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压境「大卖」新加坡,小职员的真心告白

来源:格格拍段子 2018-08-11 18:12:35

导读:中资压境「大卖」新加坡,小职员的真心告白

那天中午,我和一位台湾籍的公司总监约在餐厅吃饭閒聊。他告诉我,以往的经验,只要圣诞节和新年快到了,公司就是一堆西方脸孔的主管纷纷「请长假」回自己的国家欢渡圣诞节、新年。他们一请假,通常是短则两个星期左右,长则可能整整一个月消失不见人影,这算是常态,大家都很习惯了(注1)。不过,不少部门的工程师、员工部属也会看着自己的小老闆不在公司,赶快追随脚步放个几天假!

我就说:「那很好啊,从下礼拜开始你也可以放假了吧?如果不想出国玩,至少也可以在家睡到自然醒吧?」

「不行!」他很认真地回答我。「为什么不行?」我问。

「你觉得,我应该像那些趁着老闆不在时,跟着偷懒放几天假期,就感觉『小确幸』的职员一样?还是一肩担起责任,可是每个月底收到薪资单的时候,都可以笑着『大满足』?」他的反诘口气,不言而喻地肯定了自己的答桉。

职务与薪水越高的时候,担负的责任自然不同。如果可以舒服,有谁不想开开心心的做自己,随着自己的心意活得开心、活得畅快淋漓?可是,就是因为生活有太多的「责任」,有时很难大胆的追求自己的喜好。

尤其是,中国人像大军压境般,大量的人潮涌入新加坡买房置产、投资移民开公司,跨国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多。比如说,过去新加坡的私人公寓(condo)几乎都是外国人最爱住的天堂,可是现在却一间一间的被中国人买走。虽然新加坡人对自己的国家很有自信,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国家条件好,所以外国人喜欢来;大家表面和气生财,其实不少人私下也是怨声四起。

新加坡政府有着相对港、台严密的「打房」政策,努力「差别化」公民、外国人的各种权益,用「福利」、「政策」保护本地公民,并有效的帮外国人「剃毛」、「瘦身」荷包,比如说新加坡本地人可以用相对的较低廉的价格买进政府组屋(HDB)和优惠的银行贷款;外国人身份则禁止购买政府组屋。外国人身份只能购买高房价的私人公寓(condo),并且还要徵收 18% 的印花税,缴纳给当地政府,算是相当高的金额。因此,新加坡的房价不至于像香港那样疯狂飙涨,但是不断加温的购房速度,终究还是透过市场机制垫高了房价。

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有谁敢说自己没有压力的!外国人来到新加坡,为了节约生活成本,为了更好地融入当地环境,多数人会选择折衷的方式——申请「永久居留」的身份(PR)。新加坡政府对专业人士大都抱着欢迎的态度,不过若要真正「申请成功」,却也是一条漫漫长路。

而且,不仅是台湾、南韩如此,大财团的收购风潮盛行,连新加坡公司的职场风向球都在改变中。我这位年薪五百万的总监朋友也是皮绷得很紧,不敢大意。

新加坡的外资公司相当多,曾经不少大型企业,因为金融海啸,也经历过公司抛售潮,有被中东国家买走的,自然也逃不了被中资买走的命运。虽然,那些公司看上去,依旧保有了过去西方体质的组织架构,上从公司的 CEO(执行长)、CTO(技术长),下至 VP(副总裁)、资深总监,依旧全是白人或者是西化程度很高的新加坡菁英,也有不少日韩籍专业人士;公司制度方面,也沿用过去麦肯锡等知名顾问公司团队所打造规划的发展方向,继续前进,整体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大变动。但是,资金来源、最上游的老闆却风云变色。

这位朋友说:「以我自己的公司为例,我本来应徵的是新加坡的北欧外资公司,之前有谣传母公司企图整顿财务,想趁着公司『转亏为盈』的这几年脱售,转手个好价格。结果没有多久后,公司居然转眼间变成中国国企的海外投资公司,让所有人都为之譁然。」他说,他自己也非常无奈,明明投履历的时候是挪威公司,上班没几天,居然招牌换了,摇身一变成了中国公司。他想:「这是什么情况啊,好不容易以为自己离开中国,来到新加坡,没想到公司又被收购走,真是到哪都逃不了!」在旁边有一个新加坡年轻人也自我解嘲的说:「我以前很不想去中国找工作。但没想到现在,我连在新加坡也要在中国公司上班了。」

我问他,那大家的反应如何?

一开始,大家的情绪当然都不好,完全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而且大家对中国不放心,多少会害怕明天是不是工作不保,担心是不是有被裁员的可能。后来,HR 为了安大家的心,向公司上上下下的人精神喊话,叫大家不要担心太多,请照常工作,薪资绝对不会减少,年终红利也会照常发放。之后,事实也证明如此。于是大多数的人慢慢接受「併购」对公司本身不是坏事,因为公司的营运资金充裕了,有钱可以扩厂,产能自然增加,销售渠道变好了,市场的能见度变高了,甚至有机会整合进去一个更大的产业链。

和他聊天完,我明白,对于一个已经决定跳开台湾工作圈的人来说,想必是早就决心摆脱偏见,才走出来的。管它今天来併购的是美国 IBM、中东的阿布达比石油金主,还是中国的大财团,说穿了,这就是市场自由竞争的结果,适者生存,不适者关门大吉。赚大钱的永远是老闆。

可是,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小职员来说,差别老实说并不大,他一样继续在新加坡与世界顶尖的人物一起共事,一起质疑问题、解决问题,一样要接受市场瞬息万变的挑战──没有什么比抓住当下的机会更重要,要永远保持自己的竞争力,为人生的下一站做好准备──那些大老远从欧洲漂洋过海到亚洲工作的白人,大多也是抱持这样的观念。

至于「责任感」──也就是暂时把个人的喜恶摆放一边,与现实妥协──我无法断言是好是坏,但这却是我在新加坡这块土地上,最常看到的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