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伙和团队的区别是啥?苻坚的前秦,充其量就是一个超大型的团伙儿

来源:滕天历史 2018-08-12 20:07:36

闲话两晋之五胡乱华——淝水之战(5)

苻坚的一个决策,导致了淝水之战后,前秦帝国快速坍塌。

什么事儿呢?

概括的说,两个字拆分。

具体的说,就是把氐族人拆分到全国各地。

怎么个意思呢?

氐族人数较少,且长期以来,氐族各个部族之间分崩离析,互不统属,而如今以人数稀少的氐族贵族统治广大的北中国地区,前秦帝国越来越力不从心。

其实在苻坚即位初年,前秦太史令王彫就曾给苻坚陈说图谶,大意是,“谨案谶云:‘古月之末乱中州,洪水大起健西流,惟有雄子定八州。’这是三祖和陛下的圣讳。又说:‘当有艹付臣又土,灭东燕,破白虏,氐在中,华在表。’根据图谶,陛下当灭燕,平六州。请求将汧、陇诸氐迁往京师,把三秦大户安置在边地,以应图谶之言。”

当时苻坚就此征求王猛的意见,王猛认为这货是妖言惑众,劝苻坚将其诛杀。

王彫的意见说白了,就是要将人数稀少的氐族部众集中在京师,以巩固根本;而将其他部族散处边地。

这个思路难说对错,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做法是,灭一地,便将占领地区的豪强大族迁往京师,以便于控制,这也是十六国时期各国控御各族的基本手段。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随着前秦地盘越来越大,需要的人手越来越多,派别人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怎么办呢;那就只能派自己人。

于是苻坚便安排自己的儿子们和亲信将领分去各地,管理四方,而这些派往各地的宗室、大将又必须有氐族部众作为自己的基干力量;这就成了苻坚的思路。

执行这一政策之前,苻坚还是跟群臣们商量了一下,他说:现在我氐族部众人数逐渐增多,我打算将三原、九嵕、武都、汧、雍十五万户部众,分配到全国各地,以此作为中央坚强的后盾,大家以为怎么样?

群臣纷纷表示说,您这想法没毛病,这就是周王朝之所以能够延续八百年的原因,对于秦国社稷非常有利。

看群臣没反对,苻坚便着手将这十五万户氐族部众分散到全国各地;一州大约分配三千户左右。

不过在这场大规模的分散氐族部众的运动中,也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

将本来人数就不多的氐族军民分散到各地一旦发生动荡,将十分危险。

苻坚听了,只是笑笑,也没在意。

在这儿有必要说一句当时的中国北方社情民情;前秦统一北方后,北方的情况十分复杂,各民族之间远未达到融合。

前秦的民族政策是,对于实力较弱的部族,如乞伏部等,基于怀远远方的需要,苻坚在确认部族头领不会造反的前提下,还是将他们放回原部落;对于较大的部族,如拓跋部,苻坚则采取了分而治之的策略;而对于文明程度相对较高、实力较强的部族,如慕容鲜卑,苻坚则将其贵族、豪强大族迁往长安,便于控制,并采取了拉拢安抚的政策。

之所以如此,其实说白了还是因为氐族本身力量较弱、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

除此之外,自前秦建立以来,皇室内部一直存在很多深层次的矛盾,苻洛之变其实就是苻健之兄这一脉对皇位争夺的结果。

皇族内部彼此之间矛盾重重,也迫使苻坚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儿子会不会效仿;怎么办,最直接最现实的办法就是把这帮小兔崽子派往各地,不让他们见面,这样既可以巩固统治,又能降低现实风险;而派往各地的诸公身边又不能没有氐族亲信作为依靠,这样以来,分散氐族部众就势在必行。

