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科创合作加速 人流、物流、资金流动越来越宽松 - 今日头条

粤港澳大湾区科创合作加速 人流、物流、资金流动越来越宽松

来源:第一财经 2018-08-12 22:19:29

在科技创新的融合上, 粤港澳大湾区正在加快步伐,尤其是深港。

人流、物流和资金流可以说是融合的三大关键点。虽然深港两地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合作正在加强,但因制度等方面的原因,三大要素的融合仍面临不小障碍。

就在最近,利好政策频出,比如,国务院宣布取消台港澳居民在内地就业许可;深圳出台相关管理办法允许资助资金跨境使用,以促进科研资金便利流动等。

这些举措具有突破意义和导向意义,大湾区的科技创新合作将进一步加速。

人流、物流不通畅

在粤港澳大湾区带来的历史机遇下,香港的青年人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未来,跨境就业可能会是大湾区的常态,就像现在很多人住在东莞,却在深圳上班。

但目前,在内地就业的香港年轻人并不多。深圳市福田区政协常委金孝贤曾做过一个调研,发现在内地读书的香港人毕业之后有70%~80%想留在内地工作,但是留下来的不到一半。

这其中就涉及到税率、政策限制、政策宣传不到位等诸多因素。

以税率为例,在粤港澳大湾区工作的港澳及境外科研人员,受限于“183天”的个人所得税规定,即按目前的规定,境外人士在内地就业超过183天,需要按照内地税率来交税。而在香港,个税起征点比较高,月赚一两万港元基本不用交税。

此外,大湾区在物流上也存在一定障碍。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港澳经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张玉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般的贸易物流没有问题,主要是对科技创新的障碍,即便是科研设备也要征收关税,还要办理申请许可,以及各种各样的流程,没有研发物流的绿色通道。”

今年上半年,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方舟就曾在深圳某论坛上以香港一高校为例,称该高校准备将香港本部的部分二手设备运到广东的研究院用,却发现虽然它是非盈利机构,但进出海关仍需要缴纳30%的关税。

方舟还表示,在生物医药和基因等领域,很多人体组织和血液样品也因为检验检疫的原因,不能跨境流动。

资金流动不便利

与此同时,科研经费还不能在深港之间自由流动。

对此,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临床医学创新中心副研究员吴丁兰感受颇深。

吴丁兰曾是香港中文大学的一位科研人员。近年来,广东省和深圳市分别与香港科技创新署开展合作成立了科技专项。2016年,她所在的香港团队与深圳一家单位成功申请到了其中一个联合项目。虽然合作对于双方在科技交流合作、人才相互培养以及科研成果的转化上都有明显的帮助,但却在资金的使用上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吴丁兰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因为资金不能出境,带来一些细节和实质性的问题,比如,如果深圳团队送人去香港进行中短期交流学习,或者香港团队来深圳的实验室工作,所产生的人员和科研费用如何从合作经费支出?实际上还是各自用各自的,这使联合项目的实际目的打了折扣。”

她还表示:“香港的科研机构可以通过在深圳设立的分支机构申请内地的科研经费,但是这些经费只能在内地使用,也会遇到一些实际的困难。比如,聘用的科研人员只能在深圳工作,科研试剂只能用内地的发票报销等。但有些特殊的科研试剂在内地是买不到的,或者购买手续非常麻烦,只能在香港购买,但是又没法使用内地的科研经费报销。”

深圳的一位资深科研人士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经常去香港参加学术会议,与基础研究能力颇受赞誉的香港高校也有合作。但香港高校与内地合作时顾虑很多,因为很多资金用起来不方便,这就影响到了合作的长久性和深度。

张玉阁表示,此前国家层面也有关于港澳机构可以申请中央财政的科研计划,但解决的是政府资助资金的跨境问题,没有解决市场或社会的跨境问题,比如民间机构的研发资金从香港进入深圳,适用的还是一般的外汇管理。

政策频出

虽然大湾区人流、物流和资金的融合可谓障碍重重,但近两年来,推动性的声音和政策也不断涌现出来。

2017年11月底,在佛山举办的2017粤港澳合作论坛上,科技部创新发展司副司长余健表示,国家科研计划将向港澳高校和科研机构开放,实现科研经费跨境拨付,允许相关资金在大湾区跨境使用。

深圳已先行一步。今年7月,《深圳市“深港创新圈”计划项目管理办法(试行)》发布,扩大了“深港创新圈”计划项目类别,且新增类别允许资助资金跨境使用,以促进科研资金便利流动,推动粤港澳大湾区产学研融合。

在人的流动上,日前国务院宣布取消11项行政许可等事项,其中包括取消“台港澳人员在内地就业许可”。今年3月,深圳前海管理局也率先宣布,在深圳前海就业的港澳居民可免办《台港澳人员就业证》。

在此之前,《台港澳人员就业证》的办理流程较多,过程也颇为复杂,影响了港澳人士在内地就业的积极性。

张玉阁认为,上述举措具有突破意义和导向性意义,这意味着深港之间的合作会愈加密切。“相当于发出了一个信号:不管是人还是资金,在两地之间的流通都将越来越宽松。取消就业许可便利了港澳居民来内地发展,这是非常积极的变化。”

吴丁兰也感受到了政策出台前后的变化。她表示,近年来,深圳人才政策的变化吸引了很多从内地到香港深造的人才回到深圳工作。在香港博士毕业后就留在香港工作了近五年的她,也在一两年前回到了深圳。吴丁兰希望,在更多政策的推动下,两地的科研合作能够更加紧密且具有实质性。

而张玉阁表示,这只是开始。“不是说取消了就业许可,就清除了所有就业的障碍,深层次的障碍仍然有待解决。比如说个人所得税,香港的个人所得税较内地要偏低一些。”

在资金的流动上,张玉阁提出:“资金的流动涉及到资金的分类管理。现在未对资金的用途进行区分,只要是出境,都涉及到外汇管理。事实上,在国际汇率变动的背景下,有些资金看起来是研发资金,实际却是热钱,这就涉及到分寸和尺度的把握。如何让研发资金高效便捷地流动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也需要持续改善的过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