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尾楼盘业主维权十年:找到能解决问题的领导难 - 今日头条

烂尾楼盘业主维权十年:找到能解决问题的领导难

来源:网易新闻 2018-08-12 13:56:20

(原标题:调查 | 梦碎乳山银滩烂尾楼的他们:退休干部,国企高管,大学教授,私企老板)来自北京的万女士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放下家事,快马加鞭地赶往威海乳山银滩。从北京到乳山有750公里车程,单程开车大约需要漫长的9个小时。和她同一天出发的还有来自上海的唐先生,以及来自北京、南京、河北等地总计二十余位“龙悦银滩海景花苑”(以下简称“龙悦银滩”)的购房人。乳山银滩坐落在山东威海辖区内,位于中国著名旅游开放城市青岛、烟台、威海三市中心地带,东西长21.3公里,南北宽3公里。像他们一样身陷烂尾楼泥潭十多年的外地购房者,在乳山并不罕见。2005年起,在一拨房地产的开发热潮中,乳山银滩20公里的海岸线上陆陆续续建设了200多个海景房项目,并成功吸引了天南地北的人们前去购买养生海景房。很多掏出百万购房款的人不久后发现,别墅、洋房要么烂尾,要么无法验收,拿到房本更是遥遥无期。乳山银滩成了空置房和烂尾楼的集聚地。当初房地产开发的热潮已经退去,懵懂的购房者无奈变身维权者。“问题到底出在哪?怎么解决,什么时候能解决?”不久前,带着疑问,这群普遍年龄区间在50岁~70岁的老人,拄着拐杖或互相搀扶,顶着乳山三十几度的高温,站在乳山市信访局门口等待着接访。十年时光,带来的是心酸与痛苦,也带走了强健的体魄——他们走不动了,盼望这片深爱的土地能带给他们期待已久的惊喜。踏入无奈维权的深渊在S206和S704公路交会的乳山银滩海边,红墙与白色喷泉间隐隐能看见“旅居·国际城”五个大字。仅仅几个月前这里的名字还是“龙悦银滩海景花苑”。打磨掉石头上镌刻的老名字,刷上新名字,掉落的石渣可以被海风吹走,但是却无法遮掩这背后隐藏了十几年的“秘密”。一切的开端,始于上一轮乳山的房地产开发热潮。相关资料显示,龙悦银滩由上海龙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悦控股”)投资,乳山华银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银置业”)开发,由小高层、会馆、连排叠拼和独栋别墅组成。2008年开始,龙悦控股和华银置业委托销售公司在全国各地大肆宣传龙悦银滩:私人原生态沙滩、24小时温泉入户、坐在大浴盆里就能看到海——这些诱惑吸引着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人们纷纷前来看房,许多人全款或分期买下了一套甚至几套房子。但是,2009年交房时,购房者们却发现,房子盖得非常粗糙,不仅没有监理单位,更没有经过综合验收,现场到处是堆积的建筑垃圾,未完工的别墅横亘在那里。彼时,深感无奈的大多数人选择拒绝收房。庆幸的是此后不久,经乳山市滨海新区管委会组织,38户业主代表连同开发商代表举行了三方面谈,最终形成书面承诺。开发商承诺将加紧施工,明确2010年3月末为最终交房时间,如继续逾期,违约金提高至每天0.3%,至同年6月末,违约金将提高至每天0.5%,直至实际交房之日。幻想着巨额违约金赔偿的业主们想不到的是,结局是一拖再拖,直至被拖进近十年维权无果的深渊。2010年开始,迟迟没有收到房的200余名业主开始了大大小小几十次的上访与维权活动,从乳山到威海,从山东省到相关国家部委,调查与举报材料足足攒了几大皮箱。原本几人的维权团队逐步膨胀为囊括二百余人的“维权团”,他们不仅在行动上有组织有纪律,在团队资金管理上更有专人负责,严格支出。“没有人管,我们自己维权,没有人查,我们自己查。”秉持这样的信念,维权团中的许多人变成了“法律专家”,翻文件、找条款,想尽一切办法收集证据与材料。“虽然大家心里很委屈,但是大都算理智。”和万女士一道的刘女士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他们中有机关退休的干部,有国企离职的高管,也有大学的教授和企业的老板。这群人有两个特点,一是守纪律,二是多数人都是老党员。所以维权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尽可能争取自己的权益,没有进行示威游行,连集体上访也是提前安排好,防止大家情绪过于激动。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十余年来,乳山银滩沿岸的各个烂尾项目中,直接参加维权活动的人数不下3000人,问题小区涉及的当事人遍及全国各地。以龙悦银滩为例,仅现场维权上访就达到1000余人次,累计行程超过百万公里。十年维权依旧在路上6月28日,威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威海住建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整顿规范我市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进一步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这一消息在业主维权微信群流传发酵,让苦苦等待的龙悦银滩购房人看到了一丝曙光。经过近半个月的筹备,由来自北京的万女士统筹安排,二十几名龙悦银滩业主从北京、南京、河北等地出发,再次相聚乳山。7月23日早晨,满怀期待的龙悦银滩业主代表来到乳山市信访局门口,通过集体上访的形式,希望引起当地职能部门的重视。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争取机会见到银滩房地产领域历史遗留问题处置小组主要负责人,以求能将烂尾项目的解决问题尽快落到实处。按照维权团的行程安排,上午去信访局反映诉求,下午前往威海市住建局,就此次发布的通知和此前提交的举报材料与相关负责人进行交流沟通。让他们有所失望的是,威海市住建局房地产综合开发管理办公室负责人解释说,此次整顿由威海市住建局下发通知,具体检查和执行将由各市、区房管部门单独执行。此次整顿主要针对中介机构和开发商商品房销售违法违规现象,房屋烂尾等问题不在解决范围内。