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马峰号终卸货:满载7万吨美国大豆全速航行,却漂流港口月余 - 今日头条

飞马峰号终卸货:满载7万吨美国大豆全速航行,却漂流港口月余

来源:AI财经社 2018-08-12 16:59:00

文 | AI财经社 裴晨昕 王先

编 | 严冬雪

挂着利比里亚国旗,满载7万吨美国大豆,在太平洋上全速前进的货船飞马峰号(Peak Pegasus),在大连港持续转圈漂流了一个月后,终卸货。

为了赶在关税落地前抵达大连港,当时这艘“飞马峰号”曾载着7万吨大豆在海上开足马力一路狂奔,引发世界关注。据《环球时报》8月12日从大连北良港证实,这艘曾引发世界关注的“飞马峰”号货船已经靠岸开始卸货。

图:目前,“飞马峰”号的位置在位于柳柴沟的北良港岸边,图中右侧黑色虚线方块即为“飞马峰号”

图:图中右侧黑色虚线方块即为“飞马峰号”

飞马峰号(Peak Pegasus)自6月18号从西雅图出发,这艘货船已全速航行了19天,预计抵达中国大连港的时间从7月5日拖到7月6日,从上午9点延迟到下午1点……直到夜里10点,仍不靠岸。

图:飞马峰号在大连港外的海面上,持续转圈漂流了一个月

飞马峰号的船长在等待一个决定。船舱里的大豆由中国国有粮储公司购入,这位买方正进退维谷:北京时间7月6日12点01分,中国进口关税新政生效,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在此之前,中国对美国进口大豆的关税仅为3%。

这船从美国西海岸漂洋过海的大豆净价约1.5亿元,再加上运费等成本,这一单的合同价势必超过1.5亿。国际贸易以合同价格为准报税,因此,新政实施后,这船大豆需要多缴纳约4000万元的关税。

不入关,一亿多元的货物很可能打了水漂;入关,就额外准备好几千万元。

在繁忙的大连港口,与苦主飞马峰号同等吨位的散货船属中小型,一周内会往来几百艘。如果不是这次遭遇,它会淹没于星星点点的航线之中,不为人知地在大连港口来去匆匆。而今天,飞马峰号成为新闻里的热门对象,网友为它配上一句内心独白:只要跑得足够快,关税就追不上我。

一切都太迟了。新政已经生效,大连港的海关也早已下班,这7万吨大豆,泊在一片漆黑的海港外围,随着海风轻摇入夜,等待未知的命运。

一位大连港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今天,和飞马峰号同命相怜的,还有另外3艘从美国跋涉过来的货船。

1

“美东时间7月6日凌晨00:01,北京时间中午12:01,向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7月5日,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宣布了这项决定,吹响新一轮贸易战号角。

“不打响第一枪”,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如是回应。

早在2018年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声明将对中国出口美国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此,中国财政部迅速做出回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相关规定,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实施日期将视美国政府对我商品加征关税实施情况,由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另行公布。

7月6日就是这个“另行公布”的日子。当特朗普放鸣第一枪,北京中午12:01,战火开燃。

这是美国独立纪念日第三天,两天前,特朗普还和妻子在白宫观赏了一场盛大的焰火晚会。烟花绽放时,航行了半个多月的飞马峰号正平稳驶入日本海,25%的增收关税政策随时可能生效,犹如一把利剑悬挂在满仓大豆上方,伴随从西雅图港到大连港的全部行程,落下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7月6日中午时分,各地海关分署陆续收到通知:“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加关税的公告》(税委会2018年第5号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加25%的关税,其中对545项约340亿美元进口商品的征加关税措施将在美方对我征加关税措施生效后即行实施。”

这是一份非常规通知。南方某省海关分署的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过去,相关通知会标有明确的实施时间,但这份通知上,对于时间的定义是一句描述:“在美方对我征加关税措施生效后即行实施。”

