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世无双》老实交待,你把灵儿姐怎么了?

来源:情感喻顺纸 2018-08-12 09:56:05

许战天指着一旁的萧灵儿,解释道:“是她说的,今天她上街,发现你当街被人追逐,随后便被警察带走,她怕你出了危险,就希望我们赶来救你。”

林天把目光转向萧灵儿,只见平见张牙舞爪的丫头,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激动,面若桃花般鲜红,含羞带喜的站在一旁。

“可她为什么要暗地里跟踪自己呢?”林天有些不解。

不解归不解,还是感激的朝萧灵儿点了点表达了谢意,转指着被雷子破坏的牢笼门,对许战天说道:“你们的动作是不是太大了?”

许战天没有丝毫的内疚,撇了撇嘴,像是做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的说道:“这都算小事了,人家黎正阳,差点没把国安局特战小组给搬过来救你。”

“什么?!黎叔也来?”林天吃惊问道。

许战天点了点头,应道:“当然,现在正在刘健仁的办公室跟他聊天呢!”

林天看着许战天用手比做枪的样子,立刻明白他刚才所说的聊天,黎正阳跟刘健仁在进行什么样的对话,只觉得嘴角一阵的抽搐,暗道:“这也太离谱了吧?”

趁着林天还在一旁,暗自发呆的空档,许战天把目光移向早躲在一旁的几个壮汉,以他的锐利的目光,早瞧出这几个壮汉肯定对于林天不怀好意。

兄弟如手足,谁敢碰林天一下,许战天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指着几个早就被吓得面如土色的壮汉,用低沉声音说道: “他们没伤着你吧?”

许战天轻飘飘问了一句,只要林天点头,在一旁早就跃跃欲试的雷子,肯定会不用吩咐的上前打断这几个人的腿。

林天是个医生,医生最重要就是要有一颗良善之心,再加自己并没有受任何伤害,也就不再落井下石,反而帮着他们解释道:“把他们放了吧!”

许战天点了点头,用眼神一斜,对着还在发愣的几个壮汉,喝道:“还不快滚?”

小平头嗯了一声,也不敢再多言一句将刀疤男背了起来,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许大哥,我们还是去看看黎叔吧!”林天有点担心,真怕他擦枪走火,一枪把刘健仁给毙了。

黎正阳表现出来的火气,让一向自负的许战天都觉得有些害怕,对于林天的担心当然是深表认同,怕许可可看到太过火爆的镜头,对她成长不利,扭头对她说道:“可可,你不许去!”

“凭什么?我就要去!”许可可气鼓鼓把眼睛瞪得圆圆,唯恐天下不乱的她,仿佛觉得这是参加一次盛大的聚会,丝毫不担心有任何的不妥。

抗议的话刚一说完,就拉上一旁的一直未开口的萧灵儿,说道:“灵儿姐,难道你不想去吗?”

萧灵儿点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去,她的认同让许可可更加的理直气壮,对于许战天的要求一步不让。

许战天对别人可以抬手打,张口骂,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妹妹却做不到,抱歉的朝林天笑了笑说道:“这妹了,我算是管不了了。”

“那就带上她们吧。”林天也不想得罪一向以搞怪出名的许可可

yeah~

许可可为自己了取得斗争的胜利而欢呼,许战天和林天相视一笑,都觉得用退让换来风平浪静是值得的。

几人也不再废话,由雷子开道,往警察局长的办公室赶了过去,一路上,许战天简单的跟林天说了关于这件假药风波的事情。

林天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抓完全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阴谋。

坐上电梯直奔三楼的刘健仁的办公室,刚一出电梯门,就听黎正阳恶狠狠威逼着刘健仁道:“快说,是谁指使你抓林天的?”

林天几人一瞧,果不其然,在局长的办公室外面,早围了许多看热闹的警察,可他们谁也不敢上前帮忙。

“黎叔,住手!”林天赶紧的跑进了刘健仁的办公室,拨开人群,出言制止道。

黎正阳一手卡着刘健仁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手枪抵着他的脑袋,把脸转过来,笑着对林天说道:“林老弟,你等一会儿,我这里待会儿就完了。”

待会儿,刘健仁的小命就完了!林天纳了闷了,一个四十多的人火气怎么比起许战天这样的年轻后辈还要旺盛。

刘健仁也有说不出的苦衷,自己也收钱办事,可没想到,这一次却碰到这么硬的茬,暗叫着倒霉,暗恨着吴文辉怪不得会这般的豪爽,原来是挖了个坑在等自己。

对于此时此刻的境地,他当然也不傻,就算自己承认了错误,黎正阳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不如咬着牙坚持,期盼着奇迹。

