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亿影帝”和他始终甩不开的喜剧,成了《一出好戏》

来源:导演帮V 2018-08-11 09:53:41

黄渤用50亿的名头做了一场豪赌,给观众们表演了《一出好戏》。

喜剧在中国电影市场上的红火,有目共睹。2018年的国产票房排行榜中,前十名有7部都是喜剧。而黄渤的“50亿影帝”称号,早已奠定了他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可以说,黄渤主演的喜剧电影,在未上映之前,就已是“稳赚不赔”。

从第一波电影的口碑来看,黄渤并不愿意走类型化的道路,喜剧表演对他来说驾轻就熟,自导自演一部喜剧影片,固然很有可能成为今年的票房赢家,但对于黄渤本人来说,并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突破。

由此,《一出好戏》早在剧本之初,就已经成为了一部试图跳出喜剧底色,甚至是反类型的影片。

乍看开头,《一出好戏》很容易让人以为是一部荒野生存题材的电影。影片铺陈了世界末日很有可能到来的大背景,公司团建的一群现代都市白领发生意外,流落荒岛,原本的团体秩序很快在生存面前瓦解。

传统的荒岛生存的影片,矛盾构建在自然和人性之间,当人类出于基本生存难以保障的前提下,经济基础崩溃,随之的社会秩序、法律道德也就瞬间倾塌。

但《一出好戏》的故事看似也是荒岛生存,却是建立在生命并无威胁的基础之上,开始讨论起了秩序的建立和沦丧。

比起《蝇王》中的一群儿童,《迷失》中身份各异的幸存者,《一出好戏》的人物设置,从一开场,就有着明确的阶层体系。拥有上市公司的大老板,到任人呼来喝去的保安和司机,原本角色的社会层级的鲜明,令秩序的颠覆显得更为明显。

幸存者们在岛上的生活刚开始,最底层的司机和保安就由于具备了最强的生存能力,很快成为了领导者,而原本最为顶层的张总,却因为体力不济沦落到了这个小社会的最底层。

“秩序”的主题几乎贯穿了影片。第二次高潮由张总的反击开始,由于无意间发现了大量的海难物资,张总立刻再次重回了“众星捧月”的领导地位。同时,由黄渤饰演的马进,自己也在经历着激烈的人生转变。他先是从小人物迎来了天降彩票的巨款,却因流落荒岛而再次沦为普通小人物,不甘平庸的内心促使他不甘于为人驱使,抓住了第二次“下鱼雨”的机会,再次成为了幸存者的首领。然而,在岛内乌托邦的格局建立起之后,他又面临着是否要亲手打破虚幻的考验。

人物个体三起三落,整个小团体的命运,也经历了三起三落。在剧本的结构上,《一出好戏》虽然沿用了三幕式的剧本结构,但破除了传统的荒岛类型片“自然与人性”的固有矛盾,更着力建构人性的矛盾,令整个影片有了更多的可看性。

从这一点上来说,《一出好戏》确实称得上是一部反类型作品。

难以舍弃的喜剧色彩

2018年,处女作拍喜剧、拍类型片成了热门。《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都是新人作品,一炮而红。

相比之下,早在喜剧有所积淀的黄渤,反而不那么“勇敢”。影片虽然难以套进传统类型的框架,但黄渤明显仍然在倚靠着喜剧做“拐杖”。

他自己笑称,第一次当导演,免不了要请四邻相帮。于是影片里不仅有了颇具号召力的张艺兴、王宝强、王迅,影片的喜剧色彩更是被见缝插针地塞在了整部电影里:

王宝强的耍猴人设,直接把一群现代社会的文明人视作了被棍棒驱使的猴子;而在有了充足资本后,原本已经沦为猴子的人类,立刻就披上了红酒和现代生活的外套,摇身一变,美名其曰,维持了人类的本能和体面,而在马进以上帝的模式在灯光下出场了之后,众人又状若癫狂地膜拜起了新的主导。

在小环境里人类的盲目和从众被彰显殆尽,几乎等同于眼前只有胡萝卜的驴。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马进饰演的屌丝娶女神的情感故事,又贴近了都市轻喜剧的类型模式。

