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翠儿此时已吓的浑身发抖,她还是拼命的摇头否认

来源:空气像呼吸一样急促 2018-08-11 19:12:03

常头愣了下,他挠了挠头道:“大人,您会不会搞错了,这小女子怎能杀人呢?”

李沧海冷哼了一下,他盯着柳翠儿喝道:“你以为你不承认,本官便拿你没办法了么?”

“大人冤枉啊!奴家真的没有杀人!”柳翠儿拼命的摇着脑袋,哭的梨花带雨。

常头看着都有些不忍,他想替她说话,又被李沧海阴沉的表情所震慑,很是无奈的在那叹息不止。

“哼,你这贱妇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看这是什么?”李沧海从衣袖中摸出一串银制流苏,扔到柳翠儿面前,冷喝道。

柳翠儿见到那银针流苏,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此物乃是从死者手中找到,你可认得此物?”李沧海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她。

柳翠儿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急忙转身看向卓不凡,向他发出求救般的眼神。

“此乃你头上之步摇流苏,在行凶时,却被死者给拽在了手中。你可还有何话说?”李沧海一拍茶盏,厉声喝道。

“大人,这不过是个普通流苏,你如何认定家嫂就是凶手?”卓不凡这时走了出来,朗声道。

李沧海将茶盏放下,似乎早预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便道:“此流苏与柳翠儿头上所带步摇乃是一体,只要看其断裂处是否吻合,便能确定。”稍作停顿,他往前探了探身子,淡淡地道:“何况,她之前曾说,死者死时她在如厕。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她在如厕,她头上的步摇流苏又为何会落在死者手中?”

狄晴脸色微寒,在一旁冷声道:“若不是死者跑到茅房去夺了她的流苏,那就是她在说谎。”

卓不凡一时语塞,他看着神色惊惧的柳翠儿,沉声道:“家兄被杀,家嫂难免有些惊慌,害怕之下说错话也情有可原。”

“哦,但本官询问之时,她可是思维清晰,语气平稳,没有丝毫惊慌之色。”李沧海不禁冷笑起来:“难道,你以为本官是瞎子不成?”

“大人,你该不会是找不到凶手,这才故意将罪名推给家嫂的吧?”卓不凡明显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而是一脸正色地说道。

“柳翠儿杀人,证据确凿。”李沧海淡淡地说道。

“证据确凿?”卓不凡冷笑起来,“就凭一串流苏便断定家嫂杀人?大人如此断案,晚生不服,说不得晚生要往洛阳府告上大人一状了。”

李沧海嘴角微微上扬,他故作惊讶的道:“卓公子竟然认得洛阳府尹?下官得罪之处,还望公子恕罪才是。”

柳翠儿吓的花容失色,卓不凡更是趁机叫道:“你身为朝廷命官,竟然当众轻薄女子?”

“你给我闭嘴!”李沧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盯着柳翠儿,冷声道:“死者死亡之前,曾与你发生肢体冲突。你们都想掐过对方的脖子,我没说错吧?”

柳翠儿此时已吓的浑身发抖,她还是拼命的摇头否认。

“你还不承认?你脖子上的掐痕就是证据,莫非你还想抵赖不成?”李沧海一字一顿地说道。

随手将她推开,李沧海目光如炬的盯着他道:“当然,你也可以说是被别人掐的,不过死者手上的扳指与你脖子上掐痕的痕迹,却让你无从抵赖。贱妇,本官再给你一次机会,还不快从实招来!”

柳翠儿仿佛被说穿了心事一般,整个人突然瘫倒在地,失魂落魄的嚎哭了起来。

“大人,她……她不过是个小女子,死者身材魁梧,她怎么能杀了他呢?”常头心脏狂跳不已,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凶手居然就是眼前这名柔弱女子。

“因为,她还有着同伙。”李沧海蓦地将眼神移到卓不凡身上,淡淡地道:“卓公子,本官没有说错吧?”

卓不凡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铁青,他恶狠狠地道:“大人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个同伙?可笑,简直可笑!他是我兄长,我怎么会害他?”

众人纷纷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人一个是死者妾侍,一个是死者兄弟,怎么会是他们合谋害了死者,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大人,这不对吧?他有不在场的证据啊!”常头一脸疑惑道。

李沧海的话让众人顿时愕然,他堂堂一县之尊,竟对着一名秀才如此客气。狄晴更是俏脸微寒,觉得他官威尽失,恨不得直接揪住李沧海的耳朵,大嘴巴抽他。

卓不凡听他自称‘下官’,顿时傲然的抬起头,甩给李沧海一对鼻孔,得意的道:“算你识相!”

李沧海对着他谄媚似的笑了笑,脸色突然拉了下来,他一指卓不凡,喝道:“来人,将这厮给我拿下!以藐视公堂罪,重大二十大板!”

几名衙役原本看卓不凡就不爽,此时听到李沧海的厉喝,二话不说便扑了上去,一把将他给按在了地上。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我是秀才,我有功名在身!”卓不凡挣扎着,大声叫道。

两名衙役死死的将他按倒在地,另外两人一人拎着根木棒,对着卓不凡的屁股就狠狠地打了起来。

李沧海走了过去,他翻来覆去的看着手掌,淡淡地道:“我知道你有功名在身,本官不能对你用刑,不过谁让你藐视本官来着?本官虽是芝麻小官,但所代表的始终是大唐朝廷。”

二十大板很快打完,李沧海蹲在他面前,皮笑肉不笑的道:“藐视公堂,这二十大板已是轻的了。其实,本官还是比较仁慈的。”

狄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她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心想,自己险些错怪了他呢!

