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第一夫人:战争面前,没人能逃过残酷的命运

来源:凤凰娱乐 2018-08-12 22:00:00

原标题:叙利亚第一夫人:战争面前,没人能逃过残酷的命运

到今天,2011年的3月15日,几乎已经过去了整整7年又5个月的时间。这也是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的阿拉伯国家叙利亚,内战开始并持续到现在的时间。

对于近2000多万生活在叙利亚和周边地区的人民来说,看似转瞬即逝的七年,无比地漫长和艰难。

(图源:BBC)

近40万人在旷日持久的内战中失去了生命或下落不明;一半的人口在战乱中被迫离开家园,其中的一半又成了难民。

(图源:BBC)

战乱、难民危机、各方势力和恐怖主义的争斗纷扰,这是一场仿佛看不见尽头的,没有结局的战争。

留下的人们,不得不在无预兆轰炸和空袭的担忧中继续生活。他们在曾经繁华的市中心重新摆摊做生意,牵着孩子走过那些曾经干净美丽,如今肮脏不堪的街道。

(图源:BBC)

除了留下的普通老百姓,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一家当然也是留守在国家的一员。

但这两天,叙利亚总统府发布消息,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妻子阿斯玛·阿萨德Asma al-Assad,确诊患上了乳腺癌,所幸癌症处在早期阶段,已经开始了治疗。

发布的消息里,附上了巴沙尔陪伴妻子输液治疗的照片。

(图源:Twitter)

当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将镜头对准叙利亚内战,以及政府和反对派,以及背后诸多势力的话题时,阿斯玛似乎一直远离着镁光灯。

(图源:Twitter)

但和大多数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夫人不同,她从成为总统夫人的最初,就向世界展示了阿拉伯女性的新面貌。

(图源:Twitter)

但这新面貌的背后,却也因为战争、政治、宗教等等一系列的复杂原因,让她饱受争议,一路艰难前行。

1975年的8月11日,阿斯玛在伦敦出生,父母都是叙利亚裔的英国移民。

生长在爸爸是心脏病专家,妈妈是前外交官的富裕家庭里,阿斯玛一路念私立学校,21岁时拿到了伦敦国王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学位,还顺便拿到了法国文学证书。

(图源:Twitter)

英语、阿拉伯语、法语、西班牙语,阿斯玛是一个在英式教育下,土生土长的伦敦移民二代。她现代、摩登、聪慧,却也带着阿拉伯家庭出身的内敛。

(图源:Instagram)

大学毕业后,学理科的阿斯玛,成为了德意志银行对冲基金部门的经济分析师,专门负责欧洲大陆和东亚的事务。

23岁那年,她跳槽去了摩根大通,成了生物科技公司并购重组部门的得力干将。年轻有为,会说四国语言,又是名校出身,阿斯玛这一身的光环,让她成了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女儿”。

(图源:Instagram)

这位别人家的女儿,是伦敦叙利亚移民社区里小有名气的大家闺秀。而彼时,在伦敦学习过多年眼科,已经回到叙利亚的巴沙尔,通过家族的朋友,认识了年轻他十岁的阿斯玛。

(图源:Pinterest)

看到这儿,人们会说:“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童话爱情。”但两人的相爱,从一开始,就有些沉重。

那时,叙利亚前总统,也是巴沙尔的父亲老阿萨德,健康已经岌岌可危。而本该子承父业的大儿子,也就是巴沙尔的哥哥巴塞勒,在1994年的一场车祸中去世。

(图源:Pinterest)

种种变故下,本来在英国学习眼科的巴沙尔,不得不突然成为了政权的继承人,匆忙回到了叙利亚。

后排左二为巴沙尔·阿萨德(图源:Pinterest )

这样的背景下,同是叙利亚出身,又都接受过相似的西方教育,巴沙尔和阿斯玛两人在聚会上暗生情愫,很快订了婚。

但为了保护阿斯玛的隐私和安全,直到2000年底,巴沙尔才在正式成为总统半年后,和阿斯玛举行了结婚仪式,并公开了她的身份。

来自阿拉伯世界的一对新人,不仅接受过西方教育,夫人还是伦敦出身的金融达人,这让人们对被老阿萨德独裁统治了三十余年的叙利亚,有了改观。

(图源:Pinterest)

世俗化保守国家,自然受到了一些西方国家的欢迎。巴沙尔接手后的叙利亚,开始了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改革。