但事实上,一如黄渤所说,《一出好戏》的喜剧成分是难以归类的。

国产的喜剧电影,曾被《超时空同居》《前任3》所代表的都市轻喜剧、《泰囧》《西虹市首富》式无厘头喜剧、《西游记女儿国》类古装喜剧等几大风格进一步细分。此类影片或是受好莱坞的影响,或是继承了港式喜剧的风格,形式上的借鉴在所难免,甚至是模仿照搬、刻意炮制笑点,寓教于乐的思考不过是昙花一现。

而《一出好戏》的幽默成分,则比前几类多了那么一些“高级感”。

高级在何处?高级在,《一出好戏》的幽默兼具黑色幽默和软化矛盾冲突两层功效。影片本身即是将荒岛求生、人性寓言、悬疑犯罪等多类型元素加以杂糅,在各类元素的冲突上,牵扯住观众注意力的主线,即便不是黄渤饰演的马进,也是他身上的嬉闹感。

在几处关键场合,当你以为下一秒影片就要转向激烈的流血冲突,正是黄渤及王宝强等几位谐星插科打诨的戏份,将矛盾以玩世不恭的姿态转换。

而黄渤本身的人物,亦是黑色幽默里的典型代表。他以离经叛道的方式,展现了小人物经历人生骤变的种种心里描绘,最后以重归现实,成王败寇皆成空的姿态,完成了一个荒诞故事的正能量结局。

喜剧固然是《一出好戏》的润滑剂,却也不能说是时时刻刻都出彩。影片从4个小时被剪辑至两个小时,想必有大量情节被删减,影片“类大逃杀”的原始设定,本就积淀了充分的矛盾预期,被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原本期待的血腥暴力的社会变革,却变成了两集悬疑犯罪片穿插的小品广告。

要舍弃掉自己的标签,难,而要黄渤舍弃掉可能是影片本身最大的吸睛点,更难。所以,黄渤作为导演的处女作,《一出好戏》迈得步子虽然大,但却也不算太过冲突冒进。

正如王宝强在片子里说的:步子迈得太大,怕扯了裆。

寓言类电影的偏好

从《一出好戏》爆出口碑开始,“寓言式电影”的评价就层出不穷。

黄渤并不是第一个偏好寓言式表达的电影导演。从80年代中期开始,寓言类电影一直被不少国产导演所偏爱着,此类影片中有大量的意象美学,影像张力成为影片中的第一位,而情节和逻辑则被弃置一旁。如《无极》等一类“国产大片”引领着创作者沉迷于堆砌影像和人物符号,而叙事链条、人物塑造、逻辑结构则被逐渐淡化、逐渐忽视。

自从商业化时代到来,好莱坞类型片入主市场,越来越多的观众表示出对此类大片的“不买账”。但近些年国产电影也在走向类型化的道路,但试图对此种类型电影加以修正,重新吸引观众目光的创作者也不下少数。

姜文执导的《一步之遥》《邪不压正》,在影片上映后,许多观众分化为对影像美学的赞美,和对人物逻辑的不满两派,由此产生了两极分化的口碑。

寓言式的电影不是什么新奇产物。寓言本身即是从思想观念的角度重新讲或再写一个故事。作者通过构造人物、情节,场景的描写,构成完整的‘字面意义’,同时传达另一层相关的意义。而电影早已通过将故事的方式,将寓言搬到了大银幕上。

但寓言类电影的成立,理应建立在“字面意义”的基础上。唯有当第一层意义足够完整,观众才能从此进一步感受到另一层相关的意义。

最为传统的儿童寓言,尚且能以较为粗糙的形象和逻辑建构面世。但在大银幕上,简单粗暴的童话类叙事,难免令人诟病,第一层意义尚且建立的不够完善,如何令人相信第二层意义,不是盲目的解读?

不过,这尚且是黄渤的处女作作品,在跳脱出喜剧标签拘束的路上,黄渤导演已然迈出了自己的第一只脚,而接下来的一步怎么走,则比《一出好戏》更令人期待了。

-END-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