林天却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对黎正阳说道:“黎叔,你还放了他吧,把事情闹大了对谁也不好。”

听他求情,黎正阳沉吟片刻,把手一松,把枪收回挂在口袋内侧的枪套里,对林天说道:“好的,我听你的。”

周围人一片沉默,大家都不明白,林天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一个如此火爆的人能够乖乖的听话。

刘健仁用手揉了揉被黎正阳捏得发疼的脖子,庆幸着自己的诚意感动了上天,竟会让林天替自己说了句好话,才算是逃过了一劫。

“林天,你的事情尽管放心,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刘健仁感激着看着林天,当着众人的面前信誓旦旦的承诺道。

对着吴文辉一通连珠炮式的谩骂之后,这才将心中恶气算是发泄出来,狠狠地将话筒往电话上一撂。

几人出了警局,黎正阳指着自己开来的路虎对林天说道:“林老弟,我有话要跟说。”

林天点点头,直到上了黎正阳的车,还略带几分不舍的看着与许可可她们一起上了悍马的秦雪晴,他多么希望这会儿能她说上几句话。

黎正阳开着车,不紧不慢跟着许战天的车后,林天坐在一旁,耐心的等着他开口。

“徐老让我来的。”黎正阳一开口让林天明白,自己的身后有一个强大的靠山,他也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林天荣辱不惊的笑了笑,表达了自己对徐老关心的谢意。

黎正阳感叹林天的淡定,这么年轻就会有如此的修为,怪不得让观人无数的徐老也起了爱才之心,要说报答救命之恩,徐老做得已经够多了,现在对林天做得一切,老人待他如同亲生一般。

“在我来之前,他就已经打了电话给了这里的老熟人了解一下情况,才意识问题很严重,派我帮帮你。”黎正阳缓了缓,又继续说道:“就算这样,你仍然要当心,这里的情况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性命堪忧。”

“谢谢,黎叔。”林天话不多,但让人能清楚的感受,他的感谢是发自肺腑。

黎正阳也觉得刚才的话题起得过于沉重,呵呵的笑了笑缓和了一下气氛,岔开话题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警局那么冲动吗?”

按林天对于黎正阳的了解,一直沉稳内敛而著称,冷静外加睿智,可今天却一改常态的,大闹警局不说,还持枪指着副局长的脑门,这未免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细细想来诧异道:“难道为我?”

黎正阳用欣赏的看了一眼林天,继而说道:“这个副局长明显跟外人串通来整你,而我刚才那么做,势必会敲山震虎,让躲在背后的人懂得收敛,让他们明白,你并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欺负的人。”

“原来如此!”林天感激的致谢道:“黎叔,真的很感谢我!”

黎正阳摆了摆手,笑道:“兄弟之间,不用这么客套,另外,我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

“礼物?!”林天略带意外的说道。

黎正阳伸手拉开车厢里的贮物盒,从里面拿出一份名单递给林天,说道:“这里是我通过卫生厅里一个老战友的关系弄到手的,上面是关于这一次假药事件受害人的名字,你有空按照这个名单上的地址跑一下,说不定会有些收获。”

面对名单,有如瞌睡遇到了枕头,让林天异常欣喜,接过名单迫不及待的翻阅起来。

“林老弟,我能为你做的不多,很多事情还需要你自己去做。”黎正阳斜了一眼正在埋头阅读的林天。

林天这才把目光从名单上挪了开来,用无比真诚的话语说道:“黎叔,你已经为我做的很多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黎正阳摆了摆手,说道:“不了,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做,你们自便吧。”

林天点了点头,这才挥手向他告别,转而与许战天几人一道回到住的军区家属楼。

“死林天,出去也不打一个招呼,就知道一个人快活。”萧灵儿面色愠怒,瞪着林天咬牙说道。

林天眼皮也没抬,针尖对麦芒道:“你擅自跟踪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怪我?”

