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利润下滑 戴姆勒“分家”前景几何? - 今日头条

阻止利润下滑 戴姆勒“分家”前景几何?

来源:金坷汽车 2018-08-12 17:55:22

早在2017年7月,戴姆勒就放出风来,意在将旗下部分业务分离出来成为独立法人公司,时至今日,持续一年之久的传闻与猜测也终于落地,组织架构调整方案最终得到了确认,戴姆勒集团正式开始“分家”了。拥有百年历史的戴姆勒集团本次分家注定将付出巨大的成本,而如此调整的背后亦有着“壮士断腕、英雄自戕”觉悟...

2018年7月27日,戴姆勒官方宣布,集团将拆分为: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戴姆勒卡车公司(Daimler Truck AG)以及戴姆勒移动出行(Daimler Mobility AG)公司,三个独立法律实体,而这一重组计划也将在2019年5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进行最后的投票决议,预计2020年完成。

未来三家新公司的总部将继续留在斯图加特,并在德国证券市场公开上市。母公司戴姆勒股份公司将履行治理、战略和管理职能,并提供跨部门业务服务。 重组之后,新的梅赛德斯奔驰公司将在全球范围内拥有17.5万名员工;戴姆勒卡车股份公司将拥有10万名员工;戴姆勒移动出行股份公司拥有1.3万名员工。未来三家公司的总部均位于斯图加特。此外,戴姆勒集团已与德国工会达成协议,包括提供一系列就业保障,并承诺2018年~2024年间在德国投资350亿欧元。

集团整理利润下滑/改革迫在眉睫

无疑,拆分业务对于拥有130余年历史的戴姆勒而言,将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据悉,架构调整关联到戴姆勒在全球超过60个国家700多家子公司。而巨大的调整变动,自然会带来成本增加,此次的重组计划戴姆勒将耗费上亿欧元。那么,戴姆勒集团为什么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事实上,戴姆勒集团的利润已经开始下滑:第二季度,集团营业收入为408亿欧元,较去年同期的412亿欧元下滑1%;息税前利润为26.4亿欧元,远低于去年同期的37.47亿欧元,同比剧降29.5%;净利润为18.25亿欧元,而去年同期为25.12亿欧元,下滑了28%。

戴姆勒各个板块的表现也不都是很理想: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部门虽然销量上涨,但由于包括关税在内的价格波动、美国供应商火灾造成的暂时供货短缺,以及新技术开支,使其息税前利润由去年同期的23.65亿欧元降至19亿欧元。

戴姆勒卡车、客车、厢式车部门也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息税前利润下滑。此外第二季度,戴姆勒金融服务的息税前利润仅有6600万欧元,远低于去年同期的5.22亿欧元。主要原因是戴姆勒持股45%的德国卡车高速收费公司Toll Collect与德国政府达成协议,赔偿36亿欧元,这一事件使得戴姆勒的金融板块遭受了巨大损失。

而在总体不太理想的业绩下,戴姆勒的股价由年初的每股90美元下滑至69美元。这或许也是戴姆勒决定拆分的重要原因之一。

转型之路需要更多资金支持

虽然集团整体仅仅是利润下滑,还没有出现整体亏损的情况,但是对于庞大的戴姆勒来说改革已然迫在眉睫。特别是随着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浪潮澎湃而来,汽车行业正在发生巨变,车企纷纷或主动或被迫转型,戴姆勒而也不例外。而为此提出的CASE战略(即智能互联、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电力驱动),也同样需要资金的支持。

单从中国市场来看,奔驰便与北汽集团签署协议,将投资119亿元在中国新建豪华车生产基地,用来生产EQ系列纯电动车型和其他奔驰车型;而在7月25日,戴姆勒也与百度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深化双方在自动驾驶和车联网等领域的战略合作。另外,据外媒最新报道,戴姆勒正在考虑,是否在被加征关税后,将部分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的生产线从美国移往中国。

在诸多新势力的冲击下,戴姆勒集团也在寻求更多的机会在新领域拓展自身势力,为此前期的投入更加必要。而作为传统车企的戴姆勒也需要及时的做出相应的决策才能更好的适应市场变化以及消费者需求。拆分的动作可以让戴姆勒解锁数十亿欧元的市值,从而推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因此戴姆勒一拆为三的决定,看起来的“分”,似乎也是为了未来更好的“合”。拆分之后保持的“合”是关键 在目前全球车企纷纷抱团取暖的背景下,戴姆勒拆分的做法无疑更加引人关注。巨大的调整变动自然会带来成本增加,戴姆勒虽然通过奔驰重新拿下全球豪华车销量桂冠,但这一轮新车效应渐渐褪色后,仍然面临巨大压力。

