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妖皇:姜禹面色凝重,这门玄火掌给了他极大的威胁

来源:小笛谈养生 2018-09-07 15:01:35

下一刻,姜禹的拳头击中了此人的胸口。

其他人见到姜禹如此生猛,几乎有势不可挡之威,都是吓了一跳,心生寒气,一时也是不敢上前拦他,他们可不想白白送死。

到目前为止,姜禹已经打出了四拳,体内妖力燃烧掉了六分之四。

张奇见状,愤怒之极,暴怒道:“该死的小子,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此话一出,原本正死死缠住张奇的郑川心头一动,忽然收住攻势,不再管张奇。

张奇想也没想,直接向姜禹杀去,一声爆喝:“玄火掌!”

随着张奇的话音,异象突生,只见有一道道火焰将他的手臂包围,声势惊人。

不远处的郑川望见这一幕,眼里闪过一道冷光,低语道:“玄阶中级神通,姜禹,我看你怎么挡。”

修道界中,功法分为玄阶、地阶、天阶和圣阶,每一阶又有低级、中级、高级和顶级之分。

而神通也是如此,一门玄阶中级的神通,威力已经是非常强大了,在整个万妖盟中,这样的玄阶中级神通不超过五门,在这其中,玄火掌就有非常大的名气,以杀伤力卓越而著称。

当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炼万妖盟内的神通,必须要对万妖盟有的贡献才行,像姜禹刚才杀掉的那几个人,就没有修炼过什么神通,所以不算很强,他们加入万妖盟,其实也是冲着里面的神通功法而去。

总而言之,一个修炼了神通的修道宅远比平常修道者危险得多。神通和功法,也是一个势力吸引人才的关键所在,只要有神通功法,那么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加入其中。

张奇身为万妖盟盟主的独子,自然是可以随意修炼万妖盟内的功法和神通。一个人,功法只能修炼一种,而神通则没有限制,张奇也修炼了好几门神通,但在他目前修炼的所有神通中,当属这门玄火掌威力最强。

对于姜禹,张奇已是彻底动了杀心。

“小子,准备好受死吧!”张奇狞笑一声,手掌上的火焰越来越盛,将他整个手掌变作一只火焰手掌。

这门玄阶中级神通,威力固然可怕,但消耗也是惊人的,张奇体内的灵气迅速耗去,没一会儿就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

姜禹面色凝重,这门玄火掌给了他极大的威胁,直觉告诉他,这一掌如果被打中了,他会落个重伤的下场。

就在这紧张时刻,一旁的白姗低声道:“姜公子,我来帮你,我可以用神识攻击他。”

“好,那就拜托你了。”姜禹眼睛一亮,差点就忘了白姗这个助力,神识攻击,防不胜防,只要白姗能对张奇造成片刻的干扰,那么对姜禹将会起到关键性的帮助。

白姗微微一笑,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随即,她也不再怠慢,一股神识从她脑中爆发,瞬间涌向张奇,嘴里一声娇喝:“就是现在。”

张奇没有料到白姗会用神识攻击他,只觉得脑中忽然一阵痛苦,仿佛针扎一般。

想要防备神识攻击,只有两种办法,一者是自己的神识比对方强,那么对方自然是无法撼动,二者或是修炼了某种守护神识的秘法,才能不受影响。

但很显然,张奇两者都不具备。

白姗一击见效,也就在这时,姜禹把握住时机,身子爆射而出,一拳打向张奇。

受到神识攻击的张奇脑中剧痛,体内灵气运行也是受到了影响,这一瞬间灵气的紊乱,使得他右手手掌上的火焰顿时消散而去。

下一刻,姜禹已然临近了张奇,一拳轰向张奇的胸口,拳势凶猛,甚至都响起了轻微的音爆声。

张奇眼中露出一丝惊慌之色,这时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连忙将灵气灌入身上一件蓝色的锁链甲中。

“死!”

姜禹神色冷漠,轻喝一声,燃烧妖力后的一拳正中张奇的胸口。

“砰!”一万两千斤的巨力尽数爆发,这一拳,绝对能把张奇的心脏震成粉碎。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从张奇的身上忽然亮起一阵蓝光,随即他整个人被打得倒飞了出去。

姜禹眉头一皱:“护身宝甲?”