与此同时,成为第一夫人的阿斯玛,也不遗余力地投入到了改善边缘地区儿童和妇女生活的行动中。

在最初还未公开身份的时候,阿斯玛走遍了叙利亚全境100多个村落,以平民工作者的身份,亲自做了田野调查。

(图源:Pinterest)

她在采访里说:“只有这样,我才能听到最真实的声音,看到最直接的影像,才能知道怎么做才能改变人们的生活。”

很多人后来才知道,决定回到叙利亚嫁给巴沙尔之前,阿斯玛已经收到了哈佛大学MBA课程的录取通知书。为了改变,她回到了祖国。

公开身份后,阿斯玛利用影响力创建了一系列公益组织,从改善边远地区的教育组织,到专为年轻人的经济学习机构,还有治疗儿童癌症患者的医院,以及叙利亚残疾人组织等等。

(图源:Instagram)

改善边缘地区的发展,提高妇女儿童的生活水平,大力促进教育改革,阿斯玛在采访里说:“我一直是职业妇女,我丈夫很清楚工作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所以他从来没有干涉过我对工作的执着。”

(图源:Instagram)

因为阿斯玛的先进思维,她曾经被评为阿拉伯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也因为优雅知性的气质和打扮,被人们称为“阿拉伯的戴安娜王妃”。

(图源:Instagram)

但是,但这一切的光环和人设,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的开始后,被许多媒体解释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2010年末,中东地区爆发了一系列运动,一把火将阿拉伯世界烧了起来,叙利亚也没能避免。

原本就有着长久独裁色彩统治的叙利亚,加上与周边地缘政治格局的不同,在逊尼派占着人口大多数的阿拉伯世界,身为什叶派分支中阿拉维派的阿萨德家族,更是成了被打击的对象。

(图源:BBC)

经济本就岌岌可危,工商业发展滞后,失业率居高不下环境里的叙利亚,矛盾彻底爆发。加上不同派别背后西方国家,以及俄罗斯、伊朗等国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军事博弈,处在军事要地的叙利亚,成了火药桶。

(图源:BBC)

倒阿萨德和挺阿萨德的战争很快开始,而巴沙尔和妻子也经历了各种讨伐。内战开始后不久,《VOGUE》杂志撤掉了本来年初发布在网上的关于阿斯玛的采访文章。

文章里,杂志盛赞了阿斯玛的时尚品味和个人能力,并把她称为“沙漠里的玫瑰”。但在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不久,这篇采访的链接被删除。

采访里,作者形容阿斯玛穿着简洁,没有戴任何首饰,也没有浓妆艳抹。她接受采访的原因,是因为想让人们看到一个正在改变中,但有着悠久历史和文明的叙利亚。

但还没让人们看到文章,叙利亚就爆发了战争。不久后,维基解密又爆出了阿斯玛办公室的邮件,上面标示了她购买25万英镑(约220万人民币)奢侈品的清单。

(图源:Instagram)

内战的沉重,加上舆论压力,阿斯玛停止了所有的公开活动,彻底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仅有的几次公开活动,都只是去福利机构探访,打消坊间关于她出逃叙利亚的传闻。

(图源:BBC)

直到两年前,消瘦的阿斯玛接受了俄罗斯电视台的采访,坦言曾经有人向她提供了政治避难的机会,也承诺了她和孩子的安全,以及经济上的支持。但她通通拒绝,坚持留在祖国。

(图源:BBC)

在一次公开活动时她也曾说:“我昨天在这里,今天在这里,明天也会在这里。”

(图源:Instagram)

一些人说,如果巴沙尔没有被推上总统之位,他和阿斯玛会有非常安静平和的生活,但在国家与个人面前,命运就是如此残酷,。

(图源:Instagram)

如今,持续7年之久的叙利亚内战,仍然没有结束的迹象。而备受争议却仍然坚持留在祖国的阿斯玛,又不幸得了癌症。

在她的社交页面上,仍然有更新参加慈善活动,探访民众的照片。

(图源:Instagram)

从被人盛赞为“沙漠玫瑰”,到饱受争议的第一夫人,也许阿斯玛的命运,就像她身后的叙利亚一样,令人耐人寻味又唏嘘。

(图源:Instagram)

source: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02/dec/15/politics.foreignpolicy

http://www.instagram.com/asmaalassad/

http://www.thesun.co.uk/news/6005090/bashar-al-assad-wife-asma-syria-marriage-born-uk/

http://www.bbc.com/news/world-middle-east-45117993

http://www.bbc.com/news/world-middle-east-35806229

http://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2/01/the-only-remaining-online-copy-of-vogues-asma-al-assad-profile/250753/

公众号

英国时报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关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