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没有分离,以色列人也没有逃出去,但他们还活着

来源:山线之间 2018-08-11 18:09:53

大麻 编

对于彭浩翔这个人,很多人是通过《春娇与志明》才认识他的,但在香港,这个导演的作品很多时候就像是影像标般的存在。

彭浩翔作品颇为鬼马,属于黑色幽默与荒诞剧的类型,这当然不全是他135智商的功劳,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才是他才华的来源。

在彭浩翔的世界里,他认为荒诞离奇才是现实本身,而不是浪漫美好。观看他早期的作品,《AV》、《公主复仇记》、《买凶拍人》、《维多利亚一号》,《伊莎贝拉》,无不以一种打脸的方式在诉说主流思想中的虚伪和不切实际,背叛这种常态才是社会永久不变的道理。

他常常用整部电影的时间戏弄观众或是连电影里的主角也一起戏弄,最后将残忍的真相甩给生活,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哑口无言的观众。

《出埃及记》后,彭浩翔的作品更加醇熟,眼界也更加开阔,在艺术方面也更加坚定了自己信念。这部里程碑似的作品,也再一次把他的荒诞和才华推向了舞台更高的地方。

《出埃及记》源自圣经中一个古老的故事,但也最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摩西将以色列人带到红海,伸出手杖,红海便分开一条道路,摩西便带领以色列人从这条路上逃离了埃及人的追捕。

神给了摩西指示,帮助以色列人完成了命运的掌控,但故事中的主角并不是摩西,也不是以色列人,而是神自己。

“他是那我是”;他是自有永有的,他是耶和华;他是圣洁的;施行救赎,又实行审判。

这段话对于不信仰宗教的人来说,读起来都很拗口,但其实翻译过来就很容易理解:神是永远存在的,超越宇宙中所有的法规和依据。在故事里就是,神是以色列的救赎者,体现了他永不改变的属性。

而彭浩翔的这部《出埃及记》也是源自他自己的一个荒诞的疑惑:为什么女人常常要结伴上厕所,而且待很久不出来,他的得到的结论是”女人在洗手间里谋划杀人。“

影片的创意就从一个这样如此荒诞的想法开始,悬疑成了串起故事的一条线索。而故事中的主角就像圣经里的摩西,在找一条路走出自己的红海。

警察詹建业(任达华 饰)给在女厕偷窥的嫌疑犯关炳文(张家辉 饰)录口供。关炳文不认罪,说在厕所里听到几个女人在商量用奇特的药山寺所有的坏男人,建业虽然觉得荒诞,但还是纪录在案。

当天晚上,同僚告诉建业口供不翼而飞,而姜文再次找到关炳文录口供时,关炳文竟然承认自己在厕所里偷窥。一前一后的口供如此差异让建文觉得这和警察方子晴(邵美琪 饰)期间见过关炳文有关,于是决定追查下去。

而就在此时,方子晴却在女厕约见了建文的妻子(刘心悠 饰),希望她能阻止丈夫追查此事。建文调查之际,得知关炳文已死,而关的前妻潘小源(温碧霞 饰)也在此时出现了,和妻子闹得很僵的建文在安慰潘小源是与她发生了关系。

当发现丈夫有了外遇时,建文的妻子的秘密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电影的主基调并不在于解释是谁杀了关炳文和厕所里的那个秘密究竟是怎么回事。

导演只是借助这一条线索把股市的荒谬和个体对荒谬的态度用一种讥讽的态度表达出来。

我们不像建业一样娶了一个暗杀男人的老婆,但我们所遭遇的荒谬困境是一样的,我们和他一样,都想找到一些启发,走出埃及,走出困境。

但建业显然不是摩西,也没能走出埃及,他经历了”我能“的阶段,检举蛙人深夜殴打犯罪嫌疑人,试图破获暗杀男人的女子犯罪团伙但在实践中他也接受了自己的”不能“,于是和关炳文的前妻唱歌上床,快乐了也堕落了。因为他的世界里没有神,也没有神的引导。

在原版的结尾中,建业坐在升职考试的考场里,不停的打嗝。这不正是关炳文所听到的女人们用一种无色无味的药为给男人吃,吃下去打够100个嗝就死了吗?

这样的电影单独看起来其实并不吸引人,原因在于导演的鬼才总是把电影的主题束之高阁,在不了解背景的情况下,这就是一部荒诞剧,但从实际意义上来讲,这种荒诞是生活本身的一种模式,对生活抱有悲观情绪或是对生活特立独行的人,总能在这类电影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