因此,对于苻坚而言,此举或许真的是无奈之举。

假如,没有淝水之战的话。

当然,淝水之战是后话;再说眼前,就在分散氐族这一年,前秦出了桩灵异事件——

苻坚有个宠物,是只大龟,突然死掉了。

苻坚命令将龟骨藏到太庙里。

当夜,太庙丞高虏梦见大龟说,我本来是要回到江南的,可是,命运不济却死在了秦国。梦中又有人说,大龟的寿命是三千六百年,龟死之时,将出现妖孽,这可是亡国之兆。

如果照着这个路子走,那本文就变成《聊斋》了;所以灵异事件暂且放下。

咱接着说苻坚。

搞定内部,抗灾成功,苻坚算熬过一劫。

人往往都是这样,当经历危险之后,人会走两个极端,要么更加谨小慎微,要么加倍狂妄自大。

很不幸,苻坚,成了后者。

搞定内部,苻坚不甘寂寞了。

怎么说呢?

苻坚一改继位之初的勤俭作风,开始注重生活品质了,比如在正殿之上开始悬挂起了珠帘,宫殿车马、器物服饰之上也都镶嵌了各色的奇珍异宝;他还任命前赵原将作功曹熊邈为尚方丞,大修船舰、兵器,以金银装饰,做工极为精巧。

一句话,苻坚的个人生活也渐渐奢侈起来。

不过,这其实都算是小事儿。堂堂秦帝国的天王,讲点儿生活品味,叫事吗?

但接下来的三件事,可就不是小事儿了。

第一件事,前秦版‘大跃进’。

这倒不是说苻坚同学要超英赶美,事情是这样的,咱前面说前秦很多地方遭灾,等苻坚费了牛劲,好不容易把旱灾的灾情控制住;却没想到,幽州地区发生了十分严重的蝗灾,受灾面积差不多有上千平方公里。

上千平方公里,那可有老大一块地方了,苻坚不敢怠慢,那年月,没有飞机撒药,想要灭蝗,只有一个办法,靠人。因此他派散骑常侍刘兰持节前往幽州,并征发临近的青州、冀州、并州的百姓前去扑灭蝗虫。

过了大半年,负责灭蝗的刘兰同志非但没控制住灾情,眼瞅着蝗虫有像其他地区扩散的迹象。

比较邪门儿的事儿出现了,按史书记载,这一年,幽州的上等田一年下来能打一百石粮食,下等田也能出到五十石。

一石相当于现在120斤。按当时的生产条件下,30石就已经不少了。幽州官员居然敢报100石。

在这么严重的蝗灾面前,幽州的收成居然比其他地区收成还要好。

关键是,这种摆明弄虚作假的事儿,苻坚还就信了。

这事儿不大,但是很说明问题。

王猛在的时候,这种情况绝不会发生。

王猛死后,人亡政息,前秦王国的统治机器已经开始腐烂,官员们也已经习惯于制造政绩,信口胡说了,时人云“秦之法制,日以颓靡”。

第二件事,出兵西域。

有兄弟可能会奇怪,你前面不是说了,前凉已经被前秦灭了吗?苻坚吃多了,还要打?

这就是关键了。

简单说说吧,自前凉被灭,苻坚就派出使节前往西域宣示前秦的威德;一圈儿宣示下来,西域小国吓尿了,纷纷派出使者到长安向苻坚朝贡。

大宛献上汗血马,肃慎贡献楛矢,天竺入贡火浣布,康居、于阗等也都各自献上了本国特产,以结好秦国。

公元382年9月,西域车师前部(今新疆吐鲁番市)国王弥阗、鄯善(现在新疆若羌县)国王休密驮更是结伴亲自来到了长安,朝见苻坚。

这俩小国国王可没憋着好屁,他俩对苻坚说,西域诸国表面上对您和大秦恭敬有加,其实不然,都是特娘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您最好派兵收拾他们一顿,天兵出关,我们甘愿作向导。

