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志》不过不问世事也好,省得天天勾心斗角

来源:痛的余味 2018-09-07 10:53:38

蒙乐似乎没有察觉到岳云的调侃,而是幽幽的说道:“大人,你说这山岳族为何自汉唐帝国开国以来就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呢?他们究竟是怎么想得?我好像没有听说汉唐帝国开国功臣里面全部都是汉唐人吧,好像有几个少数民族的功臣同样留下了赫赫威名,这山岳族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不过不问世事也好,省得天天勾心斗角,类都累死!”

岳云停下脚步,平静的说道:“山岳族为何在汉唐帝国开国就隐居山林,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不过我想他们肯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不然就不会这样了,你真以为隐居山林很好玩么?这意味着与世隔绝,你想想,要是一个民族整体隐居山林,这需要什么样的条件?从孙兵所透露出来的消息就可以发现,山岳族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美好的生活,没有先进的工具,生病得不到治疗,子女得不到良好的教育,让你整天面对着万里青山,你会甘心么?”

听到岳云的话语,蒙乐的身躯陡然一震,低低的道:“大人说得对,我是想得太美好了!”

岳云拍拍他的肩头道:“生存才是我们的目标,只要有了足够的条件,才能孕育出其他的东西!走吧,我想我们也快到目的地了!”

蒙乐点点头,紧紧的跟在岳云后面,不过他的内心远不如表面这样平静,他在仔细咀嚼着岳云刚才的话语。这样的话语出自一个少年之口,让蒙乐感到很惊奇,看来这岳家庄的少庄主的脑袋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就凭他刚刚所讲的道理,就算一般的儒生也讲不出来。在蒙乐的眼里,岳云的形象再次被拔高了,他知道岳云刚刚一番话是有了足够的阅历,才能平淡无奇的说出的。但是岳云的轨迹和自己是差不多的,到底他是悟出这样的道理的呢?

“来人止步,这里是山岳族领地,各位还请速速退去,以免发生误会!”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蒙乐的思考。

“在下巴郡郡守岳云,想求见贵族主事人,还请通报下!”岳云拱拱手,声音很是平稳。

蒙乐已经反应过来,身躯更是猛地窜到岳云的左前方,神情很是严肃,更是做好了搏击的准备,不过他却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动作,只不过姿势比较奇怪,倒也没有引起拦住他们去路的山岳族人的误会。

听到岳云的话语,那个开口说话的山岳族年轻男子旁边却是多了几个人,不过他们的神色很是戒备,对岳云二人更是透露出不友好的神色,他们手中紧握着长矛,随时准备出击。

“你是巴郡郡守?你不好好的呆在你的地盘上,去来我们山岳族领地做什么?”年轻男子疑惑的问道。

“在下的确是巴郡郡守,这次前来求见贵方主事人,有要事相商!”岳云的声音依然不卑不亢,丝毫看不出被一个山岳族人盘问的愤怒。

“你想见我们大长老?你说你是巴郡郡守,可有什么证明?”年轻男子并不相信岳云的话语,在他看来,汉唐族人都是阴险狡诈之辈,山岳族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每次和他们交锋都很吃亏。

“大胆,我家大人岂敢有人仿冒?”蒙乐的声音透露出说不出的愤怒,他双眼圆睁,大有一言不合就立即动手的意味。

看到年轻男子犹豫的神色,岳云开口道:“我的确是巴郡郡守,如假包换,阁下还是回去禀报你们主事长老吧,在下也的确有要事要和贵方长老商谈,这件事非常重要,关系到你们山岳族的切身利益,言尽于此,去不去就随便你了!”

年轻男子听到岳云如此话语,神色间也有了决断,他愤愤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回报族中长老,至于见还是不见,全凭我们长老吩咐,你们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后果自负!”

看到岳云和蒙乐点头同意,年轻男子飞快的转身向密林而去,而留下来的几个年轻人却是如临大敌的看着岳云和蒙乐,更是握紧了手中的长矛,相信只要岳云和蒙乐稍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刺出手中的长矛。

岳云和蒙乐根本没有注意那几个手持长矛的年轻人,而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

一盏茶不到的功夫,原先那个拦路的男子又回到原地,拱手道:“二位跟我前去见大长老,不过我再提醒你们一句,千万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否则你们的下场将会很惨!”

