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医死小男孩被吊销行医资格……到底是个人的错还是系统的错?

来源:凤凰新闻 2018-08-16 23:20:06

原标题:医生医死小男孩被吊销行医资格……到底是个人的错还是系统的错?

这两天,

英国一个旧案的判决引发了全民关注和讨论——

多年前一位儿科医生因为操作失误导致6岁的儿童病人死亡,

之后她遭到了警方逮捕,并被法庭判处严重疏忽过失杀人罪,还被吊销了行医资格。

医生不服并提起上诉,

前天,她赢得了官司,

最高法庭推翻之前的判决,并恢复了她的行医资格…..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过失杀人的医生被恢复行医资格”刷遍了新闻媒体和社媒平台,

网友们也在媒体上吵得不可开交….

这个案件,有必要从头说起…

一次顶班引发的医疗事故

Bawa-Garba医生出生在尼日利亚,

13岁,她就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

16岁她随家人移民到了英国,为了医生这个梦想,一直在努力学习,

她顺利考进了南安普顿大学,毕业之后又在莱斯特城继续进修医学课程,

2006年,她拿到了儿科医生的行医资格,

之后她在社区儿科医院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主要负责慢性病和儿童行为异常的治疗。

再后来,Bawa-Garba申请调到莱斯特皇家医院的普通儿科病房的儿童病情评估部(Children’s Assessment Unit,以下简称CAU)工作,正式开启了她大医院的行医生涯。

初来乍到,Bawa-Garba医术资历都不够,在CAU只能算是个培训实习医生…

2011年2月18日这天早上,Bawa-Garba休完13个月的产假后回来恢复工作,

同事们聚在一起讨论这一天的安排,

有人提到,今天CAU原本值班的医生有别的事不能及时过来,需要有人顶班….

Bawa-Garba医生于是自告奋勇担起了这一职责,

上岗后不久,楼下病房的孩子出了紧急情况,

Bawa-Garba接到报告就马上赶去处理,

之后她回到了儿童病房,开始查看新来的病人,

是一位名叫Jack Adcock的6岁小朋友,

在Bawa-Garba医生回来之前,Adcock一直是由另一名护士在照看,

这名护士是当时CAU唯一的护士,并且是代理机构外派过来的,

所以没有做护理处理的资格,只能等医生回来。

护士向Bawa-Garba医生报告了Adcock的情况,

Adcock是一名有唐氏综合征的孩子,还有心脏病史,来之前服过一次稳定血压的药,

目前的状况很不乐观:

“Adcock已经上吐下泻一整晚了…手脚都冰凉,皮肤也开始出现了蓝灰色,还伴有咳嗽…”

Bawa-Garba于是给病人做了一系列检查,X光胸透,血检等等…

血检显示,Adcock的酸性相当高,

除此以外,Adcock血液里的乳酸浓度也很高,

正常人乳酸浓度值是2,Adcock却高达11….…

然而,Bawa-Garba医生评估了Adcock一系列症状和指标之后,

依然认定,Adcock的病只是肠胃炎和由此引发的腹泻,

除此之外,她没有考虑Adcock可能染上的更严重的病症了….

就这样,Bawa-Garba医生犯下了她治疗中的第一个错误:

低估了病情的严重程度。

针对腹泻,Bawa-Garba医生给Adcock输了一些液,缓解他的脱水症状,

输液之后,小朋友看起来精神好一些了,血液的酸度也有所下降,

然而乳酸依然保持在异常值11….

之后,Bawa-Garba医生又给Adcock做了一次血检,

结果好巧不巧电脑又当机了,

好不容易系统恢复,Bawa-Garba医生赫然发现,

Adcock已经开始出现了肾衰竭症状,他急需注射抗生素!

就在这个紧急的关头,Bawa-Garba医生有点慌了,

她想找其他医生咨询求助,但CAU里面,她本人已经是最有经验的医生了,没人可以帮她….

到了下午3点,Bawa-Garba去病房查看,发现Adcock在病床上喝果汁,

据家人反应,他的呕吐症状也没有了,

Bawa-Garba医生于是以为,Adcock的病开始好了…

之后,Bawa-Garba医生再次对Adcock做了胸透检查,

她发现Adcock已经有了一些感染症状,于是给Adcock开了一些抗生素。

这是Bawa-Garba医生对Adcock最后的治疗,

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在之前那位外派护士的照看之下,只接受了一些检测体温心跳之类的操作….

下午4点的时候,原本今天应该在CAU当班的医生O’Riordan终于出现了,

原来,因为误读了排班表,

他差点错过了今天的班次,这才姗姗来迟….