其实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这俩货想干嘛,有个成语叫狐假虎威,说的就是这路人。

可这会儿苻坚变了,已然不像之前那么务实了。

几句好话儿一说,苻坚当即拍板儿,命骁骑将军吕光为使持节、都督西域征讨诸军事,率领十万大军、五千铁甲骑兵,前往讨伐西域。

这纯粹是没事儿找事儿了。

本来苻坚念念不忘的是要灭东晋,换句话说,南下才是前秦的国策;可是被车师前部王和鄯善王一忽悠,苻坚抽调重兵西进,那俩货的目的不言而喻,是想背靠秦国,称雄西域。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可是对于前秦来说,无疑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而且更主要的是,苻坚这次出兵是在西域诸国入贡秦国的情况下发兵的,完全没有必要。

第三件事,决策伐晋。

当吕光率领十万大军西出阳关之后,长安城内的苻坚开始组织灭晋大讨论了。

公元382年10月,苻坚大会群臣,说自从我继承大业之后,已经将近三十年了(苻坚自公元357年杀苻生自立,迄今已26年),四方基本平定,只有东南一隅,还未曾受到王化的影响。我每每想到天下没有统一,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是难以下咽。如今,我打算尽起天下之兵前往讨伐,粗略计算下来,精兵能达到九十七万之众,我将亲自率军,平定江南,大家看怎么样?

他这话一出口,群臣登时议论纷纷,有的支持,有的反对。

且有那能拍的,此人之前出现过,唤作朱肜;苻坚话音刚落,这货第一个发言表示支持,他说,陛下英明神武啊,顺天应时,您是谁?您是代替上天执行惩罚的;吼一嗓子五岳都能崩塌了,喘口气儿江海断流;您如果出兵百万,那肯定是有征无战,晋主识相点儿,口含玉璧、带着棺材,到咱军营门前投降;晋主不识相,百万大军压境,他肯定得尥蹶子跑,到那时,您派出一员猛将,即可将其拿下。平定江南之后,让流落江南的中原人民回到故乡,陛下则回鸾泰山,举办封禅大典,向上天报告这一伟业,这可是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盛事。

朱肜说完,尚书左仆射权翼立即表示反对。

权翼本是姚襄的下属,但自从投靠苻坚以后,他一直对苻坚忠心耿耿,他说昔日纣王无道,武王尚且不忍伐之,今东晋微弱,却未有大恶,且谢安、桓冲威信素高,君臣同心,不可伐之。

朱肜的奉承话刚刚落地,权翼当头就给泼了一盆冷水,这让苻坚很不爽,尴尬了一下,苻坚说,大家也都说说,说说。

太子左卫率石越(就是骑马游汉水那位)说,吴人依靠天险,盘踞一隅,不听王命,陛下亲自率领六军,兴师问罪,这的确符合四海人民的心愿。但是,今年,岁星、镇星停留在斗牛星域,福德在于吴国,星象不会有错,我们不能冒犯。况且,晋司马睿不过是西晋的一个藩王,被各族人民共同推戴为帝,他留下的恩惠人民还时时记起,而司马曜就是他的孙子,东晋有长江天险,国内又没有怀有二心之臣。臣以为应该修养道德,不宜兴师动众,孔子曰:‘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请求保境安民,再慢慢等待可乘之机。

苻坚听了特不高兴,张嘴就说昔日夫差、孙皓皆占据江东,也不免亡国。今以我兵马之众,投鞭于长江,足以断流,晋有何险可恃?!

大臣们见苻坚轴劲儿上来了,也不好反对,大家眼观鼻,鼻观心,谁都不说话了,苻坚看又冷场了,便挥挥手让群臣退下,不过把他弟弟苻融留下了。

待群臣走光了,他问苻融,你怎么看?

苻融摇摇头,哥,算了吧。

苻融接着说理由,他对苻坚说,如今兴兵讨伐晋国,有三个困难:一是岁星、镇星在斗牛,吴越之福,天道不顺;二是晋主清明,朝臣用命,没有可乘之机;三是我军连续作战,士兵疲惫将领倦怠,有害怕敌人的心态。那些建议不要兴兵的,说的是上策,请求陛下予以采纳。

一上来就给苻坚上课,苻坚立刻把脸撂下来了,连你不理解我,天下之事,我还能与谁讨论呢?

