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前的快乐时光

来源:荒漠之野战 2018-08-11 14:36:11

尽管宋青书再三抗议,最后还是敌不过东方不败的充耳不闻,只好无可奈何地穿上杨总管的衣服。 宋青书一脸嫌弃地闻了闻身上的衣服,“这衣服是那基……”抬头看了看东方不败的脸色,改口道:“是那杨什么穿过的么?” “英俊挺拔,颇有杨总管当年的几分风采。”东方不败满意地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回答他问题的意思。 “没什么味儿,应该是新的……”宋青书只好不断暗示着自己。 整天看着东方不败绣花也挺无聊的,宋青书打了个哈欠,东拉西扯道:“你这里怎么一天到晚都没有什么人来?” “这里是本座独居之所,没有命令,教中不管是谁进来,只有死路一条。”东方不败似乎绣花绣得累了,以手支颐,侧躺在榻上假寐起来。 宋青书见她腰身曲线毕露,郁闷地说道:“你这样躺着真的大丈夫?你面前有个男人耶!” “那又如何?”东方不败睁开细长的丹凤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你就不怕我占便宜么?”宋青书惊奇地问道。 “被你看几眼能占什么便宜?就算你忍不住想动手动脚也没关系,反正你又打不过我。”东方不败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眼睛再次闭了起来。

“你让我感觉到受了侮辱,男人的自尊可是很值钱的。”宋青书怒视着她。 “是么?侮辱了你又能怎么样,你咬我啊~”东方不败红唇轻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右手指间却故意玩弄着一根明晃晃的绣花针。 看着她那湿润润的红唇,宋青书倒是真想扑上去咬一口,但是衡量了一下两人的武力值,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你的手下是不是不知道你是个姑娘啊?” “东方姑娘年方几何呀?” …… 连珠发炮般问了很多问题,可惜东方不败兴致缺缺,毫无回答的意思,宋青书也不见得气馁,眼珠一转,又提了一个问题:“对了,有个问题我疑惑已久,你究竟叫什么名字啊?” 这次东方不败并没有无视他,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知道么?” “东方不败?”宋青书啧啧啧地咂了咂嘴,摇头不信道:“我不信天下间有哪个父母会给自己孩子取这种狂拽酷霸叼炸天的名字。” “大胆,竟敢直呼教主名讳!”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宋青书一呆,心想:这里不是东方不败的禁地么,怎么还有其他人敢进来。

回过头去,只见一个少女,约莫十三四岁年纪,穿一身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尚带着几分婴儿肥,神情却是格外肃穆,来到小舍前先恭恭敬敬半跪下来行了一礼:“非非拜见教主师父。” “起来吧。”东方不败手轻轻左手衣袖轻轻一挥,少女便感到一股柔和的气息将她托了起来。 “五毒教的内乱平定没有?”东方不败开口问道。 少女正准备开口,却看了看宋青书,表**言又止。 “但说无妨,他是自己人。” 东方不败的话让宋青书激动得泪流满面,正要开口表达一下喜悦之情,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似乎太犯贱了一点,立马故意板起了一张脸。 得到东方不败的允诺,少女答道:“五毒教势力最大的两派一直是蓝家和何家,近几年来何家出了一个奇才何铁手,不仅武学天分惊人,而且在毒药上的造诣也是历代家主里最优秀的,声势渐渐压过了蓝家,这次何铁手因为……因为教主击杀了袁承志,而她向来爱慕姓袁的,所以起了叛心,打得蓝家节节败退,非非无能,只能帮助蓝凤凰稳定局势,形成不胜不败之局。” “何铁手?”东方不败回忆起当年她来黑木崖拜见自己的场景,“那丫头的确不错,只是没想到为了一个男人,居然敢背叛本座。她毒武双绝,非非你年纪尚轻,斗不过她也正常,这次派你下山本来只是存着锻炼你的心思,你也不必介怀。”

“多谢教主师父。”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我说你们师徒一场,干嘛动辄行礼,搞得这么生分?”宋青书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来到少女身前,绕着她转了几圈,“你自称非非,又是日月神教中人,想来便是曲洋的孙女曲非烟了?” 少女惊讶地看着他,东方不败也是眉头一皱:“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宋青书却并没有回答,反而陷入了回忆,前世看96版的《笑傲江湖》,觉得最可怜的便是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了,出场没多久就被嵩山派的费彬给杀了。若仅仅是这样倒也不会给他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当年那个肉嘟嘟的小姑娘演员,八年后居然出演了《大唐双龙传》里面的师妃暄,那份清新脱俗与之前小胖妞的反差,真是亮瞎了宋青书的狗眼,直呼“女大十八变,古人诚不我欺也。”

东方不败并不是真的关心这个问题,见宋青书不回答,也就放到一边,反而扬手将一块令牌扔到了曲非烟手里:“非非,你带着黑木令再去一趟大理,调动所有可以调动的资源,帮助蓝凤凰,务必不能让五毒教被何铁手给吞并。”东方不败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感觉有点心跳加速,武功练到一种境界,对潜在的一些危险有着敏锐的感应,加上她的伤势一直没怎么恢复,所以她才破天荒答应宋青书留下来帮她。这次下意识支开曲非烟,未必就没有存着保护她的念头。她又哪知道这一念之间,给未来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接下来几天,两人有时候会聊聊天,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宋青书无聊地在一旁看着东方不败绣花,至于晚上,宋青书一直期待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景也没发生,夜幕一降临,东方不败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留下宋青书一人独守空房…… 就这样过了几日,有紫衣使者进来通报:“启禀教主,上官长老已经捉住了叛教逆贼向问天,现在正在外面等候教主召见。” 宋青书心中一跳:来了!东方不败此时早已换回了男装,面无表情,开口说道:“带他们进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