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史:中俄艰难的谈判之战,沙俄一直采用拖延战术

来源:小云历史观 2018-09-07 12:55:51

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雅克萨城战火的熄灭,意味着一场流血战争的结束,但同时也意味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开始。

这场战争,是一场复杂而艰难的谈判之战。

应该来说,展开这场谈判战争之前,清廷占据了很大的优势。至少雅克萨城还在清军的包围之中,而城中还有一百多名垂死挣扎的俄国士兵。在完全占据上风的情形下,康熙却主动先行撤军,解开了雅克萨城的包围。他这样做,是以宽阔的胸襟表示希望两国早日实现和谈的最大诚意。

他之所以非常希望这次和谈能够成功,其用意有两层:第一,任何一场战争持续下去,必定会劳民伤财,生灵涂炭。他不愿意让这场没有意义的争夺战影响大清朝的发展。

第二,清廷在这个时候,又遇到了新的困难。这个时期,蒙古诸部尤其是准噶尔部酋长噶尔丹野心日炽,并且与沙俄勾结起来,对清朝北部边疆构成了严重威胁。他想要放手对付噶尔丹,就必须先缓和与沙俄之间的关系,稳定边疆。

基于这两点,他才会想尽一切办法与沙俄和谈,甚至不惜主动解了雅克萨之围。

不过,康熙着急,俄国方面却并不着急。俄国方面在得知雅克萨清军撤离的消息之后,转而对和谈采取了拖延的态度。他们自然明白清廷为什么急于和谈,所以故意通过拖延来使清廷着急,以在谈判中争取最大利益增加筹码。

左等右等不见俄国使团大部队的到来,康熙果然非常着急。他曾对大臣们说:“据闻俄罗斯大使早已到达色楞格地方,因何至今迟迟不见前来,先前俄罗斯使臣文纽科夫等既称不久即可到达,今因何延误来迟?和睦相处,勘定边界,事关紧要,俄罗斯使臣理应速来议定。今应缮写俄罗斯文文书、拉丁文文书,经喀尔喀地方发往色楞格,命其收见该文即速前来,若因故延误不得前来,亦因详明复奏。”理藩院大臣明白康熙的焦急心情,于是派遣使者快速致书俄国使团,让他们尽快赶到北京。

在一再敦促之下,俄国使团代表科罗文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三月二十四日抵达北京。对于以戈洛文为首的俄国使团来说,这是一次漫长的旅程。他们于康熙二十五年(1686)九月出发前往北京谈判,直到康熙二十七年三月,使团使者才到达北京,路上整整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他们在拖延时间的同时,也在不断消磨康熙的耐性。

康熙办事很麻利,仅用数日,他便组织好了清政府的谈判使团,成员包括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都统佟国纲、尚书阿喇尼、左都御史马齐、护军统领马喇等人。由于俄国使团提出的谈判地点是在色楞格,所以清廷谈判使团也迅速起程出发。

康熙很重视这次谈判,临行前他对索额图说:“罗刹侵我边境,交战于黑龙、松花、呼玛尔诸江,据我所属尼布潮、雅克萨地方,收纳我逃人根特木尔等。及我兵筑城黑龙江,两次进剿雅克萨,攻围其城,此从事罗刹之原委也。其黑龙江之地,最为扼要……环江左右,均系我属鄂伦春、奇勒尔、毕喇尔等人民及赫哲、飞牙喀所居之地,若不尽取之,边民终不获安。朕以为尼布潮、雅克萨、黑龙江上下,及通此江之一河一溪,皆我所属之地,不可少弃之俄罗斯。我之逃人根特木尔等三佐领及续逃一二人,悉应向彼索还。如俄罗斯遵谕而行,即归彼逃人,及我大兵所俘获招抚者,与之划定疆界,准其通使贸易;否则尔等即还,不便更与彼议和矣!”

清廷谈判团临出发时康熙所说的话,正是在告诉索额图等人谈判的立场。他的立场很清晰:尼布楚、雅克萨、黑龙江上下,及通此江之一河一溪,皆我所属之地,不可少弃之俄罗斯。这就是康熙的立场,虽然他极想谈判成功,但原则问题却必须坚持。

清廷谈判使团五月份出发,前往谈判地点色楞格。

色楞格位于蒙古中北部,北边紧邻俄罗斯。清廷谈判使团想要到达色楞格,必须要穿越大半个蒙古,这也就是说,他们需要经过一段噶尔丹控制的区域。康熙开始担忧谈判使团路上的安全了,那八百人的护送队在噶尔丹铁骑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些。谈判使团果然在途中遇到了噶尔丹军队,所幸的是,其时噶尔丹部正在进攻喀尔喀土谢图汗,并没有留意谈判使团的行踪。但是索额图等人明白,不能再往前走了。于是他们在禀告康熙之后,开始返回北京。清廷的第一次谈判之行,就此夭折。

无奈,康熙只得派遣使者前往色楞格,向俄国使团说明了情由,并商讨再次谈判的地点。

对于俄国使团来说,这恰巧是一个天赐良机,可以趁机继续拖延谈判时间。于是,俄国使团大使戈洛文决定,再次派遣使者前往北京,商议谈判地点。

谈判又开始向后拖延。直到康熙二十八年(1689)四月,俄国使者洛吉诺夫才到达北京。双方经过商讨,把谈判地点定在了都比较熟悉的尼布楚。相较于色楞格而言,尼布楚更具历史意义,双方的争斗也大都在尼布楚附近展开。因此这一地点的选定,令双方都比较满意,谈判地点就这么确定下来。

康熙二十八年(1689)六月,以索额图、佟国纲为首的清廷代表团从北京出发,前往尼布楚。索额图等人明白康熙急于想要谈判的心理,所以行军极为迅速。七月底,索额图等人到达了目的地,在离尼布楚三里的石勒格河南岸扎营。但是俄国使团却又开始故伎重施,他们迟迟未能到达谈判地点,索额图派人去问,俄方也是闪烁其词,甚至连戈洛文到达的大致日期也没有告知。

无奈之下,索额图只得写信给戈洛文,敦促他快速前来会谈。连番致书,戈洛文却一直故作姿态不愿前来,他甚至借口说尼布楚俄军有一隐蔽处,不能被清军窥见,要求清军后撤。此时随清廷谈判代表团驻扎尼布楚的,是由郎谈和萨布素率领的一千多人的护卫队,根本就无意于军事进攻。戈洛文这样做,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比较“合理”一些的借口而已。他的用意是,让双方在这件事上起争执,再次拖延谈判时间。

但是索额图等人的举动却让戈洛文失望了,索额图同意了戈洛文的要求,命令清军将兵船移到下游。

再也没有借口拖延了,戈洛文只得带着俄方谈判代表团赶到了尼布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