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第一代教父维多-安东里尼的传奇一生

来源:滕天历史 2018-08-11 22:31:59

教父一词,英文是God father,来源于宗教,中文译名出自《老子》,是在婴儿或幼儿受洗礼时,赐以教名,并保证承担其宗教教育的人。西西里人有一句戏言:“人世间充满苦难,所以需要两个父亲来照看孩子。”

维多-安东里尼,西西里岛柯里昂村人,显然拥有一个不愉快的童年,父亲和哥哥先后死于黑手党仇杀,母亲也在保护他逃跑时罹难。在世纪之交,他9岁(此为电影中年龄,原著中是12岁)时,维多就不得不在父亲朋友的掩护下逃离家乡,前往充满了未知的新大陆美利坚,在入境时,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了维多-柯里昂。

那时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美国梦,甚至连国家的概念都很模糊——黑手党在西西里只手遮天。在美国的维多沉默寡言、从不多言,也不轻易表现自己的愤怒——他清楚地记得父兄如何死于“朋友的朋友”之手。他以家庭为重,却不常常表露感情,把名字改为维多-柯里昂(纪念家乡柯里昂村)算是为数不多的一次。

柯里昂在美国度过了十几年不算富裕的生活,在十八岁那年娶了同样来自意大利的一位好姑娘为妻,妻子从不过问丈夫的事情,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家庭主妇。起初,柯里昂在占科家的面包店工作,老板的儿子是他最好的兄弟和玩伴。占科-阿班丹多,这个狡猾多智的名字随着后来柯里昂家族的崛起而声名远播。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一向老实讷言的维多会走向他后来认为的“命中注定的道路”,不得不说是命运给他送来了法努奇——一个靠敲诈勒索为生的地痞流氓、狐假虎威的独行侠。

维多先是因为法努奇的缘故丢了工作,又在此后因拦路抢劫的“生意”被这个独行侠勒索。看清了法努奇软弱无力的真面目之后,他决定动手除掉法努奇,这个过程中,他逐渐褪去与世无争的保护色,准备拥抱自己的命运。由此,他发展出了自己的人生观——一个人只能有一种命运——“在那个循规蹈矩没有活路的世界,他利用自己的天赋才能立足。于是,他就走上了那条路,进入了那个世界。

”他的举动赢得了两个意大利邻居的尊敬,他们就是克莱门扎和忒西奥,此前一起做“生意”的伙伴,也是维多日后的左膀右臂。克莱门扎粗鲁勇猛,维多牢牢控制在手心,而忒西奥足智多谋、更明事理,教父放手让他经营自己的地盘。教父正确的策略让他们呢一次次出奇制胜,在那个世界里,他们用“友谊”建起了一堵墙,将国家和社会强加的威胁和侮辱排除在外。

事实最终证明,“伟大的人并非生而伟大,而是越活越伟大”。维多-柯里昂凭借着他冷静的头脑和令人畏惧的谦逊风度在纽约地下世界占有了一席之地,并抓住经济大萧条的宝贵机遇,顺利地扩张了家族的势力。

30年代,小黑帮不断增多,新人从未停止过挑战老派首领的权威,唐和其他大家族的首领达成共识,血洗小帮派,维持王国的数目在可控范围,用铁腕手段维护自己的统治。与此同时,维多-柯里昂开始向政界伸出触角,他通过律师开出工资单,向大人物们率先伸出友谊的橄榄枝。

二战打响之前,唐柯里昂(唐是意大利人对黑手党大佬的尊称,从那个时候起就有人叫他唐了)认清了形势,决定为地下世界带来和平,奔波于大型黑帮首领之间,秩序建立之后,柯里昂家族攫取了更多的礼仪,跃升为五大家族之首,地位无可动摇。维多定居长岛,过了几年平静的生活,直到女儿的婚礼之后,“土佬”索洛佐的手下用几颗子弹将他送进医院,五大家族的平衡彻底打破,战争一触即发。

伟大的唐-柯里昂一遇袭,三个儿子释放了自己的本性,他们的命运也就此改变:老大桑提诺残忍易怒,暴力直接,缺乏西西里人的曲折手段,这最终让他丢了性命。

老二弗雷多优柔寡断,不能接手家族的事业,托庇于内华达州之后更是风流软弱,连唐本人都嗤之以鼻,他已经“背叛”了家族。

老三迈克尔原本有着美好的未来,不必介入家族事务,却在此次事件当中袭杀警长、手刃仇敌,不得不远走西西里,从此进入了地下世界,再也不能回头。

义子汤姆-黑根终究太年轻,缺乏经验和手段,间接导致桑提诺遇害,遗憾出局。唐得知一切之后不得不振作精神,不等完全恢复就离开病床,在五大黑帮之间展开斡旋,并召开了首脑会议。会上,唐发表了后来闻名地下的演讲(提出了“我们的事业cosa nostra”,即黑手党的事业),内容符合他一贯的理性和谨慎,显示了自己的力量,也为迈克回归奠定了基础。

迈克尔回归之后,伟大的唐就处于半隐退状态,长滩不再是别墅而是要塞,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对于即将退休的老人简直是天堂。在他最后的时光里,唐每天做的就是耕耘、小酌、谈天和陪着孙子玩耍,尽享天伦之乐与人间美好。

当然,他从没停止对家人和家族事业的关心,不仅手把手将政治关系转交给迈克尔,更是提出了几次宝贵的建议,最后一次甚至救了二儿子的命。可惜天公不作美,计划尚未完成便不得不提前实施,而辜负迈克尔的正是唐本人。

维多-柯里昂,伟大的唐,叱咤风云数十年之后,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去世前一刻,家人就在身边。在留下了一句 “人生真美好”之后,这位来自西西里的黑手党大佬从此与世长辞。

男人们为他安排后事,女人们为他伤心流泪,(这也是教父送走老顾问、老朋友阿班丹多-占科的逻辑)遗容由老朋友邦纳赛拉为他精心装扮,“死神都不能夺走他脸上的庄严”。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始终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个首领背叛了家族,不是鲁莽饿克莱门扎,而是有着蝰蛇一般致命气息的忒西奥,而他的遗计成功挽救了儿子、挽救了家族、挽救了他一手开创的事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