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续弦》那位曹公子,是明儿就要搬走吗?

来源:情感熠笑聪 2018-08-12 18:04:34

“哦,是这样的,那位曹公子,已经打算明天搬走了,只是这会儿,想将平安和平安他爹一起带走,老爷就吩咐我过来拿卖身契。”小厮忙说道,舒家下人的卖身契,原本是在老太太那里的。后来舒曼瑶学管家,老太太为了让她能压得住下人,就将卖身契都给她了。

就是许氏后来回来当家,这卖身契也没放到许氏那里。要不然,这舒家的下人,指不定就要有一多半都是许氏的人了。

“跟我来吧,姑娘正在屋子里画画,差最后两笔了,一会儿就出来,你且等等。”夏夕笑着说道,小厮忙点头:“那是应当的,夏夕姐姐可不能因为我就打扰了姑娘,反正不过是些许小事儿,我多等等也没关系的。”

夏夕让人端来了茶水,又拿了两个苹果塞给他:“拿着,姑娘赏你的。”这会儿时节还早,市面上的苹果也少得很,也算是稀罕物:“那位曹公子,是明儿就要搬走吗?怎么之前一点儿兆头都没有呢?”

“是要搬走了,老爷请曹公子在屋子里说了一会儿话,说是给曹公子买了一个房子,让曹公子尽早搬过去,曹公子应了,今儿就过来拿卖身契,明儿打算搬走。”小厮笑嘻嘻的说道:“我在外面伺候,也就听见几句话,老爷说是曹公子要总住在咱们家,以后说亲都不好说呢。”

夏夕点点头,将话茬了过去,又和小厮聊了一会儿,才见舒曼瑶一边擦手一边出来,见了那小厮,笑着点了点头:“是拿平安和平安父亲的卖身契对吧?夏夕,去将柜子里的那个匣子拿过来,我找找。”

夏夕应了一声,很快就抱出来一个盒子,舒曼瑶拿钥匙打开,翻找了一会儿,拿出来两张卖身契:“就是这两张了,你拿回去给爹爹吧。”

又吩咐夏夕给小厮抓了点心:“跑一趟也辛苦了,拿些点心回去吃。”

等小厮走了,夏夕才过来给舒曼瑶捏肩膀:“姑娘,曹伟这两天一定会行动吗?若是他想趁机摆脱夫人,眼下也是个时机,会不会他直接带着人走,反正夫人是被困在内院……”

舒曼瑶笑了笑:“不用担心,虽然只见了那曹伟几次,却也不难看出他那性子,最是好高骛远,又想有个好名声,又想有个好前途,住在咱们舒家却做出不愿受恩惠的样子,这么的爱面子,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的把柄落在许氏手上?”

“可是,他既然爱面子,那万一……”夏夕还是有些不明白,舒曼瑶摆摆手:“就是曹伟想趁机摆脱许氏,也得许氏给他这个机会。让冬暮去办这事情,将曹伟要走的消息递给许氏,不管是他们谁先出手,总归是动了,咱们就有机会了。”

夏夕忙应了下来,看舒曼瑶面色有些疲惫,忙又转手给她揉捏脑袋。舒曼瑶打和呵欠,靠在软垫上昏昏欲睡,昨晚睡的有些晚了,只想着尽早将曹伟和许氏解决了,也好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想太多了,就没睡好。

原先按照自己的想法,是慢刀子磨,磨的许氏和曹伟生不如死才好。可一次次的意外发生,舒曼瑶也有些烦了,曹伟和许氏就像是两只苍蝇,总是不消停的在自己跟前飞来飞去,瞧着就恶心。

而且,和刚回魂的时候相比,这会儿自己的心思也有些变了。之前是恨,恨天恨地恨许氏恨曹伟,恨到极致,做梦都在啃他们的骨头吃他们的血肉,恨不得将自己所受过的苦痛一百倍的还到他们身上。

现在过了这么久,感受到了祖母爹爹对自己的爱,感受到了舅舅舅母对自己的愧疚和喜欢,感受到了王淑敏和李宝颖对自己的友谊,感受到了外面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岁月静好,她忽然就觉得,自己整日里将精力放到提防反击许氏身上,实在是有些太浪费生命了。