抬眼望去,只见张奇略显狼狈,但他没死,而且似乎看起来都没受到什么伤势。

“小子,我身上穿有四品低级护身宝甲,就凭你,还杀不了我。”张奇脸色阴沉道,其实此刻他也是心惊无比,刚才姜禹的一拳,让他体会到了死亡的威胁,如果不是他爹赐下的这件四品低级护身宝甲,刚才肯定难逃一死。

一件四品宝甲,价值高昂,起码要几十万的灵石,在整个太安城,能够拥有这种宝甲的,不会超过十人。

听到张奇所说,姜禹觉得有些可惜,有四品低级宝甲护身,他的确是杀不了张奇。

想来也是,身为万妖盟盟主的独子,身份高贵,要是没有一点保命的手段,那才手事。

既然杀不了张奇,姜禹只得作罢,现在他的妖力,只剩六分之一,继续呆下去,只会对他不利。

放眼环顾四周,太安盟十数人,在妖兽的掩护下,已经逐渐退入了迷雾沼泽中。

“这算你命大,没有四品护身宝甲,你什么也不是!”姜禹不想恋战,讥讽了一句,转头对白姗道:“我们走。”

白姗点头,两人一同向迷雾沼泽中退去。

“休想住”张奇不肯罢休,怒气冲冲的杀上去,想要拦住姜禹和白姗,但姜禹控着其他妖兽,缠住了他,令他根本无法追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太安盟的人全部退入迷雾沼泽。

“姜禹,我万妖盟与你不死不休!”张奇勃然大怒道,本来他们这一次为了擒住白姗,特地出动了三位青衣执事,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却因为姜禹的搅局,致使他们计划失败。

张奇恨不得把姜禹千刀万剐,以消心头之恨。

随着姜禹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迷雾中,那些妖兽也都退去了。

一青衣执事向张奇道:“公子,我们追不追?”

张奇咬了咬牙,心中虽是愤恨,但也没有意气用事,道:“不要再追了,在迷雾沼泽中战斗,一旦引来兽群,我们也很可能会全军覆灭。”

“这次就暂且放过他们,好了,我们回去吧。”张奇无可奈何,只得下令撤退,带着一群人败兴而归。

白姗看了看众人,叮嘱了一句,道:“沼泽内危险重重,大家定要小心,不要大意。”

众人点头,打起精神,向迷雾沼泽深处走去。

这迷雾沼泽颇为安静,常年都飘荡着白色的迷雾,视线只能看到几丈之远,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也无法确定,不远处的迷雾中会不会藏有一只妖兽,所以一行人都是小心翼翼,手里握着法宝,毕竟事关生命安全,大意不得。

路上,众人纷纷感谢姜禹的此次出手,不停的夸着姜禹是人中俊杰,姜禹连杀好几人的实力,赢得了他们的尊敬,令他们佩服无比。

他们一致认为,姜禹现在还年纪轻轻,就有这等可怕的实力,将来是必有一番成就的!

期间,他们也问起了那个神秘的傀儡师,姜禹随口敷衍了过去,只说那是他的一个朋友,性子孤僻,还有要事在身,已经离开了。

众人都有些遗憾,本来还想见见这个傀儡师,表示一下感谢之意,要不是那个傀儡师的出手,他们这一行人肯定都会死在万妖盟的手里。

白姗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身为女孩子的她,对一些细节格外注意,她总觉得傀儡师的出现很是凑巧,甚至她觉得很有可能,姜禹就是那个傀儡师。

只是她又想不明白,如果姜禹是傀儡师的话,那么当时在林中说话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没人知道傀儡师是九黎假扮的,九黎也早就收起了那些妖兽,回到了姜禹的身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一群人中,郑川始终都没有说话,听着众人对姜禹的赞赏,令他心生妒意,原本他是太安盟大长老的独子,身份尊贵,加上实力也是一行人中最脯应该享受到别人的敬畏才对,可现在却因为姜禹,被人给忽视了。

一路前行,姜禹看着郑川走在前头的背影,眼中时而闪过几道冷光,这个郑川想要害他,此事他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姜禹总不能因为自己单方面的猜测,就向郑川问罪吧?

无论如何,姜禹都不想忍这口气,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郑川公子。”姜禹叫了一声。

郑川转过身来,不冷不热道:“姜公子,有什么事吗?”

姜禹神情淡然,淡淡道:“听说郑川公子喜欢白馨和白姗?”

听见姜禹的话,一边的白姗怔了一下,诧异的望着姜禹,他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做什么?

郑川眉头一皱,不悦道:“你什么意思?”

姜禹嘴角一挑,勾起一个幅度,不屑道:“也没什么,只是想劝告一下郑川公子,不要天天做着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白日梦了,就凭你,配不上她们任何一人!”

“你说什么!”郑川神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怒视着姜禹,拳头紧握。

见他这副样子,姜禹心里一喜,他相信,像郑川这样高傲的人,一定无法忍受他的侮辱,何况还是在白姗面前!

姜禹说的这番话嚣张狂傲,像个纨绔子弟一样,为的就是激怒郑川。

为了尊严,郑川很有可能向自己动手,而这也是姜禹想要得到的效果,到时候他便趁机杀了郑川!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