苻坚越想越气,开始咆哮起来,我们有百万之众,兵器粮草堆积如山,我虽然算不上英明,但也不能说我昏暗低能。挟百战百胜之威,去灭一个小小的东晋,怎么会不胜,你说,你说!

看到哥哥发飙,苻融一急,竟然哭了起来——

吴国不能讨伐,道理明摆着,您怎么就跟王八吃秤砣了呢?您也不想想,您对鲜卑、羌族、羯族,都十分优厚,让他们处于京畿之地,而我们本族旧人却都安排到了远方。您现在要倾全国之兵南下,万一有个闪失,社稷宗庙将怎么办?仅凭太子带着老弱病残孕留守京师能摆平如狼似虎的鲜卑、羯、羌们吗?我脑子不灵光,可有那灵光的,哥您不记得王猛的临终之言了吗?

苻坚一听他把王猛都搬出来了,更来气了,说此一时彼一时,以我之强,灭晋如秋风扫落叶,可你们怎么都不支持,我一定不会将敌人留给子孙!

说完拂袖而去,回后宫生闷气去了。

一进宫,迎面儿碰见他的宠妃张夫人,这张夫人也相当关心国家大事,便劝苻坚不要接连兴兵,被苻坚一句“妇道人家懂个球”给骂跑了。

所有的人异口同声的反对,让苻坚十分郁闷,既然在宫里呆着不爽,这天苻坚带着人跑到灞上散心去了。

心里装着事儿,玩儿着玩儿着苻坚又想起来了,旁边儿站着太子苻宏,苻坚就问:老子打算伐晋,你的看法呢?

太子的回答中规中矩,晋君无罪,人人为其所用,谢安、桓冲都是一方的才俊,君臣齐心协力,又有长江天险,不可图之。现在咱们最好是训练军队,等待晋朝出现昏君,然后再兴兵灭晋。如果您强行用兵,一旦大军失利,恐怕国家会元气大伤。

苻坚那火儿腾的冒起来了,直接一脚就踹过去,说你懂个屁,昔日秦灭六国,是因为六国有罪吗?

扫兴,不玩了,回宫。

等苻坚回了长安,兀自气的不行;正生闷气呢,下人来报,冠军将军慕容垂求见。

别看之前王猛使出金刀计想坑慕容垂,但丝毫没动摇苻坚对慕容垂的信任。

慕容垂一到,立刻表态,昔日的战神拍起马屁,那也是出神入化——

陛下神武英明,威加海内,道德与唐虞媲美,功劳高过汤武,威德泽及四方,各国都纷纷归顺。司马曜凭借着残余的基业,而负隅顽抗,拒不投降,对此如果还不讨伐的话,国家的法律还有什么威严!孙氏盘踞江南,但最终被晋朝消灭,这是形势使然。再说了,强国兼并弱国,大国兼并小国,此自然之理,何足多论!何况大秦兴盛符合谶言,陛下圣武,强兵百万,韩信、白起这样的名将布满朝廷,却让司马曜苟延残喘,借尸还魂,将敌人之患留给子孙后代吗!《诗经》说:‘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陛下内心决断就成了,不用浪费时间去征求群臣的意见,这样反而会搅乱陛下的决策。过去,晋武帝平定吴国,同意这个意见的只有张华、杜预几个人罢了,如果再去征求大家的意见,怎么能建立起旷世的伟业!俗话说依靠天时,这个时机已经成熟,万事俱备了!

一番话,说的苻坚心花怒放,一拍大腿,与我定天下的人,只有你一个人啊!

高兴了,赏!赏慕容垂帛五百匹。

那位说了,慕容垂看着不像奸臣啊,怎么大家都玩儿命劝苻坚慎重,就他赞成呢?

简单说吧,他有自己的打算。

咱先留个扣儿,您慢慢儿往下看。

有了慕容垂支持,苻坚心里有底了,掷下严旨,朕意已决,再有敢劝谏朕南征者,斩!

从此,前秦开始紧锣密鼓的做南下的准备。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