可不报仇,又不甘心。

所以,还是尽早的报了仇,然后腾出自己剩下的时间,尽情的享受这美好的世界比较划算。要不然,就白白浪费了这天赐的机缘了。

先解决了许氏和曹伟,若是舒曼瑾和舒曼瑜愿意安安分分的,她就当是给舒哲明面子了,也算是为小哥儿积福了。她们若是不愿意安分,那她就等着她们自取灭亡。

午膳还是和老太太一起用的,大约是舒曼瑶自己看开了的缘故,下午学完了规矩,再去画画的时候,就忽然多了几分感悟,画出来的画儿,苗先生赞了好几遍。

可舒曼瑶还是将舒曼瑾和舒曼瑜想的太单纯了些,刚用了晚膳,水竹就急匆匆的过来了:“大姑娘,快,我们姑娘不好了,刚才用了晚膳,正打算看书,忽然肚子疼的厉害,这会儿疼的都晕过去了,还请大姑娘快给我们姑娘请了大夫。”

舒曼瑶忙起身,一边吩咐夏夕去让人请大夫,一边跟着水竹一起往舒曼瑾那里走:“怎么回事儿?可是吃错了东西?可有发热,或者是身体过冷?”

“姑娘出了很多冷汗,至于吃的,姑娘今儿用的和往日一样,都是很清淡的东西,用了一碗胭碧粳米熬的粥,一叠花卷,还有小菜……”水竹说的详详细细,连用过晚膳舒曼瑾吃了一颗糖都说了出来。

舒曼瑶一边听一边往前,这刚进了舒曼瑾的院子,就猛然听见一阵哭声。舒曼瑶立马就愣住了,该不会就这么短的功夫,舒曼瑾就没了吧?

这可真是,舒曼瑶心里一股说不清的滋味,高兴?悲哀?伤心?好像通通都没有,连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都没有,就觉得,好突然啊,明明今儿早上自己过来看她的时候,还精神百倍的和自己兜圈子说话想将许氏给弄出来呢。

正一脑袋的纷乱念头纠缠着,就被人推了一把,然后听见水竹的声音:“大姑娘,还请快着些,怕是我们姑娘都疼的受不住了!”

舒曼瑶转头看了一眼水竹,正想说话,猛然间听出来,那哭的,不就是舒曼瑾吗?果然自己还是太盼着她去死了,不好不好,实在是太情绪外露了。

“大姐姐,快,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舒曼瑶刚进了屋子,就听见舒曼瑾的声音,舒曼瑾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再没空去保持她往日里那沉稳优雅贤淑的仪态了,一手按着肚子,一手还死拽着旁边的墨竹。

舒曼瑶上前,见她脸色苍白,就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只是刚想收回,就被舒曼瑾抓住了:“大姐姐,快,疼死我了,求求你了,大夫呢?大夫什么时候来?”

舒曼瑶一手心的冷汗,见舒曼瑾那样子不像是装的,心里也有几分疑惑,这到底是生了什么病?旁边丫鬟也闹不明白,只将舒曼瑾按在床上给她裹被子:“这可怎么好?姑娘这是怎么了?”

舒曼瑾疼的厉害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又松了舒曼瑶的手开始在床上打滚儿,舒曼瑶眼尖,一下子瞧见床上好像有一抹红,又想到之前李大夫交代的话,忙掀开了舒曼瑾的被子,果然床上一滩血迹,舒曼瑾更是吓得要命:“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了?我该不会是要死了吧?”

倒是她身边的丫鬟年纪大了,有经验了,忙按住她:“姑娘,这是好事儿,您这是长大了,您等等,奴婢这就给您煮红糖水。”一边说,一边喊了另外的人:“快,将姑娘的小手炉给找出来,点上给姑娘暖暖!”

舒曼瑾和舒曼瑜不愧是姐妹两个,就是这种事情,也要同时来,这边舒曼瑾刚喝了红糖水,那边舒曼瑜就派了丫鬟过来,同样是说肚子疼。

要是可以,舒曼瑶真不想去,可原本能给她们姐妹讲解这种事情的许氏被关了起来,老太太年纪又大了,姐妹两个的教养妈妈之前因为她们两个生病没办法学规矩,就暂时告假回家了。若是舒曼瑶再不管,那就只能将老太太给叫过来了。

