中国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一大优势。目前,伊朗已经成为中国在海外工程承包、技术和成套设备出口最主要的市场之一。目前,在伊中资企业超过100家,大部分从事对外工程承包项目跟踪和开发。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在伊朗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62份,新签合同额86.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22.47亿美元。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葛洲坝集团承揽伊朗克尔曼输水工程建设项目(20亿美元)、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承建伊朗德黑兰-马什哈德铁路电气化改造项目(21亿美元)等。

今年以来,国机集团下属国机重工、中国建设两家企业接连斩获伊朗铁路项目。前者拿下德黑兰-哈马丹-萨南达季(T-H-S)铁路改扩建项目合同,总长470公里,工期4年,项目金额约53亿元人民币;后者拿下设拉子至布什尔铁路项目,总长250公里,工期4年,项目金额约50亿人民币。

此外,中国高铁技术已在伊朗落地。中铁集团正在为伊朗建设国内首个高铁项目,从德黑兰经库姆到伊斯法罕,全长415公里,最初的设计时速350公里/小时。

据哈吉介绍,中伊两国正在推进的大项目包括:高铁、普通铁路、电气化铁路、地铁等。除了基础设施,双方还在进行产业合作,比如,奇瑞公司牵头在克尔曼省建了一座中伊汽车工业园。两国还开通了多条货运班列。

哈吉表示,伊朗位于亚洲东西交通要冲,区位优势明显,并且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能够为其他国家提供能源保障。伊朗希望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并进一步加深中伊两国的经贸合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