两位医生开始做工作交接,

Bawa-Garba医生表示,自己当时把诊断和治疗的情况全部交接给了O’Riordan医生,

包括Adcock的腹泻和呕吐症状(症状已经好转),心脏病及服药情况,还有病人高得离谱的血液乳酸指标11…

交接完之后,Bawa-Garba医生便收拾东西回家了,

她想当然地认为,O’Riordan医生会再对Adcock做一遍检查,重新将病情评估一遍。

这一次的想当然,成了Bawa-Garba医生的第二次疏忽,

也引发了致命的后果——

O’Riordan医生只是听Bawa-Garba说了一遍,

既没有重新诊治的打算,甚至没有去病房再看一眼,

Adcock这个6岁的孩子,就只有一个外派来的护士在看着,继续做一些象征性的护理工作….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

到了晚上8点多,Bawa-Garba医生被一通电话紧急召回了医院,

原来,她从早上一直诊治的Adcock小朋友出现了心脏骤停症状,情况紧急,

所有医生护士全部涌进Adcock的病房,展开抢救,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当Bawa-Garba医生赶到病房时,

Adcock已经停止了呼吸,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Adcock死后,医院第一反应是要搞清楚他的死因,

于是,医院对Adcock进行了第一次尸检,

尸检结果显示,Adcock死于链球菌感染引起的脓毒症…

脓毒症,通常是免疫系统在身体某些器官受到感染和侵袭时,产生的一种过度反应的症状,

据统计,英国每年有14000人死于脓毒症,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得到及时诊断造成的。

Adcock身上由细菌引起的脓毒症,就这样被当成肠胃炎治疗,结果给耽误了….

“谁该为孩子的死负责?!”

第二天,莱斯特皇家医院致电了Adcock的家人,让他们到医院开会,处理善后事宜,

会谈开始,医院首先对小Adcock的死表示了遗憾,并承诺会尽快展开内部调查….

Adcock的父母坚持要追究致孩子死亡的责任,

他们认定,Bawa-Garba这位资历尚浅的初级医生,根本没有认识到Adcock状况的严重性!

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错误,致使Adcock错过了有效的治疗,最终急病致死....

就在Adcock的父母和医院谈判之后不久,

警方带人来到了医院(不知道谁报的警),

警方在做了简单的问询之后,决定对Adcock进行第二次尸检,并考虑着手立案调查….

不久,医院开始撰写内部调查报告,

那天读错班表迟到的同事O’Riordan医生坚决认定,这事情完全是Bawa-Garba医生的责任,

她在把病人Adcock交接给他时,没有将病人病情的严重性交代清楚,更没有强调病人乳酸指标已经高达11的异常情况….

O’Riordan医生甚至质问Bawa-Garba:

“你原本是可以做得好的,不是吗?”

医院和警方的调查依然在继续,Adcock事件5个月之后,Bawa-Garba还在莱斯特皇家医院工作,

而O’Riordan医生却离开了这家医院,直接搬到爱尔兰去了…..

2012年2月,Adcock事件转眼过去一年了,Bawa-Garba突然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要她协助关于Adcock案的调查,

到了警局,她立刻被警察用手铐铐了起来,拍了照片和录了指纹,

她被警方以Adcock事件中“疏忽过失杀人罪”的罪名正式逮捕….

在调查中,检方采纳了几位儿科医生专家的证词:

“如果Adcock得到正确的治疗,抗生素,甚至对的药丸,以及更高强度的护理,他是不会就那样死掉的,他甚至今天还应该能坐在这里!”

而这一年中,Adcock的父母从来没有放弃追责的行动,

他们认定了,儿子的死有两个主要的责任人,

一个就是Bawa-Garba医生,另一个就是护理他的那位护士(外派来的)….

“Bawa-Garba医生对我儿子的死负有完全的责任,

我永远,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就这样,Bawa-Garba医生变成了“疏忽过失杀人罪”罪犯,

案子进入诉讼程序,被移交法庭处理…

不久后,案子被媒体曝光,

Bawa-Garba医生因为误诊Adcock,没有及时有效治疗导致他死亡,被控“疏忽过失杀人罪”传遍了整个英国….

人们开始对这个案件议论纷纷,

大致意见分成了两类,

一类是以众多医生为代表的,

医生们认为,NHS(英国国民医疗保障系统)效率低下是长久以来的毛病,Adcock没有得到有效的诊断和治疗,其中很多环节都出了毛病——

人手不够(实习医生来顶班),排班问题,护士是外派的,甚至电脑系统当机耽误诊断….

众多因素夹杂在一起,导致了Adcock悲剧的发生,是医疗系统效率低下导致的病人丧命,

更何况,没有任何一个医生能保证治好每一个病人!

让Bawa-Garba这个实习医生一个人背锅,是极大的不公平!

