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十家车企新能源资质或被取消,未来将何去何从?

来源:A汽车很听话 2018-09-07 13:03:24

“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这句名言,如今用在国内新能源市场正合适。

近日,工信部发布了计划上报的《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第1批)》企业清单,共有30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因为停产1年及以上没有生产新能源产品被点名。根据规定,如果被点名企业没有按照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及时补充数据,可能将被撤销其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据悉,此次公示时间为期一周,从9月3日至9月9日,如有异议,可在公示期内将书面意见反馈至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发展中心。同时,进入本批名单的30家车企,如果未能在9月9日公示期结束前及时补充数据,将被工信部特别公示,而经特别公示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的准入审查。如不能保持准入审查要求,将被工信部撤销资质。

早在2012年,国务院正式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下简称《规划》),规划期为2012—2020年。《规划》称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将以纯电驱动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和汽车工业转型的主要战略取向,当前重点推进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化。《规划》指出,加快培育和发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对于缓解能源和环境压力,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具有重要意义。

有什么意义?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认为,《通知》可以倒逼企业加快产品研发和生产,而不是拿着生产资质去牟利。

确实如此,随着国家政策利好,新能源汽车踏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从2009年之前的不足500辆,到2017年的77.7万辆,连续四年领跑全球。今年前7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0.4万辆和49.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85%和97.1%,上升趋势明显,前景一片大好。

但在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些问题也爆发了出来。这主要包括结构性产能明显过剩,产业出现盲目扩张;新能源汽车和燃油车相比没有优势等,长期补贴市场机制使得一些新能源车企有了依赖性,大多数车企的产品卡在了最低的补贴线上。财政部副司长宋秋玲表示:下一步中央财政将建立动态机制扶持汽车产业发展,坚持扶优扶强,出清残弱。

也就是说,此次采取“不合格者坚决取缔”的措施也算是下了狠招,首先能够给那些“裸泳者”当头一棒,同时还为想干实事,却苦于没有生产资质的企业腾出资源,有利于合理规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

对车企有何影响?

随着双积分政策的落地,未来若没有新能源车型产出,只能从其他车企那里花高额价格购买。所以此次《通知》成为悬在它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纵观上述“上榜”企业,不泛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车企,如广汽本田、凯翼汽车、华晨汽车、长安铃木等品牌。

我们以如今大火的长安铃木为例来看,作为曾经的“小车之王”,一路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但作为小车著名的品牌,在国内从2017年起,长安铃木销量下滑走入加速度通道,全年销量仅8.6万台,同比下滑25%;到2018年,销量降幅进一步扩大,前7个月累计销量仅2.6万辆,同比下滑47.3%,所以导致铃木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

现在来看,长安铃木被取消新能源资质已必不可免,但是我们可以看出,铃木汽车退出中国一方面是因为销量低迷,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中国的双积分政策带来的压力。毕竟铃木汽车在2018年初才正式踏上新能源征程,今年之内或许都无法研发出自己的新能源车型,更不用说在中国投产,所以也进一步加剧铃木退出中国市场。

除了已经要退出中国市场的铃木之外,这对于广汽本田来说无异于是当头一棒,因为如果被取消新能源资质,可能意味着被挤出中国市场。如今在中国市场,燃油车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广汽本田等依然财源滚滚。然而,燃油车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也是不争的事实,若真被取消新能源生产资质,那么可以预见,未来广汽本田的日子将不再好过。

当然了,对于华晨和凯翼这些传统车企而言,随着双积分政策的实施,本来新能源积分压力便让它们难以招架,若此时被取消了新能源生产资质,无疑是雪上加霜,这也预示着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将落后于其它品牌,想必这也是它们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哪些车企最终受益

从今年起,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逐渐退出,直至2020年全部退出。这也意味着,留给车企的窗口期不多了。另一方面,目前在等待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有200多家,在排队过程中这些企业仍要保证资金与人力的投入。

我们纵观当下新能源汽车市场,为了解决生产资质难题,各家新造车势力都在推动融资、建设工厂 、试制样车,保持对生产资质的申请。但是目前到发改委项目核准的车企不过16家,而这16家中又通过工信部审核的只有8家。于是乎很多新造车势力将目光瞄向了“借壳重生”,或者说“借鸡下蛋”。例如,坚持自主建立生产线的威马,而何小鹏和李斌在去年分别就确定了与江淮、海马合作,来生产车型。

当然了,有人退出便有人进入,若上述车企最终被取消新能源生产资质,必定会有人补上。现在来看,这种淘汰机制是在为新企业创造机会,由于盈利状况堪忧,拥有资质的新能源车企出售股权以及老旧车企整体出售的情况不断发生,让更多新造车企业获得造车机会。

总的来说,显然如今新能源市场已经从之前的重速度转变为了重质量,当浪潮褪去后,谁在裸泳一目了然,让我们拭目以待。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