当初舒曼瑶那会儿,就是老太太亲自讲解的。

这会儿舒曼瑶若是不作为,那不就是亲自将放许氏出来的理由给递过去了吗

只是这姐妹俩忒烦人,或者说,不愧都是许氏生出来的,根本不用商量,姐妹两个就一起用同一招使起坏了——时不时的就派个丫鬟来叫,要么说心里害怕,要么是肚子疼,总之,务必得请了舒曼瑶过去。

舒曼瑶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耐心?再说了,她今天晚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耗在舒曼瑾和舒曼瑜这里,那完全不可能。

所以,在第三次去舒曼瑾那里的时候,她没搭理舒曼瑾,只冷声吩咐了自己带过来的几个婆子,指着在床边站着的水竹和慈竹说道:“既然她们伺候不好姑娘,就拉下去吧,明儿发卖了出去。可别弄伤了,弄伤了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水竹和慈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正要说话,那些个婆子一个个扑上来,先是堵嘴,然后直接将人给拽出去了。舒曼瑾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张脸本来就发白,这会儿更是青白起来了:“大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和你说了吗?既然她们照顾不好你,我就给你换了能照顾好你的。”说着,视线在剩下的墨竹和湘竹身上转了转:“若是你们也照顾不好姑娘……”

意味深长的扫了她们一眼,舒曼瑶冲舒曼瑾笑道:“二妹妹,时候不早了,李大夫刚才可是给你开过方子了,我已经让人熬了药,你若是实在受不住,就再喝一次药。你这丫鬟,暂且留着,明儿我再过来看看。”

不给舒曼瑾说话的机会,舒曼瑶转身就走。墨竹和湘竹是上次被打过板子的,这会儿再看了水竹和慈竹的下场,好半天都没缓过神,吓的缩在床脚,眼睁睁的瞧着舒曼瑶带人离开。

从舒曼瑾这里离开,舒曼瑶就直接去了舒曼瑜那里。同样,是不等舒曼瑜说话,就让人将初雨和初雪给带走了,又训斥了一番初云和初霞,吩咐婆子守好舒曼瑜这里的院门,不许她出去,这才领了夏夕和冬暮回去。

夏夕颇有些胆颤:“姑娘,明儿真将墨竹她们发卖了?”

舒曼瑶笑着看她:“怎么,你要给她们求情?”

“不是,只是老太太那边,万一不答应,姑娘今儿这话已经说出去了,怕是到时候会影响姑娘的威信。”夏夕忙说道,就算是同为丫鬟,她和二姑娘三姑娘身边的大丫鬟们却没什么来往,不仅是没什么来往,更是彼此之间有不小的仇怨。

二姑娘三姑娘那会儿看大姑娘不顺眼,哪天不过去踩两脚?她是大姑娘的丫鬟,岂会不护着大姑娘?再者,那会儿初雨她们也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见了面不羞辱自己就算是好的了,怎么可能会有交情?

“不用担心,祖母之前将许氏给关到佛堂,就已经是打算将舒曼瑾和舒曼瑜身边的人换一换了,祖母原先是觉得舒曼瑾和舒曼瑜是被下面的人带坏了,换一批,正好能将她们的性子给掰回来。”舒曼瑶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过是给祖母找了个更好的理由。明儿一早咱们就去祖母那里,将刚才的事情说一遍,祖母心里也必定是有主意的。”

夏夕这才松了一口气,回了房间,正打算去铺床,舒曼瑶又摆摆手:“不用了,明儿曹伟就要搬走了,今天晚上,许氏必定是要有动作的,咱们只管等着就行,要是睡得太死了,怕就是要耽误了。”

夏夕有些不赞同:“那万一许氏是要在三更的时候才有动静呢?姑娘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姑娘,您快睡吧,本来您身子底子就不是太好,这两年好不容易养好,再这么熬夜,万一……您若是担心自己睡得太沉了,奴婢就亲自去守着,那边一有动静奴婢就叫了您起床好不好?”

舒曼瑶摇摇头:“不行,我还想熬个黑眼圈出来,明儿也好对祖母说舒曼瑾和舒曼瑜的事情。”

夏夕想了想才说道:“姑娘,这样可不行,您若是不睡觉,等会儿许氏那边有动静,你这么过去,衣衫整齐的,一瞧就是早有准备了。那时候,老太太和老爷说不定就会起疑,姑娘您还是睡下吧,到时候咱们匆匆忙忙的过去,不就更真实了?