另一类则是同情Adcock的病人家属为代表的意见,

医生是一个特殊职业,要对每一个病人的生命负责,

Adcock死亡事件,明显是Bawa-Garba本人多次出现重大失误,医术不精加上忽视相应的症状而造成的悲剧,

不能因为整个医疗系统效率低下,就掩盖她本人的多次失职,她原本是可以避免悲剧发生的….

而案件产生的社会效应已经开始显现,

案子的判决还没下来,Bawa-Garba医生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一片谩骂,邮箱里也收到了死亡威胁纸条,人们称她为“杀人医生”,

甚至女儿在学校也被其他家长写联名信要求将她除名,Bawa-Garba医生不得不把家搬到更偏僻的地方….

医死过一个病人,还能不能继续行医

而Adcock死亡案的庭审还在继续,

在控辩双方多次交锋,以及陪审团激烈争论之后,

2015年,诺丁汉刑事法庭做出判决,判定Bawa-Garba医生“疏忽过失杀人罪”罪名成立,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

而这两年,法律程序还在进行中,Bawa-Garba在这两年里被限制自由,

没等她平静过完这两年,更严厉的惩罚又来临了,

2018年1月,最高法庭判决根据英国医学总会(General Medical Council,GMC)的意见书,吊销Bawa-Garba的行医资格…

遭到了一波又一波严厉的判决,

Bawa-Garba的律师也没闲着,他一直在替Bawa-Garba四处奔走,

要为Bawa-Garba讨到一个“公正的判决”发起“绝地反击”….

而另一方面,1月的判决下来,英国的医学界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医生们纷纷上街游行,反对法庭对Bawa-Garba的不公判决,声援Bawa-Garba….

还有医生为支持Bawa-Garba的法律诉讼发动了众筹,很快就筹到了几十万英镑...

一些医生在接受采访时疾呼:

“我也犯过临床诊断错误,包括延迟诊断和错误治疗。也有诊治的病人死掉。

既然这样,我有义务质问医学总会,能不能启动对我行医40年的调查,看我是否应该被取消行医资格!”

8月13日,英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

推翻之前关于医学总会取消Bawa-Garba医生行医资格的判决,

裁定Bawa-Garba医生可以继续行医….

得知Bawa-Garba医生重新获得行医资格,

被Bawa-Garba医生“治死了儿子”的Adcock一家情绪非常激动,

在他们看来,

这些年来,关于吊销Bawa-Garba医生行医资格的判决已经不仅仅是追责的问题了,而是做出警示:

”这个判决(恢复Bawa-Garba医生的行医资格)是对在医学界的’彻底羞辱’,现在他们喜欢怎样就怎样了,作为病人还能怎么样?

我们最关心的,莫过于医生的专业性,

但现在看来,如今大家只能越来越害怕医生了,他们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群体….”

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Bawa-Garba医生本人也发声了:

“我非常满意这个结果,但是我想对Adcock表示悼念,他是一个好男孩,我也想让他的父母了解,我对自己在Adcock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真诚道歉。”

对于这个案件目前的进展,英国民众也是议论纷纷:

“这个女人的不专业就这样被归咎于‘国民医疗系统的条件不好’了。

真是让人不得不苦笑:如果这逻辑成立,那其他每个医生都得犯点这样那样的错误了?这还不是一个错误,而是一堆...”

“重点是,因为一个错误剥夺医生的行医资格并没有什么卵用,医院在面临任何失误的时候都应该及时上报而不是因为惧怕而遮掩,否则只会有越来越多失误被雪藏。没有医生能保证所有病人都活下来,非要这么想也是挺蠢的。”

“我开始害怕医生了,我们应该对他们抱有高一点的标准吧,她就不应该被允许继续行医。”

一切谁是谁非,

恐怕很难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6055731/Court-Appeal-overturns-decision-strike-doctor-convicted-manslaughter.html

https://www.bbc.co.uk/news/resources/idt-sh/the_struck_off_doctor

--------------------------------------

一只齐格勒:所以说迟到的同事就一点事没有?

one匹马赛克: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呢

恬味仙:我觉得那个看错排班表的医生更应该有责任啊

经常被女友嫌弃的小林哥哥:当然有错,但判定的主责不在迟到的医生,毕竟不是他下的处方

为你着迷YYY:文中都说了,英国每年有14000名病人死于脓毒症,绝大部分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诊断。难道为这14000名病人诊断的绝大部分医生都该付重大责任吗??那还能有人做医生?

乙烷小拉基:我觉得那个护士挺可怜的……另外,医生会犯错的,她应该受到指责,但是继续行医应该是没问题的,关键在于她能不能吸取教训,医生的素质也应该整体提高。还有那个看错排班表的医生应该严厉指责!!!就是可怜那个孩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