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野心家,乱世中一切顺其自然的佛系男子

来源:能知古人 2018-09-06 22:26:19

东汉王朝相当盛行「谶纬」之说。不管是出处不明的预言,还是无法合理解释的异象,都会运用自己的方式分析,并试图回答像是汉朝到底会不会灭亡啊、谁才是下一个真命天子啊之类的疑问。这类破解天意的游戏,大伙儿都玩得乐此不疲,而且都会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来解释。

黄巾之乱的发起者张角,之所以能凭借太平道的信仰一度动摇汉朝的统治,除了朝廷本身一团乱外,大众的迷信也是相当重要的原因之一。 当时各地也冒出了各种以新兴教义或是怪力乱神为号召的起义团体,不管是以张鲁为首的汉中「五斗米道」,还是在关中地区用「缅匿法」(隐身术)当作噱头的骆曜等人,他们的兴起都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气。

本篇文章的主角野心家刘雄鸣,也是同时期跟着凑热闹的势力之一。不过刘雄鸣与其余同道的差别,在于他的发迹完全源自一场美丽的误会。

刘雄鸣原先只是一介以打猎与采药为业的修行人,住在京兆尹蓝田县的复车山下。蓝田县位在今日的陕西西安,以产玉闻名于世,「完璧归赵」故事里的那块和氏璧以及能够让你魅力瞬间升到99的玉玺,都是用蓝田出产的玉所制成。

复车山又名「蓝田山」,现在称作「玉山」,今时今日已成为当地知名的观光胜地。唐朝诗圣杜甫在其创作的七言律诗〈九日蓝田崔氏庄〉,诗中「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二句,就是在形容复车山的怪石嶙峋、沟谷幽深,加上又常起云雾,不免会给人一种仙气飘飘的印象。

此外,与复车山一脉相连的终南山,更是中国历朝历代隐居修道的绝佳福地。终南山如此,可以想见复车山所散发的灵力大概也不会差到哪去。

刘雄鸣身为一个专业的猎人与采药者,理所当然得要时常上山,久而久之自然也就对复车山的地形跟道路了如指掌。但住在周遭的乡民们眼见刘雄鸣不管天色多暗、云雾多浓,都可以在复车山中来去自如,就误以为他是位能够乘云驾雾、神通广大的世外高人。

蓝田玉山的云海一景。长年生活在这样的地方,要不被误认为神仙也难。在本人非自愿的情形下,刘雄鸣莫名吸引了一些信徒前来膜拜,加上当时正逢董卓旧部李傕、郭汜在朝廷当政的时期,关中地区乱成一团,于是又有更多难民逃到蓝田依附刘雄鸣,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股势力。

随着时间进展,大家口耳相传,刘雄鸣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地方郡守也开始留意了这支奇怪的团体。虽说人数并未多到足以造成威胁的程度,但终究是一个非官方势力,怎么样都要处理一下,于是地方郡守干脆给了刘雄鸣一个武官职意思意思,姑且就当作是招安了。直到日后曹操统一北方,尔后又与以马超为代表的关中诸侯联军开战(详情请参见拙文《潼冀风暴首部曲:锦马超的崛起》)。马超为了备战四处招兵买马,当然也把脑筋动到了同样身处关中的刘雄鸣。

虽然刘雄鸣的属性比较偏向道教,但他却是十足十的佛系男子,不侵略、不投降、不压迫、不屈服,反正时间到了自然就会天下大一统。刘雄鸣态度淡然的结果,当然就是被马超给狠狠修理了一顿。不久,曹操在潼关一战大获全胜,基本上控制了关中地区。刘雄鸣眼见大势已定,也只好向曹操请降,看能不能重返过去清静无为的日子。曹操见到刘雄鸣仙风道骨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法力无边,于是态度十分礼遇,甚至还讲了极为肉麻的客套话。

当时,曹操抓着刘雄鸣的手激动地说道:「我想起了先前进入关中备战之时,夜晚就梦到了一个神仙,而先生不就是我梦里那模糊的人?我们有同样的默契──」

从李傕、郭汜当政开始,一直到潼关之战结束,刘雄鸣以「神人」之名所聚集的势力在蓝田维持了20余年,不论曹操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入境随俗奉承一番未可厚非,最好是干脆将刘雄鸣给收编,大家都省事。 刘雄鸣本人由于很佛系,也想就自然而然变成曹操的路线,但他底下那群信徒可就没那么好说话,半请求半强迫地要刘雄鸣跟曹操决一死战。向来只听过教主蛊惑教众,没听过教众威胁教主的情形,但如此滑稽的景象却真的在刘雄鸣身上发生了。

由于刘雄鸣真的很佛系,也只好顺势带着信徒们跟曹操对垒。但刘雄鸣那点能耐,哪是是乱世奸雄曹孟德的对手?

曹操立刻派出大将夏侯渊,旋即将刘雄鸣势力给灭了。正当刘雄鸣以俘虏身份重回曹操面前时,曹操已变了一个嘴脸。他一把抓住刘雄鸣的胡子狠道:「赞你个几句,你还真飞天啦?臭老头,你看我还逮不着你?由于刘雄鸣实在是佛系到了极点,曹操看了看也只得叹气,于是将他扔到河北的渤海郡担任一个闲职,之后刘雄鸣在渤海的事迹,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很佛系,大概就是什么都不做,反正时候到了自然就会死掉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