岳云丝毫不理会他那威胁的言语,而是紧紧的跟着那个带路的年轻人朝密林深处而去。

一行人穿过密林后,进入了一个狭长的山谷,当过了这个山谷后,景色陡然开朗,一排排木头房子随处可见,不过岳云他们没有表现的很好奇,只是紧紧的跟着带路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将他们领到一处木屋后,就退下了,只留下岳云和蒙乐呆在木屋内,岳云没有感到丝毫不耐烦,他坐下来静静的等待着,而蒙乐就站在他的后方,如同一干标枪般,站得笔直。

就在岳云打量着木屋的陈设时,门突然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稳稳的走了进来,而他的身后紧跟着二个壮硕的大汉,他们的眼神自从一进屋就紧紧的锁定了岳云和蒙乐,显得很不友好。不过岳云却是没有在意,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在下山岳族大长老木河图,不知道远来的贵客是?”木河图拱拱手道,他的眼睛精光闪闪,毫不避讳的紧盯着岳云的眼睛,以他的阅历,当然知道这个刚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年轻人就是今天的主角。

“在下巴郡郡守岳云,今天冒昧来访,还请大长老原谅!”岳云也拱拱手,不卑不亢的道。

“哦?你就是巴郡郡守?岳大人快请坐!”木河图虚手一引,微笑着道。

岳云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下来,而木河图也是坐了下来,高声道:“给贵客上茶!”

门又开了,一个汉子恭谨的给岳云和木河图倒满茶,随即又退出去关上门。

“岳大人,请恕老夫无理,老夫好像从未在巴郡听说过大人名号!”木河图的神色十分自然,并没有摆架子故意诋毁。

岳云看了看木河图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笑着道:“大长老日理万机,没有听说过在下也很正常。在下也是刚刚受圣上恩赐,被封为巴郡郡守!”

木河图喝了一口茶水,正色道:“老夫听说此次帝国远征军远征哈萨族大败而归,而一个叫岳云的年轻指挥官力挽狂澜,那个年轻人是你吧?”

岳云笑着拱手道:“正是在下,不过却不是外界所传的那样,在下也只是侥幸赢了哈萨族一手而已,这个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你真是岳云?最年轻的帝国英雄?”木河图不死心的又追问了一句,按照木河图的身份,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很失礼的,不过他内心的患得患失还是让他有此一问。

“大长老,在下的确是岳云,如假包换!”岳云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的道。

岳云的态度让木河图感觉也是比较愉快,他笑着说:“失敬,失敬,原来真的是最年轻的帝国英雄到了,不知道阁下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岳云知道木河图所谓的客套并没有真正用心,不过他这次前来是要跟山岳族达成一个重要条件的,因此对于这样细节倒也不是很重视,他淡淡的道:“刚刚岳某一路行来,发现这里一片生机,让岳某很是感慨啊,大长老劳苦功高啊!”

木河图微微一笑道:“哪里,哪里,在下一介山野之人,哪里配得上帝国英雄的赞赏!”

岳云也笑着道:“在大长老的带领下,山岳族的生活很是幸福啊,这让在下倒也生了一股归隐山林之心!”

木河图脸色有点不自然,他淡淡的道:“岳大人不要取笑小老儿了,有什么话也不要遮遮掩掩了,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吧,这样绕来绕去的,怪别扭!”

岳云笑着道:“木长老快言快语,在下喜欢和豪爽的人打交道。不瞒大长老阁下,在下此次前来是想给山岳族送份大礼!”

“哦?岳大人,老夫洗耳恭听!”木河图的神色很是惊讶。

“据在下所知,好像汉唐帝国还没有哪个地方承认民族平等吧?”岳云问道,他的目光更是紧盯着木河图。

木河图身躯一抖,沉声道:“岳大人还是一次性说完吧,这样半上不下的吊人胃口,让在下感觉很难受!”

“在下的意思是,山岳族可以搬到巴郡去!”岳云平静的说道。

“什么?”木河图陡然站起,连打翻的茶杯的热茶淋湿了裤子犹然不知。

“在下说得很清楚了,在下可以保证山岳族享受和汉唐族一样的待遇,山岳族可以举家搬迁道巴郡去定居,不知道这样的答案,大长老是否满意?”岳云端起茶杯,淡然的吹了吹漂浮在茶水里的茶叶,细细的品了一口。

“大人莫非和小老儿开玩笑?”木河图的神情很严肃,一双眼睛更是紧紧的盯着岳云。

“木长老稍安勿躁,难道在下跋山涉水就是和大长老开玩笑来了?”岳云丝毫不避让站了起来,紧盯着木河图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