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太坏谁的错》果然是有娘疼的孩子呢!可惜我娘亲死的早呢! - 今日头条

《夫君太坏谁的错》果然是有娘疼的孩子呢!可惜我娘亲死的早呢!

来源:坤哥谈情感 2018-08-12 10:34:40

“你真的不救?”板子已经打了好几下,楚轻离看着秦茗玥轻声道。

“我为什么要救?是她们自找的。”自己做的事儿,就要自己负责。这后半句秦茗玥并没有说出来。

“哦?”楚轻离挑眉,歪着头认真的看着秦茗玥小脸上面无表情的神色,半响轻声道:“真是个狠心的丫头!”

“你要是现在舍不得美人,还来得及。”秦茗玥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突然的转身,也向着那亭子中走去,看着已经坐在亭子中的左相爷,一双眸子轻轻的闪了一下。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呢!要是玥儿的话,我一定会救的。可惜你没给我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唔……等等我……走的那么快干什么……”楚轻离看着秦茗玥转身走了,自己也瞥了那两个美人一眼,眼光怜悯,随即轻轻的话语从口中吐了出来,也向亭子中走去。

玥儿?秦茗玥皱眉,这个混蛋什么时候和她叫的这么亲热了?救她?他不害她就好了,秦茗玥听见楚轻离轻柔绵软的声音,身上就起鸡皮疙瘩,听见他跟上来,脚步不由自主的就加快了。

二人一前一后,很快的就走进了亭中。

“爹爹!”秦茗玥向着面色伤感的左相爷轻轻的唤了一声,想来他是想起她那已逝的娘亲了,心里划上了一丝歉意,觉得是不是根本就不应该利用这个老头的感情,来惩治那两个女人。

“坐吧!”左相爷看着秦茗玥点点头。秦茗玥就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岳父大人!”楚轻离随后跟着秦茗玥走了进来,看着左相,眸光扫了秦茗玥一眼,躬身喊道。

“小王爷也坐吧!”左相爷面色立时就暖了一下,向着楚轻离笑着点点头。

“多谢岳父大人!”楚轻离笑着向着秦茗玥走了过来,一双眸子闪啊闪的,挨着秦茗玥坐了下来。

什么?这个家伙居然喊老头子岳父?而且这个老头子似乎还很享受的样子,天!秦茗玥眼睛死死的瞪着向他走来,并且挨着她坐下的家伙,他们还没大婚,他就恬不知耻的喊上了。

“真是无耻!”秦茗玥恨恨的瞪着楚轻离,没有出声,用嘴型道。

“我们都过了三媒六聘了,玥儿从今以后就是我效忠王府的小王妃了呢!要多穿些鲜亮的衣服才是。”楚轻离微微一笑,凤目轻闪,打量着秦茗玥一身素雅的衣衫,看着左相爷笑道:“都是左相府的小姐,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相爷虐待了玥儿呢!”

看着左相爷欣慰的笑容,楚轻离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左相爷不会不知道吧?

这边三个人聊得愉快,那边板子‘啪啪啪’的声音传来,就跟伴奏似的。秦茗玥看也不看那边一眼,一张小脸淡淡的笑着,多数的时候是笑意不达眼底,既然打了,就没有阻止的道理。

她秦茗玥不是那样的人,要不就不教训她们,既然教训了,就要彻底让她们记住她,不是好惹的。

楚轻离也是同样,玉手把玩着发丝,与左相爷一来一往的话着家常,偶尔看秦茗玥一眼,但眼眸再也没看那打板子之处,似乎真的与他无关。

左相亦是不看那边一眼,似乎刚才面上现出沉痛之色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与楚轻离和秦茗玥一句一句的聊着,当然多数的情况下是和楚轻离聊,秦茗玥只是偶尔的说一句,多说的时候,都是静静的坐着,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一双眸子,任人看不出眸子中的神色。

“呜呜……老爷……快住手……你们快住手……别打了……都给我住手……我让你们住手……都听见了没有……”

“呜呜……老爷……你怎么舍得打她们呢……别打了……我的儿啊……哎呀……再打下去就死人了……”

只听见两声大声的痛哭声,听着声音,秦茗玥便知道是谁来了。左相府如今的左相府夫人和二夫人。也就是秦茗香和秦茗蕾的妈。

听见哭声,左相爷皱眉,楚轻离一愣,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和左相停止了说话,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两个徐娘半老的妇人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一个比一个花枝招展,不次于那秦茗香和秦茗蕾的打扮。

看着她们一人奔向被打的一人,楚轻离不难猜出她们的身份,俊眸轻轻的闪了一下,转眸看着秦茗玥。秦茗玥的小脸依旧是淡然的没有一丝表情,看楚轻离看着她,死死的白了他一眼,静静的坐着。打死人?开什么玩笑?只不过是皮肉之苦罢了!

