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小说:他万般虐她,又万般宠她 他买下经纪公司只为捧她一人 - 今日头条

虐心小说:他万般虐她,又万般宠她 他买下经纪公司只为捧她一人

来源:沂蒙山的老列侬 2018-08-12 00:17:03

你眉间的愁绪是我绵绵的思念——题记。

夜华城,南郊别墅区,金家老宅。

金哲瀚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他抬头间无意瞥见了电视里的一抹人影。

这是一档新闻节目,主持人正播报着新闻现场的情况。

而金哲瀚牢牢盯着的却是主持人的身后,那一抹稍纵即逝的身影。他的拳头慢慢握紧,眉心皱了起来。

金哲瀚拿起手机拨通了助理张显的电话,“帮我查,现在电视二台的新闻现场是哪里?”

“是,金总。”电话那头干脆利落的应道。

金哲瀚挂了电话,不到五分钟,手机信息来了,河源镇河新路16号。

他拿起椅子上的西装往身上一套,就匆匆走了出去,坐进门口的跑车,疾驰而去。

河源镇河新路。

荀伊诺坐在公司楼下的石凳上啃着早饭。她今天来的早,没想到还碰上了新闻记者,看起来好像还是直播。不知道有没有把她拍进去,她可不想让那些曾经认识她的人看到,毕竟她失踪了两年。

不知是心里紧张还是吃的急,一不小心就噎着了,荀伊诺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一手从包包里拿出了矿泉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总算把喉咙里堵着的食物冲下去了,荀伊诺如释重负般,盖上了瓶盖。

可当她一抬头,嘴里的水就如数喷了出来,也喷到了眼前的男人身上。

荀伊诺看着面前颀长挺拔,俊逸出尘的帅哥,脸上却没有一点的花痴样,而是一脸的惊愕。怎么会是他?

两年了,她和他足足有两年没见了。

“这么久没见,还是这么讨人厌。”金哲瀚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向荀伊诺伸出手,“纸巾。”

荀伊诺慌乱地翻起了包,她的包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她也从来不整理,要找出一包小小的纸巾好像真是有些困难。

金哲瀚有些不耐烦,一把抢过荀伊诺的包,分分钟把纸巾拿了出来,擦着身上的污渍。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荀伊诺连连道歉,趁着有洁癖的金哲瀚正在专心擦衣服,她拿了包就跑。

金哲瀚看着慢慢消失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跑吧,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石桌上还放着荀伊诺未吃完的早饭,金哲瀚低下头看了看,微微蹙眉,她吃的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荀伊诺一口气跑了三层楼,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

她缓了缓,向自己的座位走去,才坐下没几分钟,经理的声音响了起来,“荀伊诺,来办公室一趟。”

“马上来。”荀伊诺应道,她不禁疑惑起来,怎么一大早经理就找她,莫非是她犯了什么错?不过这不太可能啊,她工作向来认真勤恳。怀着忐忑的心情,她走进了经理室。

经理是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看到荀伊诺进来了,就指了指沙发,“坐吧。”

荀伊诺看了看身后,除了她并没有别人,看来是确实是叫她坐沙发,她进这个公司这么长时间,这个位置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坐过的。她有些受宠若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经理室的沙发可不是谁都能坐的,虽然现在她有机会坐了,可心里却在翻滚,她有预感,准没什么好事。

“小诺啊,你来我们公司也快两年了吧。”经理戳了戳鼻梁上的眼镜,表情有些严肃。

荀伊诺点了点头,“是的,经理。”

经理捋了捋他那本就没有几根的头发,“我看你平时工作挺认真的,也确实是个好员工,但是我们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什么意思?”荀伊诺一脸茫然。

经理拿出一叠钱,放在荀伊诺面前,“这里有十万块钱,你赶紧走吧。”

“经理,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为什么要赶我走?”经理的话像是晴天霹雳般砸在荀伊诺的头上。

“哎,你得罪了夜华城最有钱权的金公子,你说公司怎么敢再要你,你也行行好赶紧走吧,免得我们这些人被你连累。”经理摇头叹了口气。

荀伊诺攥紧了拳头,果然是金哲瀚,她前脚才刚遇到他,后脚就没了工作,也只有他有这么大能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荀伊诺抿了抿唇,“经理,你放心吧,我这就收拾收拾走人。”

说完荀伊诺拿起钱就走出了经理办公室,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个时候公司只来了两三个人,他们知道荀伊诺要卷铺盖走人,赶忙围了过来。

“小诺,经理找你说了什么,你怎么突然就要辞职了?”

“是啊,是不是经理他故意为难你什么?”

“小诺,你别走啊,你走了谁给我们端茶倒水啊。”心直口快的小同事说完又立刻捂了捂嘴巴。

荀伊诺只是淡然一笑,“没事,辞职是我前几天跟经理提的,抱歉,没提前告诉你们,我就是累了,想歇歇。”

荀伊诺的东西不多,收拾完也就一个箱子,不过同事们还是一起送她下了楼,帮她招了一辆出租车。

荀伊诺很快回了自己在河源镇租的公寓。

这是一套普通的单身公寓,地段不好,设施不好,但她一住也住了两年。

荀伊诺站在窗前,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两年前,她还在夜华城。

她曾经是荀家大小姐,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就和金哲瀚有婚约。

但是在两年前,先是金哲瀚背叛了她,之后荀家也破产了。

破屋更遭连夜雨,荀家夫妇在破产后的第四天,因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双双跳楼身亡。

荀伊诺当时彻底崩溃了,意图轻生,幸好是柯羽泽救了她。

那段时间,如果不是柯羽泽一直陪着她安慰她,恐怕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荀大小姐了,她会自己做饭,洗衣服,装灯泡,坐地铁,挤公交…

她学会了独立,以前她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太过依赖金哲瀚,以至于那时候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

荀伊诺曾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两个已经离她远去,还有一个,在两年前抛弃了他,今天还毁了她的工作。

为什么明明是金哲瀚对不起她,他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来欺负她,而她却反倒像是犯了错的人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点击下方阅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