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写真:在宫庙里打造艺术殿堂的彩绘师刘家正

来源:新华网 2018-08-11 09:48:33

来源:中新社

8月初,彩绘师刘家正在台湾桃园中坜圆光禅寺佛学院的大殿内作画。现年65岁的刘家正曾在千间庙宇作画,他不断钻研绘画技法,阅读宗教经典和历史典籍,并将各种东西方绘画技法优点融入创作,让宫庙彩绘成为真正的艺术品。 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台湾中坜圆光禅寺佛学院尚未完工的大殿内,彩绘师刘家正凝神定气“面壁”作画。毛笔平稳划过,细密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佛母的慈悲、童子的虔诚,《华严经》五十三参的典故跃然墙面之上。

台湾民间宗教信仰盛行,登记在册的宫庙逾万座。刘家正16岁离开家乡南投县信义乡,在宫庙密集的台南开始拜师学艺。回忆48年的彩绘生涯,65岁的他已数不清这是自己画的第几座庙宇,“超过千间是有的。”

“我从小喜欢画画。”刘家正对来访的中新社记者说,姨丈是台南专业画师,“他到信义乡写生时,我一下课就飞奔去看。”初中毕业后,刘家正到台南习艺,除了姨丈,还师从丁网、潘丽水等彩绘师。他随老师住在庙里,白天在工作间隙偷偷观察老师的画技,晚上反复揣摩练习,一学就是10年,直到26岁迎来“单飞”的机会。

8月初,彩绘师刘家正在台湾桃园中坜圆光禅寺佛学院大殿内创作壁画。现年65岁的刘家正曾在千间庙宇作画,他不断钻研绘画技法,阅读宗教经典和历史典籍,并将各种东西方绘画技法优点融入创作,让宫庙彩绘成为真正的艺术品。 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

当年台北集应庙重修,刘家正受人举荐,“我怕自己画不好,却也想抓住这个机会。”彩绘完成,庙方很高兴,自己却不满意。于是他继续进修,从国画的人物、花鸟、山水,到西方的素描、油画,为掌握人物姿态与神韵还学习解剖学。

刘家正不断将东西方绘画技法融入创作,扭转寺庙彩绘刻板生硬的画风,尤其是人物。他笔下的门神眼神灵动,须髯飘逸,鲜活得像要从画中跳出来。

在台湾,人们通常认为宫庙彩绘师只是“油漆匠”,学院派画家对这一行也颇轻视。许多彩绘师改了行,刘家正却以“在哪里被人看不起,就要在哪里做到最好给人看”的执着,让传统观念里“不入流的民俗画”,成为真正的艺术品,惊艳世人。

“宫庙彩绘技艺是从大陆传到台湾的,我又将其提升到艺术境界。”刘家正的门神作品曾赴北京、上海展览,获得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银奖,还有人希望聘请他去开设“门神研究院”。

刘家正阅读宗教经典和历史书籍,也曾赴敦煌参观壁画,为塑造“神貌”与“神格”积累知识。不论佛教、道教或妈祖、王爷,刘家正作画没有固定制式,不打草稿,在宫庙现场构思,依灵感落笔,却总让庙方惊叹“这正是我们想要的样子!”一位苗栗县宫庙的住持笃定地对记者说:“刘老师的画已注入三份神性,连开光都免了。”

刘家正喜欢画“忠孝节义”等教人向善的正能量中国历史典故,“因为宫庙是和老百姓最接近的地方,有很重要的教化意义。”一日,他正在淡水一座寺庙作画,一位男子走上前来致谢,“前几年我想不开,要结束生命,在一座庙里看到了您的彩绘、写的字,获得了启示。是您救了我。”说完便离开了。“这件事让我惊讶又感动,”刘家正说,“觉得这些画真的有了功德。”

刘家正画过的宫庙遍布台湾各地,记者漫步在金门老城区,竟也发现两座宫庙里的壁画落着他“玉山人”的款。他曾赴日本、新加坡、泰国、柬埔寨的中式寺庙作画,应邀到马来西亚讲习,指导当地华人修缮宗祠,在那里还遇到福建去的彩绘师,交流切磋。

“华人到哪里,中华文化就随之传播到哪里。通过宫庙彩绘传承和发扬中华文化就是我的使命。”刘家正说,“莫高窟壁画如今是世界文化遗产,我用心把每座庙宇都当做艺术殿堂来创作,希望它们长久保留,日后也能成为中华文化资产。”

刘家正鼓励年轻人将现代艺术融合到传统彩绘中,“在传统中求新求变,又不能失去传统的味道。”在他熏陶下,一双儿女也投身这一领域,成为父亲的好帮手。儿子刘映廷在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攻读博士,研究闽台寺庙建筑风格;女儿刘尹筑在台南艺术大学学习古迹修复,“也许有一天,我会去修复爸爸过去的作品。”(记者 路梅)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