徐管家站着监工,一看见是二夫人和三夫人来了,眼皮动了一下,转头看着左相,见左相没有阻止,也就不语。小厮没有得到停止的指示,不打够一百板子,当然更不会停手。竹板子‘啪啪啪’的依旧准确无误的落下,那秦茗香和秦茗蕾从小就是大小姐,哪受过这样的待遇,早就晕过去了。

“哎呀!我的儿……都给我住手!我叫你们住手听见了吗?”一个妇人最先来到场地,听这口气,当然是秦茗香的娘,左相府如今得势的夫人。只见她挥手扒开小厮,气势惊人。一把抱住了秦茗香血肉模糊的身子,小厮被迫停下了板子。

另一个夫人也有样学样的跑来哭着扒开小厮,同样抱住了血肉模糊而昏死过去的秦茗蕾。顿时,板子的声音是停止了,但换成了一片哭声。

小厮都看着徐管家,徐管家看着亭子中的左相爷,左相爷依旧坐在亭子中,秦茗玥没动,楚轻离没动,亭子中的三个人谁也没动,依旧是静静的坐着,只是视线依旧转移到了那哭倒一片的场地。

“相爷……你为何要打香儿,她可是犯错了?”左相夫人坐了十几年,气势再也不是当初温柔善良的小妾了,说话也变成了质问的语气。

左相微微皱眉,不语。

“是啊……相爷……有什么错你可以教导她们嘛……怎么……怎么这么狠心……她们可是您的女儿啊……”这是二夫人,平时很受左相宠,语气多的是埋怨。

左相神色微微一动,依旧是不语。

“相爷!什么大的火气居然让你动家法?这……这香儿可是要做太子妃的人……你把她打成这样……这样……今日相爷一定要说说……”左相夫人给侧字丢了,只剩下妃了,秦茗玥面色闪过一丝不屑。

“是啊……相爷……您平日可是最疼蕾儿的……怎么……怎么舍得下手……”二夫人哭的梨花带雨。

左相面色一动,依旧是并未言语,但一双眸子现出了别样的神色。看的秦茗玥眸子轻轻一闪,随即隐了神色。楚轻离依旧是静静的坐着,面上挂着一丝趣味。

“果然是有娘疼的孩子呢!可惜我娘亲死的早呢……”秦茗玥忽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幽幽的道。

“没有什么说法!继续给我打!够一百板子为止。”左相爷听见了秦茗玥的话,面色一变,想是想起刚才秦茗香和秦茗蕾说过的话,刚有些松动的面色难看了起来,看着那哭着闹着的俩女人,皱眉道:“徐幕!给我拉开她们,继续打!”

沉怒的声音,左相爷一双眸子冷厉了起来。

“是!”徐幕一愣,向着小厮摆摆手,道了句:“两位夫人得罪了!来人!拉开她们!”

“啊……相爷……不准打了……你想打死她们么……她们可是你的女儿……”左相夫人趴在秦茗香的身上,当先被拉开,脸色一变,看着沉怒的左相大叫出声。

“相爷……相爷……求求您别打了……蕾儿从小就没受过这份罪……她怎么受得了啊……真的会打死她们的……”二夫人也同样被拉开,哭着道。

秦茗玥瞥瞥嘴,没受过罪?要不怎么就这么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呢!一张小脸掩上了哀伤的神色,随即看着没有继续下令打的左相爷,轻声道:“爹爹!我看还是别打了!