“你……”林天的不识好歹,让萧灵儿气苦,俏脸涨红,犹如火山爆发之势。

当事人林天却没任何的觉悟,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呵欠,头也没回朝着萧灵儿挥了挥手,道:“我累了,没精力跟你废话,想吵架,明天再说。”

林天轻飘飘的话,差点没把萧灵儿气得暴起,要不是碍于身旁人多,肯定会卷起袖子跟他拼命,倒是在一旁的秦雪晴,见此情景,若有所思的低头不语。

两人的吵闹让大家笑了一阵后,重新聚在一起吃个了晚饭,饭后都回房休息,沈阳的冬天实在太冷,尤其是天黑,几乎是呵气成冰,除了有暖气的屋子,万不得已,谁也不愿到外面遭那个罪。

半夜,林天穿着棉睡衣,趿着拖鞋,偷偷地摸到秦雪晴的房间前,轻敲几下。

“谁?!”秦雪晴睡觉很警醒,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开口问道。

林天怕打扰到其他人,小声说道:“秦姐,是我,林天。”

“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秦雪晴话虽这么问,但还是把门打了开来。

披着一件碎花棉睡衣的秦雪晴打开房门,见是林天,不自觉把棉睡衣两边的前襟拉了拉,可就算这样,棉衣里穿着薄如蝉翼的内衣,还是让林天尽收眼底。

“林天,你还敢再不讲理一点儿吗?”秦雪晴差点没气得背过气,有谁是这样的求人办事的,忍不住质问道:“我怎么诱惑你了?”

林天见她俏脸深红连脖颈都带着一片的红晕,紧咬下唇死死盯着自己,像是在抗议自己不满,明白她真的生气。

露出讨好的笑容,从腰后掖着的患者名单,递给秦雪晴,可怜兮兮的说道:“这是些假药坑害患者的名单,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

秦雪晴哭笑不得看着林天,真是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忍不住娇嗔一眼,以示自己对于林天刚才冒失的不满。

这一眼又带着些许的妩媚与柔情,让林天心神一荡,忍不住又想凑过去一亲芳泽,但考虑到事情要紧,收起心猿意马,纷飞的心绪,将注意力集中到名单上来。

秦雪晴性子虽说冷了一点儿,对于林天要说没一点儿感觉那也是勉强,要不然,也不会听闻林天在东三省陷入困境义无反顾的与黎正阳一道赶了过来。

可偏偏林天现在却这般的大胆,放肆到未经她的允许就这样侵犯自己,可转念一想,如果林天开口请求,难道自己就会答应她,想到这里,粉面多了一抹红晕。

“你答应了?”林天见她半天不开口,脸倒先红起来,不免觉得奇怪的问道。

“啊?!”秦雪晴直怪自己走神,对于林天刚才说的话,一字未能挺进,不免带着些许的歉意,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

林天没料到,一向以冷静,睿智而著称的秦雪晴也会走神的时候,不免觉得得好笑。

秦雪晴瞧他那傻笑的样子,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含羞带嗔的问道:“笑什么,你再笑我就不理你了。”

“……”林天明白再解释也是多余,便也不再作声,从房间走了出去。

走廊里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可是在房间里的人却各怀着心事,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直到天空发白,林天才勉强有了睡意,刚睡了一会儿,不觉得一惊,心觉得有事的他这才彻底醒了过来。

洗一番后,从房间走了出去,见萧灵儿拉长着脸,顶着两个黑黑的眼袋,就知道她昨晚也一夜未眠,再配上一张黑黑的脸,真好比开封府的包大人。

林天好不容易的挤出些笑脸,凑上去想解释一番之际,就听萧灵儿根本无视他的存在,冷冷的说道:“让开!”

林天就算脸皮再厚也自知没办法再与她接近,也不敢多说半句废话,转过身来耸拉着脑袋从萧灵儿面前消失。

整个早上就连吃着早饭,萧灵儿的脸色都极为阴沉,对谁也是爱搭不理,一个活泼开朗的小丫头,忽然变成这般模样,就连一向不怎么管闲事的许战天也不禁问起缘由。

“她怎么了?好像有心事?”许战天凑到林天身旁,低身问道:“你昨天得罪她了?”

林天没好气的斜他一眼,好歹也一名军官,怎么能跟许可可一样八卦,知道事情不好解释却又不好拒绝,只好拿起餐桌上的包子,往嘴里一塞,含糊不清说了一句:“多事!”

许战天见林天不想解释,便也没再追问,倒是许可可见萧灵儿这样,先入为主的猜测着是林天又欺负了她,出于意气把桌子一拍,指着林天说道:“林天,老实交待,你把灵儿姐怎么了?”

“我还敢把她怎么样?”林天觉得特别的委屈,他只是跟秦雪晴亲热一番被她撞见,被人撞破**自己还没生气,她倒好把脸拉得老长,还是一副任谁都觉得自己欠她几百块钱的表情

秦雪晴也不说话,小心的凑在萧灵儿面前,低声问道:“灵儿,你是不是觉得我做得不对?”

萧灵儿也不答话,猛的站起来旁若无人的说道:“我吃饱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