这句话代表两层意思:一、如商务部表态,中方不会率先动手;二,美方措施一旦生效,中方新政即刻触发,同步生效,海关总署不再另行通知各分署。

公开的船运数据显示,飞马峰号上的美国大豆由中国国有粮储公司购入,货品净值1.5亿元,关税新政执行后,交易双方中的一方要额外增加近4000万元的开销——一切取决于这船大豆订单的合同细节,约定负责缴纳关税的一方,将成为新政的承受者。

这段由西向东的远航路上,飞马峰号并不孤单。据美国政府的公开数据显示,过去三周,至少有3批运载美国大豆的货船被取消,另外6艘装载着近40万吨的大豆货船正在中国外海下锚。据美国农业部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6月21日的一周内,原定8月向中国交货的大豆有6.3万吨改运孟加拉国,6万吨改至伊朗。

长期以来,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消费国,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大豆消费量占世界需求量的三分之一。庞大的消费需求一直依托进口来满足。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师Alvin Tai和Chris Muckensturm更是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大豆是美国出口到中国的最大商品之一,今年的价值仅次于民用飞机和机动车。

战火率先燃及大豆,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邻近政策生效时,在中美两国网友的在线围观下,飞马峰号(Peak Pegasus)以近14海里每小时的速度(相当于26公里每小时)在太平洋顶风前行。对于一艘满载的货轮,这已经是它的最高速度。

“只要跑的足够快,关税就追不上我”,网友调侃。

飞马峰号尽力了。一位远洋货船上的船员向AI财经社介绍,货轮在海面上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满速航行,只有在临近进港时,才会减速以避让船只。也就是说,飞马峰号已经没有加速空间。

更关键的是,是否会按新政被课税, 与到港时间并无关系,而是以报关时间为准。一般情况下,无论货船是否按时到港,可以提前报关。一位大连港工作人员对AI财经社透露,在7月6日15点之前报关,即有机会通关。此后报关的货物,将按新政缴税。

一艘装满宝马汽车的货轮是提前报关的幸运儿之一。在中国北方口岸,进口汽车只能从大连港入境,一大批装载汽车的货轮都抢在15点前提前报关了。一艘预计6天后才到岸的满载宝马汽车的货船,也成功抢在了15点前报关,避开重税。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大豆作为农产品需要检验检疫,不能提前报关,因此,飞马峰号需要先到港,历经检验检疫,再行报关。这意味着,从被装载上大豆的那一刻开始,飞马峰号的命运就注定与运载汽车的那些货轮截然不同了。

实际上,官方和大连港的相关工作人员早在媒体炒热之前,就注意到了这艘船。2018年6月1日,海关总署正式实施《第56号令》,其中规定“完整、准确的舱单数据必须在装船(驶离中国大陆船舶或者入境/过境中国大陆的船舶) 前24小时通过电子数据发送给中国海关。”

这意味着,从境外装货开始,货物就要向中国港口汇报,包括货物具体数据,产地、品种、重量等,如果有问题可以提前24小时拦住。自6月1号该海关令生效以来,报关人员新增了许多准备工作,一是为了保护贸易,二是为了加强管控。

“这种情况之前完全没有处理过,这是第一次。今天遇到和这艘船(飞马峰号)一样情况的还有三条。”上述大连港工作人员说。

2

从东八区至西五区,夏时制下,中美时差12小时。大豆狂奔的12小时,中国渐从睡梦中醒来,迎来本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奉行“推特治国”的特朗普连更五条动态,直到深夜。

正值2018美国参议院中期选举进行时,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美国环境保护局局长斯科特普鲁伊特请辞,这位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原为俄克拉何马州司法部长,曾被《纽约时报》披露与化石燃料公司保持“密切关系”。其辞职消息放出后,一些共和党战略家直呼“令人松了一口气”。

但中期选举形式并不能教共和党人乐观,虽然其有极大把握保持参议院的多数席位,但与民主党之间的差距正逐渐缩小。尽管特朗普一再打出“#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标签,但从留言来看,民众对特朗普“让美国再次复兴”的煽情并不买账。连续两条论述非法移民问题的推特下,靠前的留言均在和他唱反调。