舒曼瑶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没想到,我倒是还没有你想的周全了,那好吧,我这就去睡,今儿轮到谁守夜?许氏那边的动静一定要注意着,一有什么,就立马来叫我。”

顿了顿又说道:“到底现在是我管家,若是我到时候去的晚了,祖母一时半会儿的想不起来,过后也总是要想起来的。”

“今晚奴婢守夜。”夏夕一边服侍舒曼瑶更衣一边说道:“姑娘您就放心吧,许氏那里的人,已经安排好了,一有动静就会来找咱们的。”

舒曼瑶打个呵欠,点了点头,钻进被窝里,看夏夕给她掖好了被子,到柜子里抱了铺盖和被子铺在脚踏上。去吹熄了灯,又回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躺好之后将床帐给遮的严严实实,最后一一点儿月光也没挡住了,床帐内彻底一片黑暗。

舒曼瑶闭上眼睛,心里又想到陈华良,原先祖母和她说陈家这亲事的时候,她还将杨建白和陈华良比较了一下,当时是觉得双方各有优势。就是陈华良年纪有些小,性子有些稚嫩天真,所以才没和祖母说自己的答复,只打算再看看陈华良。

后来去庄子上,她原本就是想多和陈华良相处一番,摸清楚他的性子的。甚至,为了试探他,不惜将自己置于险地,得到的结果,可真是够让人失望的。

以前陈华良见了自己,虽略有些害羞,还是愿意停下来说说话聊聊天的,偶尔还会让陈雪蓉给自己带些小礼物什么的。现在呢,远远瞧见自己就赶紧转身避开了,连带着,陈雪蓉这些天都不曾来过了。

舒曼瑶叹口气,夏夕暗自猜了一会儿,自以为舒曼瑶是为许氏的事情发愁,忙安慰道:“姑娘,您别担心了,许氏这次定然会有所动作的。她是内宅妇人,现在又被关在了佛堂,能接触的男人,除了咱们家老爷,就剩下大少爷了,她一向是不肯带累大少爷的名声的,这事情也是绝对不能让老爷知道的,曹伟一旦搬走,以后想要再联系上就难了,所以,这次她一定会暗地里找了曹伟过去,定下联系的方式的。”

“我倒不是在担心她,就是今天晚上许氏没动静,过段时间总会有动静的,曹伟那人已经废掉了 ,这辈子怕是都不能人道了。他和许氏之间,必定是要起龌龊,两个人既然有了纷争,不见面是不可能的。”

舒曼瑶叹口气:“我就是在想表哥那事情,今儿大舅母给我一套首饰,那样子,像是已经认定了将我当做儿媳了,可表哥那人,实在是……”

太过懦弱了些,也不知道大舅舅是不是被当初陈家的事情吓怕了,竟然将唯一的儿子养成了这个性子。就是她舒家,只舒哲明一个子嗣,老太太也从来不宠溺的,舒成业更是亲自教导,舒哲明小小年纪性子都沉稳下来了。

而陈华良,不过是遇上了这么一件内宅斗争的事情,就吓的避着自己走了,连事情的真相都没胆子来问。

“姑娘,奴婢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夏夕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舒曼瑶翻个身:“咱们两个,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只管说吧。”

“姑娘,奴婢觉得,表少爷不是良配。”夏夕鼓起勇气说道,听了一会儿,觉得舒曼瑶的呼吸并没有什么变化,知道自家姑娘没生气,索性就一鼓作气说出来了:“奴婢听秋棠院的丫鬟们说,大少爷性子很是柔和,最是怜悯下人。”

舒曼瑶笑了一声:“这样不好吗?心软的人最是好掌握了。”

“可是姑娘,心软也得分对象啊,表少爷可不光是对一个人心软,万一将来姑娘成亲了,有人装出可怜的样子在表少爷跟前做戏,岂不是会让表少爷误会姑娘?”夏夕急忙说道,说完又觉得自己有些逾矩,忙又赔罪:“姑娘,奴婢妄言,还请姑娘恕罪。”

“不,你说的没错。”舒曼瑶笑着说道,夏夕这话,倒是也提醒她了,之前她光想着,陈华良性子软和,比性情阴狠毒辣的人好多了,可却没想到,有时候心太软的人,也能给人带来莫大的伤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