“如果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可以按照正常的流程来反映问题。”该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威海市政府很重视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龙悦银滩已经被列入威海市解决房地产历史遗留问题重点项目。虽然威海市住建局对乳山市住建局、房管局仅仅是业务指导,并没有权利对其工作进行要求,但是此次上访的相关问题会转给乳山市职能部门,解决办法会及时反馈给龙悦银滩业主。尽管这是一个充满外交辞令的说辞,并没有给出具体解决方式和时间,但政府职能部门人士给出这样一个积极的态度,已经让这群购房者颇为欣喜。让维权团成员感到心酸的是,这么多年来,很少取得像这样的成效,哪怕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反映的问题大多数石沉大海,就算有了回复,多数也是一拖再拖。上门简单,找到能解决问题的领导难;做表面文章的多,实际解决困难的少。”曾在政府机关工作过的万女士语气中充满遗憾。据她介绍,维权以来,龙悦银滩业主向包括相关国家部委、山东省国土厅、威海市国土局等在内的多个有关部门累计发信函、邮件、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近300份,然而得到回复的少之又少,被受理的更是寥寥无几。僵局求解7月26日,在乳山市信访局的协调下,龙悦银滩业主代表和包括当地职能部门负责人在内的“银滩房地产领域历史遗留问题处置小组”主要负责人举行了见面会。会上乳山市滨海新区管委会综治办主任于丹表示,龙悦银滩问题主要产生的原因是资金问题,计划通过对华银置业进行破产重整,寻求龙悦银滩烂尾项目的妥善解决。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一家港企直接注资龙悦银滩。不过据于丹介绍,由于这家港企没有办理完进入内地的许可手续,且资金没有到位,目前官方正在联系一家北京的企业接手。由于华银置业官司缠身,目前还处在论证阶段。分歧依然无法消弭。于丹认为,应该尽快将项目资金盘活,补办相关手续,让购房者们早日收房。解决龙悦银滩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追究过去的手续问题,而在于如何解决眼下面临的困难。业主代表则认为,破产重整等办法是治标不治本,就算将小区重新粉刷一遍,也难以遮掩其存在的土地、质量问题,综合验收更是难以通过。龙悦银滩的根本问题是土地问题,即便发放了房产证,日后也难免出问题。想要解决该问题就需要重新办理土地手续、进行招投标。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华银置业是当初龙悦控股应当地政策要求建立的项目公司,所以破产很难实现。同时他也指出,近2亿元的预售房款可能被投资方挪用,直接导致项目烂尾。按照购房者向威海中院提供的证据来看,该项目所用土地为2005年乳山置业直接从农民手中购买的291亩耕地,其转为国有土地的时间为2007年12月30日。此前的2006年,乳山市发改局、规划局、建设局等就分别同意立项,并颁发了相关证件。资金、土地以及各方利益交织在一起,让龙悦银滩问题变得错综复杂,难以解决。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8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做好房地产领域易发问题治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确将烂尾楼盘难处置的问题列为治理重点。同时指出对于挪用预售资金造成的烂尾项目,可敦促开发企业筹措资金,恢复项目建设;对于企业自身无力实施的项目,可协调其他有实力的开发企业接盘,尽快复工并达到竣工交付条件;对于债权债务复杂、难以协调接盘的项目,可借鉴三联彩石山庄项目的处理模式,按“购房者债权优先受偿”的原则,通过司法途径妥善解决。同时该通知要求2018年年底前要基本完成房地产领域易发问题治理任务。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2017年,威海市住建局也曾几次发文开展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检查和行动,其中就有指出要从源头上防范资金挪用、楼盘烂尾,保护购房者的合法权益。随后,记者就龙悦银滩问题采访了自始至终参与彩石问题解决的山东康桥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张巧良律师,他表示:“只有找到问题产生的根源,才能在责任追究、项目完善等方面取得进展。资金问题是重中之重,一旦资金到位,项目建设、土地手续等问题就不难解决了。如果预售房款被挪用,持华银置业90%股份的龙悦控股应该对此事负责。”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表示:“目前来看,政府及公安部门有必要对资金去向进行调查,确认问题所在。当地职能部门尽职与否将决定该事件的解决速度和最终结果。”“存在问题繁杂,涉及范围广,利益相关方多是龙悦银滩烂尾解决难的主要原因。”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向记者表示,想要妥善解决该问题,资金是关键,但土地问题依旧不可忽视。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查询,龙悦控股和华银置业法人为同一人。在其近200条的司法风险中,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不在少数。截至发稿,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多方联系华银置业,未获回复。在此之前记者致电龙悦控股,但工作人员立即改口否认自己是龙悦控股员工,并表示该公司人员全部外出,办公室没有一个人,无法做任何答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