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周末】河南高考生质疑答题卡被调包;趣动旅程男辅教被指猥亵女童

来源:芥末堆 2018-08-12 04:06:00

图片来源:摄图网

【芥末堆注】新资本、新合作、新视角,芥末堆周末特刊,集结本周最新消息,带你洞悉本周教育行业动态,快速纵览教育行业新观点。

质疑与争议是本周多个热点事件的关键词,显然,这些公开透明的质疑、讨论、交锋、回应远比避而不谈、讳莫如深更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热点事件回顾

河南通报“4名家长质疑考生答题卡被调包”调查结果:不存在人为掉包

近日,一则流传于网络的举报贴显示,高考出分后,4名考生家长发现孩子高考成绩与平时在校成绩、高考估分差距悬殊,怀疑有蹊跷。经过与省、市招办沟通反映,最初其中三名考生查看了自己的答题卡,均称答题卡不是自己所答。

8月7日晚,河南省招办在其官网上发布一封《致全省招生考试占线同志们的一封信》,信中称,针对网络上家长实名举报质疑考生答题卡被调包一事,省招办此前已按规定程序进行了核实,结果为:答题卡姓名、考生号、考场号、座位号与所贴条形码信息完全一致,四科答题卡字迹一致,确认系考生本人所答,成绩准确无误。

一天后,信阳考生李闻天在河南省招生办公室里看到了自己的高考语文、数学、英语和理科综合答题卡,确认是自己的笔迹,没有调包。他向媒体表示,自己已经确认放弃了笔迹鉴定。

三天后的8月11日,河南纪委监察委给出了最终的调查结果。通报称,在全面搜集了证据后,查明事实如下:一、不存在人为调包试卷和答题卡现象; 二、不存在他人模仿笔迹作答和调包现象;没有发现省招办干部朱某某、于某存在举报反映的滥用职权、组织高考作弊等违规违法问题。

男辅教被指猥亵女童,趣动旅程:网文多处不实家长还讹200万

近日,一篇名为《当MeToo发生在孩子们的夏令营 | “我该拿什么保护你,我的女儿。”》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称,自己将双胞胎女儿送进北京趣动旅程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趣动旅程)举办的夏令营后,两个12岁的女儿先后遭到同一名男教练猥亵。

据微信公众号“小升初牛娃成长记”透露,趣动旅程CEO对家长表示,公司不会承担孩子数千元的看诊费,由于涉事教练已被开除,因此与公司无关,并称自己也是受害方,家长对该事件的传播已给公司造成百万损失。

8月8日,趣动旅程对芥末堆表示,教练在闭营前抱了女童,也确实亲了,但和网文所述场景差别很大;在发现后,公司和家长一起报警并承担其在京一切费用。一位内部人士称,“有人搞我们,家长讹诈200万。”

据《财经》报道,目前,涉事教练已被趣动旅程辞退并被拘捕,警方正对此案展开调查。随着事件发酵,趣动旅程的投资方似乎也已受到牵连。资料显示,趣动旅程的第一大股东为深圳市前海恩福特投资有限公司,后者的实控人刘光同时还担任东方网力(300367.SZ)的董事长。截至8月8日,东方网力股价报10.19,比上一交易日下跌9.98%。

据了解,趣动旅程成立于2016年10月,创始人及CEO张化冰曾荣获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亚军、全国体育学院运动会冠军。公司的主要经营内容为创新型儿童运动项目,目前已完成天使轮融资,融资规模约为1.2亿元,投资方为博雍资本。

上海加入一线城市抢人大战,清北本科毕业生直接落户

人才流失正在成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越来越关注到的事实。根据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本科毕业生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比例从2013届的28.2%下降到2017届的22.3%。除了应届毕业生之外,毕业半年后曾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本科生在三年后离开的比例从2012届的13.7%上升到了2014届的21.7%。

近日,上海市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联席会议发布了《2018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这是继深圳、北京发布人才新政后,又一个推出人才新政策的一线城市。

与往年不同的是,本次办法提出了将以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的绿色通道政策。

为国生娃几多愁

2000年与201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当年的生育率分别为1.22与1.18,经统计部门与计生部门综合评估与校正,公布出来的总和生育率为1.5—1.6。尽管如此,还是远远低于人口更替水平的2.1。

在生育率低迷不振、老龄化日益严重背景下,国家放开了二孩生育的限制,随后各地接连出台政策,助推“二孩”。不过,尽管“二孩”政策大力推行,但从反馈来看,不少家庭对此依旧是观望态度。

8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以一整版的篇幅刊发报道,题目叫做《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鼓励二胎政策莫画饼充饥》。指出各地的“二孩”鼓励政策,不能画饼充饥,而是要落到实处。

行业观点

【干货分享】知识付费进入下半场,MCN机构将当道?

老路识堂创始人路骋分享了三点知识付费领域的经验。

其一就是做课不能忽悠自己。他表示,在这一领域有很多贩卖焦虑感以及通过夸张营销来吸引受众购买的方式。但是如果做的内容不实用,这一做法可能获得短期增长却无法获得口碑。其二则是赛道已经塞满了“大咖”们的尸体。他表示,在知识付费领域,第一批红起来的人大部分是本身已经在自己领域有一定成就的大咖们,但是大咖们未必擅长做课程和分享,这就造成不少大咖在做课后,口碑滑铁卢。其三则是“卖课程就像看电影,第一批观众聊不聊你决定你的生死。”

在分享中,路骋也表示,他认为知识付费领域已经进入了下半场,课程的目标已经从上半场的主要针对一线城市解决用户认知的焦虑到了下半场,知识付费的用户也将从一线城市慢慢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在下半场中,解决围绕用户生活里的问题成为了重点,这就包括职场焦虑,泛关系焦虑(人际交往),亲子焦虑以及自我关系焦虑(情绪,自我认知成长等)。

师资缺乏、竞赛出口应试化,少儿编程市场的痛点该如何破?

目前,少儿编程机构往往在构建完整的课程体系时,会将课程出口延伸到信息学奥赛中。对此,妙小程创始人兼CEO管春华认为,出口单一、不明确也能反映出家长对于少儿编程认知不足以及市场渗透率低的问题。刚刚于上个月推出在线品牌童程在线的童程童美总经理潘公博表示,后台数据显示70%的家长会选择信息学奥赛的课程,家长也习惯选择竞赛作为学科的出口。数据显示,以Scratch语言为例,美国市场的渗透率为44.80%,中国仅为0.96%。

会上嘉宾都赞同这一观点,这些行业性问题单靠机构是不能改变的,需要多方力量。但对于机构来说,是可以通过优化产品、完善服务的方式来逐步解决问题。

matatalab联合创始人COO郑晓雄表示,竞赛对于孩子学习是有一定的牵引力的。所以可以改变竞赛的形式,以及控制比赛的难度,来达到培养人才的目的。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芥末堆内容合作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