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有自己害怕的人,在家庭中,你最害怕谁?

来源:你走在路上 2018-09-07 13:57:43

大家好,欢迎关注“你走在路上”记得点击右上角的关注哦!

满天的繁星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天空璀璨的灯光照亮了这座繁华的城市而容纳着几万人的南京奥体中心此时已然是一片璀璨的星海。站在舞台中央的女子更是受万人瞩目。我,是阮诗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吗“我是阮诗,出生于1996年,中国江苏省南京人,我……”是的,你没听错这就是某某中学被人封为清莲女神特殊的闹铃声。“软柿子!!!”“唔~怎么了打雷了吗,辣油你快收衣服,我再睡会儿。”阮诗把被子拉低露出鸡窝头闭着眼睛瞎吼。“阮诗,我警告你别再喊我辣油,我有名字,有名字,知不知道啊!快给我起来。”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幽幽道:“知道了,辣油~”

张润宁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手在下巴处摸来摸去,说道:“看来不使出绝招是不行了…….阮诗,你老妈来了!!!”床上的小人儿猛地睁开眼睛,“噌”的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以光速叠好了被子,换好了衣服,胡乱的洗漱了一下,深吸了一囗气“咔哒,妈,你怎么来了。”可此时的门外却空无一人。“张润宁!!!你,大,爷,的!”阮诗体内就像有一头凶猛的野兽,发狂了。“诗诗,你冷静点啊,我都是为你好啊。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再说下去,你不饿吗,巴拉巴拉.……”张润宁拿枕头挡住自己的脸掐媚的说着,“话说诗诗,你都这么优秀了,为啥这么怕你妈妈,我平时看伯母也不是这种人啊。”阮诗现在只想说声:呵呵哒!什么贤惠?什么温柔?什么和蔼可亲?都是骗人的!!你们是没见过老佛爷的真面目。

想当年.……唉,说多了都是泪.……“辣油,你说我做的这么好了,为什么我妈妈还是……”阮诗如同泄了起的皮球,瘪了。“诗诗,别乱想,伯母只是对你比较严格罢了,她还是爱你的,别乱想的哈。”张润宁装作轻松的样子安慰着阮诗。她知道:阮诗是个典型的摩羯座,她会因为你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而忽喜忽忧。有时候开心调皮起来真的是阳光的不得了,可有时候安静起来真的是一只不哭不闹的小适明。加上她妈妈的高压政策,她基本上很少说话。摩羯善于伪装,面具一张接一张。阮诗经张润宁这么一闹也没了睡意,素性就起了床,随便洗漱了下,便坐在书桌旁看书。偶尔叫叫账润宁,生怕她丢下自己一个人。

这个叫阮诗女孩子很没安全感。下午“真爱,明天就开学了,好烦咩。宝宝作业还没写完的说……哼聊不开森。”当然了这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的小适明说出来的话,宾果,就是张大大语录。“so,桌上有你need的东西。”阮诗躺在沙发上手上拿着她随意从茶几里抽出来的杂志往脸上一盖,“写好了叫我。”“嗯。”阮诗就是这样,明明自己脆弱到死,却还是要给别人安全感,保护别人..……作业ing~~凌晨两点半~~“呼呼,终于写完啦。”阮诗揉着睡眼:“晤,写完啦,走吧睡觉去?”,“真爱,我先去咯,你也早点来吧,晚安。”“晚安,我的傻诗诗。”

早上六点噻傻咚咚叮叮,阮诗她一大早就起来叮叮咚咚的忙活了一桌的早餐,“张辣油!下来吃饭!”“来咯!”只见张润宁一阵风似得冲了下来,“诗诗,你多吃点,你看看你瘦的,马上初三了,别累病了。”“嗯.……不了,我妈说我胖了,我要减肥保持身材。”阮诗淡定的加了一筷子的青菜淡定的吃了下去。张润宁不可思议的看着阮诗,嘴唇动了动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走吧。”“嗯。”学校来到校门口,几个金灿灿的大字赫然入目:柏岚一中。进入校园,阮诗和张润宁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小学弟因看着阮诗而出糗的了。

也记不清有多少小学妹朝阮诗投来羡慕的眼光。阮诗也不是绝色,模样也只是算得上清秀,只是周身一股清冷的气息让她成为人群中显眼的一道风晨。“真爱,魅力,不减当年啊。”张润宁挑着眉冲阮诗嘴贫道。“去,别瞎说,辣油,我去学生会处理些事,你帮我报个到9点班上集合,areyouOK?”\"yessir!\"与张润宁分开后的阮诗,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她讨厌这种漫天席地的孤独感。也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要她亲自去迎接。阮诗烦蹊的抓了抓头,真是……学生会“吱呀。”白色签金的大门被推开。“会长好,会长好。”“你们好。”“会长。”“嗯,杜副会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