美东时间晚上9点,共和党拿下蒙大拿州,特朗普动情感慨“共和党的领导”,豪言“美国再次获胜,再次受到全世界的尊重。因为我们终于把美国放在了第一位!”没有附和的庆祝和欢呼,留言区中一位顶着“MD”(医学博士)头衔的用户斥责特朗普放任印有‘让美国再次复兴’的帽子和配件在中国生产,同时允许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高关税。

“大批大豆在中西部的粮食筒仓中(滞销)发酵成酱油。”显然,这位头顶黑发的亚裔医学专家此刻正与西部农场的工人感同身受。

这是特朗普开战前的最后一条推特,此时的飞马峰号正以13.9每节,近14海里每小时的速度驶入黄海,云朵聚集,大连港一片雾气。2个小时后,气象局发布雷电黄色预警:预计未来6小时内,瓦房店、普兰店、庄河、长海、长兴岛及周边海域有雷电发生,并可能伴有雷雨大风、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

更令飞马峰号忧心的不是天气,而是时间。自6月18号从西雅图出发,预计抵达大连港的时间改了又改,从7月5日拖到7月6日,从上午9点延迟到下午1点,再到业内人士估计的4点,仍不见靠岸踪影。

3、

7月6日,七月第一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再度下调,从4月下旬到今天,一路从6.28左右下调至6.63。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但人民币的一再贬值,无疑给贸易战注入的一针助推剂。

8点55,粮食信息网放出大连黄豆期货行情早报,根据大连商品交易所(DCE)大豆主力a1809合约,截止9:00,开盘3680元,最新3660元,涨20元,最高3698元,最低3673元。

此时,鲜有人关心大豆的行情。当东八区的人们逐渐从睡梦中苏醒,刷新手机,他们最先看到的热点推送并不是一触即发的中美贸易战。

视线聚焦在事故中的游船,泰国国普吉岛,三艘载有超过130名乘客的游船倾覆,其中两艘载有中国游客。1名中国游客溺亡,另有53人失踪,其中50人为中国公民。76名中国游客获救。黄海海域,没有生命的7万吨大豆与之相比不值一提。

一天前正式公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票房大爆,用时20时29分,累计票房突破3亿人民币,人们开始关心进口抗癌药的价格与税率,顺着媒体报道知道了早在2018年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便通过决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政策。

25%的关税新政仍未引起反应。直至有媒体发现了正在奋力前行的飞马峰号,赋予了它拟人化的调侃与希冀。

#反击贸易战#的标签开始在社交网络中出现,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胸有成竹地向媒体表示“中美之间500亿美元规模的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限”。

在他看来“500亿美元规模的贸易战已经被市场讨论了两个多月,对经济、行业和企业的影响基本上已经被消化,有些甚至被过度解读了。”

与中方的乐观相对,美国媒体的论调一片唱衰。此前特朗普已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征收关税,这些盟友正迅速采取报复行动。四面树敌,对中国的关税在今日生效,特朗普政府还在衡量汽车进口关税和对中国对美国技术投资的限制。

美国银行在其报告中估计,目标货物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约占货物进口总量的4.2%。“贸易紧张局势可能会在变得更好之前变得更糟。”CNN发布的一篇名为《贸易战如何变成经济衰退》的文章如是总结。

和美国一同持悲观态度的是那些受到政策牵连的股民,“今天没走的,还有今天冲进来抄底的,你们基本上完蛋了。”中兴通讯的股吧里,一位股民如是说道。

与此同时,隔着巴拿马运河的巴西股市一片上扬,中国因额外关税而取消的美国大豆订单将在南美洲的土地上找到替代。

至于飞马峰号上的这船大豆,它的命运仍悬而未决。出口农作物可以返回原产国,但就地销毁倾倒入海是不可能的,中国国家政策对此有严格的条例规定,有些不允许销毁,有些是讲究时间地点。

如果货主因为无法通关提不了货,打算弃货及时止损,海关可以在检验检疫后自行开卖,弥补海关、码头的损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