沃尔沃也有过拆分先例,将其拆分为沃尔沃汽车集团和沃尔沃商用车,之后将沃尔沃汽车售卖给吉利。前文提到,戴姆勒想要发展自动驾驶汽车、新能源驾驶汽车等最新业务是需要资金的,戴姆勒可能也会将拆分后的产业通过上市方式出手一定股权来赚得资金,而此前同样是吉利已经出手参与其中,至于戴姆勒会不会对产业进行售卖,未来也有待观察,毕竟戴姆勒这个金字招牌本身便是价值,相信集团的管理层也不会轻易对集团本身结构进行出售。

虽然戴姆勒预计将进行拆分,但是拆分之后的三个部门在名义上还是由戴姆勒公司统一负责,并且拆分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还没成定局,还会有变动产生,至于拆分之后戴姆勒公司会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措施,不如到2019年的时候再下结论。

拆分之后掌门人易主?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戴姆勒拆分之后掌门人是否会有变动?虽然蔡澈先生退休的传闻已经在坊间流传多年,但每次合同到期前都被顺利延期。而作为戴姆勒集团目前的一把手,蔡澈在这项拆分战略的推进与落地中无疑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在此前的采访中,他曾对重组计划做出高度的评价:“未来计划是戴姆勒集团持之以恒的战略部署,为了更好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目前集团正在从技术、文化和架构三个层面进行重组。”

作为亲手带领奔驰从豪华品牌市场鏖战中完成由追赶者向领跑者转变的“传奇”CEO,蔡澈对突破与改变的追求却从未改变。而最严峻的挑战永远会出现在下一次。或许,正是这份“不安定”的性格让蔡澈能带领奔驰登顶,也让他在退休之前选择了激流勇进,继续进行大刀阔斧的架构改革,把集团架构调整一番留下一个光明的未来然后光荣退休,对他来说似乎也是个完美结局,毕竟他已经是戴姆勒历史上服务时间最长的CEO了。

那么,如果蔡撤先生在2019年退休,谁会接班呢?毕竟之前几位热门接班人大都耐不住寂寞自动离开了,而Bodo Uebber(还没有中文名字)似乎也终于熬到了大幕之前,不过2019年时Bodo也60岁了,如果他真的成为新CEO,也只是过渡阶段,最终还是会把戴姆勒交给更年轻的人吧。人事的变动似乎也为戴姆勒的这次拆分加上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拆分对于中国市场的影响?

虽然业务调整范围没有直接冲击在华部分的架构组成,但倘若影响到整个集团的业绩与发展轨迹,则戴姆勒/奔驰在中国也不可避免受到相应的作用。前文提到,戴姆勒将在重点发力智能互联以及新能源等全新领域,并且针对中国市场进行了一定范围的合作。因此,可以预见倘若影响到整个集团的业绩与发展轨迹,也将很可能对中国产生极大影响。

2018年上半年,梅赛德斯-奔驰及smart品牌在华累计销量为348,004辆,同比增长14%,半年业绩再次突破30万辆;6月,共交付58,179辆新车,同比增长12%。中国市场的学霸级表现,让其继续蝉联奔驰的最大单一市场宝座。而在鏖战日趋白热化的中国豪华汽车市场,是否会因为戴姆勒的“分”而经历一段动荡?我们也将拭目以待。

说在最后:

在汽车产业变革急切的当下,作为传统车企的戴姆勒需要及时的做出相应的决策才能更好的适应市场变化以及消费者需求。因此戴姆勒的“拆”,其实是为了未来更好的“合”。不过对于一个有130余年历史的老牌集团来说,如此的大动干戈似乎也会带来不小的内耗,并且在短期内失去目前部分现有市场的优势。特别是在鏖战日趋白热化的中国豪华汽车市场,尽管“分家”的影响短时间内并不会过多的影响奔驰在中国市场的优秀表现,不过从奔驰在新能源以及智能互联等新兴领域的投入来看,这次集团的波动也将带来更加深远的影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