二十大板虽不至于皮开肉绽,但也绝不是无关痛痒,卓不凡咬牙切齿地爬了起来,他凶狠的瞪着李沧海,眼珠子盯着他的喉管直转。

经过这一段插曲之后,众人对这个年轻的县令不再有轻视之意。

李沧海走到柳翠儿身边,他眼神一冷,伸手将她高卷的衣领给拉了下来。

“这,就是你杀人的证据!”李沧海冷冷地道。

“不在场证据?你是说这个么?”李沧海用手一指身后房间,那正是卓不凡的房间,此时透过窗户,隐隐发现屋子里正站着一个人影。

众人纷纷诧异,这屋子里怎么会有人进去,为何众人都毫无察觉?

狄晴直接走了过去,一脚将房门踹开,里面哪里有人,有的只是一个木架以及一件衣服。

几名衙役将东西给弄了出去,众人才看到,原来这是一个用两根木棍捆成十字架,上面披了件衣服做成的假人。

下面是一张木凳,木凳中间是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将木棍插进去,刚好可以保持木架平衡。

“这是怎么回事?”常头一脸愕然。

“笨蛋,这还不明显,小二所说的影子其实就是这木架,只是隔着窗户,小二看不真切,才误以为是人。”狄晴很是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心想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这人怎么混上捕头的?

而事实上你并没有在自己房里。你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快,是因为你一早就在凶案现场。”

卓不凡眼中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那掌柜的有些愕然:“大人,可是我进去时并没有发现他啊!”

“那是他躲在了一个视觉死角——门后!”李沧海淡淡地说道:“他一早便躲在门后,只等有人进来。当进来之人被眼前所见惊到之时,他就趁机从门后走出,当作自己刚赶到现场一样。”

第七十三章招供!

卓不凡眼神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看着李沧海,一脸愤怒的道:“你这分明是血口喷人!他是我兄长,我怎么会杀他?”

“卓不凡!你这个无耻之徒,你与柳翠儿通奸,被你兄长发现,你便起了杀心。”

李沧海冷笑了几声,哼道:“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看这是何物?”

李沧海从衣袖间拿出玉坠,这玉坠造型精美,上面刻着一行小字:卓不凡、柳翠儿,永结同心。

卓不凡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而柳翠儿见到那玉坠,险些晕了过去。

李沧海一步步走了过去,眼中露出一股凌厉的光芒,道:“如果本官猜的没错的话,你一定发现了这个玉坠不见了踪影,于是你们便在房间内大肆找寻,这也就是房间为何会如此凌乱的原因。之后,你便将现场伪装成入室盗窃,并与柳翠儿串通了口供,是也不是?”

柳翠儿浑身发抖,眼见事情败露,她便哭了起来:“大人饶命,我……我全招!”

“翠儿……你!”卓不凡看着她,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还不快从实招来!”李沧海眼神一冷,猛地高喝了一声。

“威~武~!”

几名衙役拖着长长的尾音,发出正气凌然的口号,柳翠儿顿时吓的面无血色。

“回大人……确实如大人所说,今晨奴家趁着夫君外出之际,与不凡在房中幽会,不想夫君去而复返……夫君一心想杀死奴家,奴家挣扎间却误杀了夫君……。大人,大人饶命!”

柳翠儿不停的磕着头,呜呜呜的哭道。

“本官问你,你是如何杀人,凶器何在?”李沧海眼光微冷,很是威严的喝道。

“杀、杀人时,用的是夫君腰间匕首……匕首在奴家这里。”说着,柳翠儿从衣袖中拿出一把两指长的匕首,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道。

李沧海吃了一惊,没想到凶器竟然在她手中,难怪他找遍客栈也没有找到凶器。

让常头将胸前收好,以做证物,李沧海扫了眼卓不凡,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卓不凡见抵赖无用,便狠狠地道:“我与翠儿本是青梅竹马,私定终身,没想到我这个禽兽大哥竟贪图翠儿美色,趁着我外出游历,强暴了翠儿!这些年我离家出走,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翠儿,没想到昨夜竟发现翠儿与我那禽兽大哥也来到了落凤集。”

“于是,你怀恨在心,偷奸不成,便杀了自己兄长?”狄晴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他想杀翠儿,翠儿挣扎时,误杀了他,这是他活该!”卓不凡吐了口唾沫,恨恨地骂道。

李沧海冷笑了起来,这误杀和蓄意谋杀,可是有着天壤之别,而此案明显是蓄意谋杀。

“本官在检验尸体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死者身上有两处致命伤。一处在胸前,而另一处则在脊柱,而且是被人以指力强行错位。”李沧海背着双手,意有所指的说道。

卓不凡眼神一冷,心知自己已经露馅。

一抹杀机从他眼里迅速闪过,一招将身边两名衙役放倒,右手成爪直往李沧海脖子抓去。

李沧海急忙侧身躲过,但卓不凡比他还要快上许多,犹如鹰爪般的手爪凌空划过,只听哧哧几声,李沧海胸前顿时被抓出几道血痕。

李沧海顿时吃了一惊,他就地一滚,滚到柱子后面。

卓不凡似乎非杀他不可,凌厉毒辣的手爪紧随而至,噗的一下抓在木柱上,那木柱好似豆腐一般,直接被抓下好大一块。

李沧海见状,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这劲道若是抓在人身上,还不得把骨头给抓碎了。

“救命!晴儿救命啊!”

李沧海心知自己绝不会是卓不凡对手,决定召唤女神进行抵挡,急忙大叫了起来。

从卓不凡动手到李沧海喊救命,不过电光火石之间。

狄晴秀眉一挑,长剑直接飞了过去,堪堪地在卓不凡抓到他天灵盖之际,将卓不凡给逼到了一边。

卓不凡见状,凶性大发,立即转而抓向狄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