反正娘亲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就算有人说什么,她在天上也听不到的,我这个做女儿的担着就是了……”

“你们再叫一声,她们一个人再加一百下。”左相爷看着那向着小厮又踢又打,哭闹不止的二人,哪还有半丝左相夫人的端庄样子?活活的像两个泼妇,瞥见一旁静坐的楚轻离和秦茗玥,一双老眼一紧,沉怒道。

果然哭声和叫声瞬间煞然而止,接着便听到‘啪啪啪’竹板子继续落下来的声音。秦茗玥转过了头,不再看那处,既然打了,她就都让她们知道知道,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算是她来这左相府五年,临走给她们点纪念

左相爷也收回了神色,深深的看着秦茗玥淡然的小脸,秦茗玥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任他看着,半响,莞尔一笑:“知道爹爹还念着娘亲,娘亲的在天之灵可以欣慰了呢!我和贵妃姐姐也为娘亲高兴。”

“玥儿!爹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左相静默半响,忽然叹了口气道。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怎么会呢?左相府很好,我都舍不得离开了呢!”秦茗玥淡淡一笑。她说的是实话,左相府是不错,至少住着这五年,她没有让自己吃亏,住的很舒服。

“傻孩子!说什么呢!离小王爷娶你为妻,不日就将大婚,你从今以后就是效忠王府的人了。怎么能不离开呢?”左相爷似乎笑了一下,扯动嘴角,但是笑的欣慰中有那么一丝苦涩。

“那我可以不嫁啊!离小王爷不娶,爹爹不应,聘礼退回去的话,不是玥儿就可以一直在左相府待着了么?”秦茗玥眼波一转,看着左相爷笑着道。

“胡说什么呢?圣旨都下了,何况你们二人情深意重。离小王爷刚才还和爹说接你去效忠王府小住几日呢!爹已经答应了,一会儿你回去收拾东西,就随离小王爷过去吧!”左相皱眉,轻叱了一句,随即道。

“啊?”秦茗玥一愣。转头看着楚轻离,只见那厮正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坐着,笑看着她。

“是啊!不用收拾什么东西,效忠王府什么都有,马车就在府外候着,玥儿直接和我走就好了。”楚轻离见秦茗玥看他,笑着点点头。

去效忠王府小住?这个混蛋又打的是什么注意?秦茗玥皱眉,楚轻离轻轻的向着她眨了两下眼睛,秦茗玥小脸难看了起来,随即转头看着左相爷道:“爹!我刚从宫里回来……”

“就是小住几日,去吧!”左相爷摆摆手,阻住了秦茗玥未出口的话,眸底划过一丝叹息。眸光瞥了那被打的秦茗香和秦茗蕾一眼。

原来是这样!看来那大夫人和二夫人吹枕边风了,看不得她秦茗玥好么?是啊!那秦茗香和秦茗蕾都没有她幸运不是么?她嫁的好,效忠王府是个什么地位?她能进效忠王府做小王妃,也算是人上人了!

秦茗玥想通了这一点,一双眸子瞬间冰冷一片,看来这左相府是不能待了,嘴角微微的挂了一丝嘲讽的笑,说真的,出了今天的这事儿,她也确是懒得待了。

不过去楚轻离的家?秦茗玥皱眉。半响面色一柔,瞬间便了乖巧温顺的摸样,看着左相爷,轻声道:“玥儿一切都听爹爹做主!”

“嗯!玥儿不愧是我的女儿!”左相的面色立即一暖。

“既然如此,那现在就走吧!”秦茗玥站起身,看着楚轻离道。

戏也看够了,一百下似乎也快接近尾声了,演戏的话,她喜欢演全套的,看戏的话,她只喜欢开头,这收尾嘛!就没兴趣了!就留给这个死老头子去吧!谁叫她答应楚轻离给她卖出去了?活该!

“好!玥儿说怎样就怎样!”楚轻离笑着站了起来。

秦茗玥皱眉,扫也不扫他一眼,转身向着府外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的停住了脚步,看着左相爷,微微抿唇道:“玥儿的那个小院子,还有那小院中的人,还有那小院中的猫啊狗啊什么的,都很是喜爱,要是不见了或者出了点什么差错……女儿就会很伤心的呢!爹爹不会希望女儿回来很伤心吧?女儿要伤心的话,天上的娘亲也会很伤心的呢!”

秦茗玥说完了,目光转向看着那瞪着她眼珠子快掉出来的两位夫人,小手摆弄着衣角,慢慢的道。

左相爷面色一愣,随即顺着秦茗玥的视线,也看见了那两位面色难看的夫人,不,岂止是难看,她们看着秦茗玥,是恨不得给她吃了。

“去吧!你的院子不会少分毫。”左相如今才正视了这个他一直就认为愚钝废物的女儿,看来他是老了。遂摆摆手道。

“那玥儿就放心了呢!”秦茗玥得到了左相的保证,淡淡的转过身,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这个地方,她早就不想待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